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先三寶之我見

2020/7/14 — 12:34

金都、幻愛、叔.叔 劇照

金都、幻愛、叔.叔 劇照

高先今年發行了三部話題港產片:《幻愛》、《金都》、《叔·叔》。這篇文章旨在談一下我看這三部電影的心得,下筆的時候假設讀者已經看了片子,因此會有不少劇透。

《幻愛》在「三寶」中,我比較不喜歡的就是它。還是先說電影的優點:蔡思韵在電影中展示不俗的演技。欣欣和葉嵐只是外表一樣,內裡是截然不同,稍遜的演員或許會依靠誇張的肢體動作來演,不過蔡卻表演出兩種氣質,令人眼前一亮。可是蔡的表現不足於挽救整套電影。

廣告

我認為《幻愛》的問題有三個:一、沒有利用配角:二、冗角太多;三、後段拖得太長。

故事初段,我們得知葉嵐跟學系的教授Simon有種互惠互利的性關係。然而,這個情節沒有加以發展,後來更因葉嵐和李志樂一起而被消失,Simon這個角色也沒有再出現。這安排不但浪費潘燦良這個優秀的演員,而且也浪費一段可以升級成主要衝突的情節。也許寫Simon撞破葉李二人的關係,或李撞到Simon和葉嵐神態親暱,兩者都可以變成一個衝突。

廣告

除了沒有善用配角,電影還創造了一些用處不大的冗角。例如電影中段,李葉二人在葉的寓所樓下,「偶然」碰見葉母的前男友Uncle Wong,這位Uncle Wong更視李為無物,大膽邀請葉「敘舊」。這段情節,除為了鋪陳葉其後的大爆發,並沒有其他用途。

電影尾段,葉李二人東窗事發,葉嵐在學業事業和愛情之間選擇了愛情。假如電影在這裡結束已算不錯,可是後面再有一幕寫葉被李「理智地」拒絕,之後再有一幕寫互相思念,之後再有一幕疑似「假」的相擁而吻。畫面好看,可惜故事不合情理。

在三套電影之中,《金都》的情節最強:主角張莉芳想結婚,遇到的阻礙是與楊樹偉的假結婚關係,在解決這問題的過程中,張莉芳發現最需要的是自由。最後,她這個角色提升了。

《金都》的主題不是婚姻,而是結婚。它要探討的不是婚姻這個大話題,而是結婚這個十分具體的程序。

許多人認為結婚是愛情的終結,甚至是一道死線。金都更進一步,闡述出結婚跟愛情可以完全無關。片中角色之所以結婚,有的是為了宣示主權,有的是為了滿足長輩願望,有的是為了隱瞞性向,有的是為了一個身份,偏偏沒有一個跟愛情有關。

在《金都》的世界,結婚的確是愛情的終結。電影初段,有對快要結婚的情侶在婚禮籌備公司說出相識經過,卻發現兩人記得的版本完全不對應,後來拍攝新人片段顯得貌合神離。男女主角也是一樣,難道張莉芳先前不知道殷俊榮是個媽寶嗎?她統統都知道,只是習慣逆來順受,而結婚就迫她誠實地面對這些問題。

《金都》的問題在於它把結婚跟自由對立起來。楊樹偉說了句「結婚也可以自由」,可是由他初出場的身無長物,到最後帶著滿載奶粉的袋子,就結婚與自由不可兼得。然而,這是個偽命題,特別是在張莉芳,有殷俊榮這樣的男朋友,就算不結婚也不會自由。所以這套電影對結婚的看法,還是比較膚淺的。

《叔·叔》是高先三寶之中最好的電影,而且是遠遠優於其餘兩者。除了因為定是「小題大作」(老年同性戀者的愛情故事),《叔·叔》勝在:一、感情平淡而不造作;二、配角以至閒角出色。

去年上映的《翠絲》拍的題材跟《叔·叔》的差不多,可是它對我起的效果,就遠遠不如《叔·叔》。《叔·叔》沒有感情的大爆發,電影對柏和海的愛情起伏都是冷處理(例如一個拍鎖匙的鏡頭說明兩人沒有繼續下去),而家人得悉性向時,也沒有《翠絲》般出現歇斯底里的情況。《幻愛》和《叔·叔》都是拍小眾,可是前者依然忘不了拋一段書包,不及後者渾然天成。

《叔·叔》兩位男主角(太保和袁富華)的演技是無容置疑的,可是最難能可貴的是配角的表現也同樣出色。柏嫁女海來到賀一幕,演柏的太太清的區嘉雯僅用一個眼色,已表達出「我多年的懷疑,今天得到證實」的內心戲。電影中的閒角也沒有什麼問題,所以戲中一群老年同性戀討論興建同志護老院一幕,是遠比《幻愛》中幾個精神病康復者討論男女關係有質感得多,至少《叔·叔》沒有視這些閒角為僅是主角的襯托,而是真真正正的個體。

擱筆之時,感謝高先發行這三部電影。不管表現如何,這些電影是眼下香港需要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