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麻黃梁》— 為藝術重新定義

2020/11/2 — 11:34

【文:陳芊瑩(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學生)】

繪畫雕塑能賦予人們文明的意義,於我而言是時代寫照,乃日常生活的一種保存,也是將情感形象化的過程;當初接觸藝術曾有個執念,覺得越畫得仔細、越寫實就越代表畫家造詣深淺,後來經歷過眾多風格迴異的作品,依舊是寫實派畫作最得我心:自然色彩、不誇張的線條多能反映出現實景象,同時欣賞熟悉的輪廓和顏色也能令人樂在其中…… 當中歎為觀止的要數法國田園畫大師米勒的《拾穗者》,他運用細膩的線條,依附着光影柔和對比展示出繪畫微妙變化,捕捉了昔日平凡村婦們撿拾麥穗場面,明言了現實和時代。

上星期造訪位於中環皇后大道80號的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欣賞過河南畫家段正渠的畫展《麻黃梁》,展覽由十月上旬舉辦至十一月二十一日,看完這個展覽,竟顛覆了我一直以來對流派的想法與執念,原來不太寫實的畫作仍能道出藝術的精髓,甚至勾起人們的思鄉情懷。

廣告

麻黃梁是陝北高原的一條鄉村,而畫展收集了過去十五年對黃土高原的記錄,段正渠大部分畫作跟巴洛克風格貌似,均以黑色為主調,巧妙地運用強烈的光暗對比,保留了村民們原始、未被商業化的樸素生活;畫作採用色彩不多,除卻黑、紅還有泥土顏色,構成了系列的基調,畫中剛柔並重,筆觸豪邁又細緻,畫風跟農民形象和原野生活互相呼應,既有着粗獷外表,而內心溫柔厚,一生勞碌就只為守住一片土地,養活自己一家。

Duan Zhengqu | 段正渠
Night | 夜
Oil on canvas | 布面油畫
160 x 130 cm
2006

Duan Zhengqu | 段正渠
Night | 夜
Oil on canvas | 布面油畫
160 x 130 cm
2006

廣告

Duan Zhengqu | 段正渠
 Summer Night (No.1)  | 夏夜 (之一)
Oil on canvas | 布面油畫
160 x 130 cm
2007

Duan Zhengqu | 段正渠
Summer Night (No.1) | 夏夜 (之一)
Oil on canvas | 布面油畫
160 x 130 cm
2007

段正渠的畫作遠觀和近看能夠衍生不同韻味,遠望時貌似粗糙,畫中人物總被黑色粗線框起,讓我們第一時間感受到鄉下人的純樸和渾厚,明確地辨別出主人翁的輪廓,雖然畫中人物又黑又粗,一旦往前仔細近看,另一番風味於細節上處處為觀者提供驚喜,譬如村民們日曬雨淋底下爆裂的皮膚、被陽光曬得通紅的臉頰或者粗壯手臂和肌肉紋理,由於出色的光暗影運用,令所有細節表露無遺。

Vincent Van Gogh
Potato Eaters |吃馬鈴薯的人
Oil on canvas 
82 x 114 cm
1885

Vincent Van Gogh
Potato Eaters |吃馬鈴薯的人
Oil on canvas
82 x 114 cm
1885

段氏畫風雖說暗沉,卻在《夜》一畫中利用火光的紅點與陰暗背景作出對比,令色調倍覺豐富飽滿,為畫中人物添上溫暖和活力,更令人不期然想起了梵高的《吃馬鈴薯的人》,兩者都以低階農民作主題,色調同樣深沉,但段正渠運用暖色色系,讓整體添上一番溫暖和諧;也許梵高掌握光影的對比能更勝一籌,但段正渠簡單又粗獷筆觸卻帶出農民的生命力,襯托出平民緊靠在火堆旁取暖,既鄉土又富人情味,成就了畫作中勾起人們眷顧及同情等深層良知的魔力。都市人生活壓力極大,平日被困頓車水馬龍的石屎森林,意志和體力燒磨殆盡,而畫家透過作品恍惚引領眾生回到了一個原始、簡潔的世界,享受過一陣子自然平靜,瞬間遠離了當下的煩囂惡感覺。

Duan Zhengqu | 段正渠
Crowd (No.2) | 人群 (之二)
Oil on canvas | 布面油畫
50 x 80 cm
2014

Duan Zhengqu | 段正渠
Crowd (No.2) | 人群 (之二)
Oil on canvas | 布面油畫
50 x 80 cm
2014

展覽看罷數天,作品的形象仍滯留腦海裏,揮之不去,尤其是命名《人群》的油畫,明明屬粗粗幾筆,竟能帶出繪形繪影的效果,實在肖妙,畫中農民的膚色及髮式固然不同,畫家僅用了幾點白色跟好些黑線條,有效地描述了眾生的面相表情、甚至連飄忽眼神都傳達得淋漓盡致,實在叫人嘖嘖稱奇。從前我堅信只有寫實派繪畫才能反映現實,細節必須要像照片方能引發共鳴,然而段正渠的畫作雖然沒有《拾穗者》般幼細,卻捕捉到畫中主角的神髓,線條看似粗糙,幾近乎不修邊幅,但細看時不難發現,應有細節全部一絲不苟,種種看似隨意的點與線配合着光暗陰影,併湊成各式人物與靈魂,反映出農民的樸實無華,並且展現了段正渠心裏濃厚的鄉土情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