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鬼滅之刃》東方魔幻旺場

2020/11/15 — 9:00

《鬼滅之刃》宣傳圖片

《鬼滅之刃》宣傳圖片

這部東洋魔幻武俠動畫,十月十六日在日本上映以來賣座鼎盛,票房現已超過二百億日元,據說或會追上十九年前宮崎駿動畫《千與千尋》保持的全日本歷來公映電影最賣座紀錄(包括外國片和真人演出片):三百零八億日元,約廿六億七千萬港元。能否後來居上刷新紀錄?尚待觀望。無論如何,這是2020疫症年全球最賣座電影之一(目前最高是中國大陸片《八佰》,收三十一億元人民幣),在台灣和香港開映亦旺場。

《鬼滅之刃劇場版:無限列車篇》的原作,是近年日本極暢銷的吾峠呼世晴漫畫《鬼滅之刃》, 2016 年至今已出廿二卷,拍攝電視動畫亦受歡迎。現在劇場版即電影動畫版,仍由電視的外崎春雄導演, Ufotable 動畫製作。

我向來不是日本動漫迷,有代溝,很隔膜。不過難免知道一些日本動畫名家和名片,何況近幾十年,日本動畫成績往往壓倒真人劇情片,亦多真人熱門片改編漫畫。這一部當然引起好奇,而且身為日本武俠片的資深影迷,可說歷史悠久。看後覺得不是《千與千尋》那種優異級數,只適合少年口味,好在相當奇詭,動感特強。

廣告

據網上資料,《鬼滅之刃》系列描述鬼殺隊與群鬼的漫長複雜戰鬥。主角是來自鄉村燒炭家庭的竈門炭治郎,小時全家被鬼王「鬼舞辻無慘」所殺,唯獨他生存,苦練奇功,加入鬼殺隊,企圖使做了冤鬼的妹妹彌豆子還陽。故事發展十分神怪曲折,鬼殺隊與群鬼的角色豐富多采。

這部《無限列車篇》取材漫畫第七卷「狹所の攻防」和第八卷「上弦の力・柱の力」,劇情發生於無限號列車的狹窄場所,由於列車有惡鬼作祟,乘客多人失踪,竈門炭治郎等少年劍士奉命上車,與鬼殺隊高手「炎柱」煉獄杏壽郎一起,與猛鬼鬥法。

廣告

此片保持日本大型動畫的專業水準,列車行駛的原野山水景物繪製甚佳,卡通化角色設計古靈精怪。炭治郎是日式紅孩兒,用木箱揹着鬼妹彌豆子,不離不捨,他使用黑色日輪刀,又會水之呼吸法和火之神神樂絕技。同伴少年中最怪是嘴平伊之助,狂野詼諧,戴着野豬面具,據說實為美少年,但片中不見他的真面目。還有我妻善治的名字有趣。

「炎柱」煉獄杏壽郎是少年劍士們的神級偶像,確實高大威猛,武功甚強。

至於惡鬼方面,盤踞列車的「下弦之壹・魘夢」,幽異女性化,擅長令人沉睡,陷入美夢難以脫身。美夢往往是人們消失了的美好日子,特別是童年與家人幸福生活,縱使貧苦也有天倫之樂。怎樣破除幻夢呢?要辣手用火,甚至採取自殺式招數!

片中各人的夢境場面頗多,涉及不少往事回憶。而鬼妹彌豆子,是幫眾人破夢的關鍵人物,可見鬼有善有惡,善鬼救人,鬼殺隊並非逢鬼必殺。

鬼殺隊旗下最強是九大「柱」,「炎柱」煉獄是其中之一,熱情如火,愛吃,活用炎之呼吸法。鬼方旗下最強是十二鬼月,包括「上弦」六鬼和「下弦」六鬼,而「下弦之壹・魘夢」除了施展迷夢,被斬手斬頭後能迅速再生,後來更與列車合體,成為血車。

血車大決戰之後,是壓軸的荒野之戰,來了比「下弦」更強的「上弦之叁・猗窩座」,連「炎柱」煉獄亦力有不逮,這場大決戰十分慘烈。到底誰勝誰敗呢?不能透露,但離不開通俗公式,影迷可以預料得到。

這部很少年卡通化的動畫,並非我的心水,片中人經常大哭大喊,十分日本式誇張。幸而情節符合神怪武俠的要求,而且很東方式,正如韓國改編漫畫的《與神同行》的,地獄情景吸收了一些西方元素,仍以東方式樣為主,都遠勝西片《怪誕黑巫后》之類。

本片很多漢字姓名和招式名稱也古怪,竈門炭治郎、煉獄杏壽郎、鬼舞辻無慘等都像中華古文,上弦月下弦月亦是。「魘夢」的手寫滿夢字,鬼眼內亦有漢字。原來鬼殺隊中還有富岡義勇、胡蝶忍、悲鳴嶼行冥、甘露寺蜜璃、栗花落香奈平,等等,名字都別具心思。出招之前又大叫招式之名,使我想起《如來神掌》,以及金庸武俠無數古色古香的招式名堂,例如凌波微步、九陰真經、降龍十八掌,中文新武俠小說未必能作出引經據典的招名了。

漫畫作者吾峠呼世晴的名字也不尋常,網上資料稱為年輕女性,但真人不露相,很神秘。

片中殺鬼俠士們亦有武德,強調救人比殺鬼重要。「炎柱」煉獄杏壽郎壯烈犠牲前,便說救助弱小者,是強壯者的使命,或許有觀眾認為這是老土陳套的說教,其實武德始終可嘉,尤其在盛行個人主義的新時代,值得重溫仁義古風。黑澤明經典武俠片《七武士》的流浪武士們仗義為貧苦村民作戰,不惜犠牲,就貫徹這種精神。

這動畫賣座,當會續拍。聞說《鬼滅之刃》也會拍大卡士真人電影版,可能更合我的口味,然而不知何時拍出,亦無法預料水準是否理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