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2 的魔法》、《 希特拉偷走我的粉紅兔》 半截老豆・走難爸爸

2020/6/18 — 9:50

《1/2 的魔法 (Onward) 》與《希特拉偷走我的粉紅兔 (When Hitler Stole Pink Rabbit) 》

《1/2 的魔法 (Onward) 》與《希特拉偷走我的粉紅兔 (When Hitler Stole Pink Rabbit) 》

這個星期日 (21/6) 是父親節,今期新片剛好有兩部的父親角色很關鍵,劇情都由父親引起。但是否適合用來慶祝父親節呢?

《1/2 的魔法 (Onward) 》是美國名牌迪士尼/彼思製作的動畫,本應適宜合家歡,然而如果和爸爸一起看,就相當惡作劇,除非爸爸有黑色幽默感,否則可能不大舒服。事關這部電腦化卡通片的爸爸只得半截,而且是死鬼!

故事說地球原是魔法世界,滿佈神話、童話中的魔法師和海陸空古靈精怪生物,富於奇幻樂趣。不過魔法逐漸失傳,到了現代更無用武之地,因為科技發達,飛天遁地潛海比魔法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片中小鎮警長是半人半馬,日常駕警車巡來巡去,越來越肥胖,不懂四蹄奔馳了。其他怪獸也不再噴火、飛騰、發威。

廣告

主角是內向怕羞的中學男生,到了十六歲生日,才知道已故爸爸原是魔法師,留下魔術捧、魔咒和寶石,讓這個遺腹子十六歲生日時作法,死鬼老豆便可復活一天,父子團聚。那知作法時出事,老豆只現形下半截,怎辦呢?

於是,男生就和反斗廢青的哥哥一起,帶着半截老豆,千方百計去找尋另一寶石,使老豆在日落前完全顯形復活。過程當然難關重重,猛搞驚險又搞笑,還導致不少怪獸恢復奇能,重施魔法。單親媽媽亦忙於尋子,與新男友(就是半人半馬肥警長)東奔西跑,亦險象橫生。

廣告

《1/2 的魔法》搞得頗熱鬧,不會缺乏趣怪情景。但劇情實在惡搞了父親,弄成半截死鬼,又盲又聾又啞,被兩兄弟用狗鍊拖着,經常撞來撞去,跌來跌去。看來這故事冷嘲熱諷現代頗多的無父家庭,無論父親是好是壞,總之或殘或缺了。

編導同情單親媽媽,十多年含辛茹苦育兒養家。不過,主題是表揚兩兄弟的手足之情,那個廢青哥哥雖然好像破壞王,時時闖禍,其實對弟弟極好,簡直以兄代父。弟弟終於明白,無論父子能否見面,最重要是有個好哥哥,「打死不離兩兄弟」。

這動畫今年三月美國開映,本來也算旺場,可是碰上新冠肺炎在美國大爆發,死得人多,必須停映,票房當然大受打擊。以片而論,我覺得在彼思動畫中並非佳作,一方面玩弄半截死鬼老豆太黑色,郤遠遠不及幾年前以墨西哥死亡節為題材的彼思動畫《玩轉極樂園 (Coco) 》優異。另一方面廿年來銀幕上玩魔法太多,《魔戒》和《哈利波特》兩大系列早已玩盡,這一部兒戲多過新意,因此觀感欠佳。

另一部與父親有關,是德國片《希特拉偷走我的粉紅兔 (When Hitler Stole Pink Rabbit) 》,描述 1930 年代希特拉得勢上台時,一個猶太家庭逃離德國的流亡經歷。主角是小女兒 Anna ,通過她的視點與感受,刻劃得相當真切,還能苦中作樂。

此片改編 Judith Kerr (1923-2019) 的半自傳小說,原著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出版以來很受歡迎,國際暢銷。導演是德國的 Caroline Link ,她拍過《非洲的天使》獲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大家知道,猶太人被納粹狂魔迫害屠殺,非常悲慘,很多影片拍過,坦白說我有些怕看。不過這一部和那些慘痛片不同,這家人可算幸運兒。爸爸是當時德國著名的劇評家和政論家,過着中產優雅生活,由於他狠批希特拉,被列入黑名單,因此全家及早逃出生天,沒有受難遇害。

這家夫妻和兒女首先前往瑞士,住大酒店,然後移居瑞士山村,像《仙樂飄飄處處聞》那樣山色湖光奇美,村落古色古香,仿似在世外桃源渡假。但他們不能帶走德國家產,為了寫稿賺錢,於是轉往法國巴黎,由富變窮,生活艱難起來,情景有些像粵語舊片《可憐天下父母心》。幸而只是短期落難,這家人逢凶化吉,始終幸運。

片中小女兒活潑可愛,愛吃愛畫公仔,哥哥亦聰明伶俐。妙在正如 Anna 讀了名人傳記所說,童年捱過苦才會成材揚名。這對兄妹走難時「周遊列國」,很快學懂多國語言,後來 Anna 成為英國名作家,哥哥亦在英國法律界享譽。

爸爸是好父親,只不過恃才傲物,政治上更不妥協。特別為難是愛好音樂又能作曲的媽媽,由優美貴婦逐漸變為流落異鄉的窮家「煮」婦,這位女星的形像與演技都好。此外,德國的忠心老女僕對這家人念念不忘,尤其對 Anna 十分親切,真是主僕情深。

戰後至今的德國片,當然反納粹,但不像其他歐美影片那樣大拍猶太人浩劫。現在這部就沒有直接拍攝納粹德國怎樣殘害猶太人,這位女導演九年前《非洲的天使》同樣,拍攝當年另一猶太家庭逃往非洲重新適應的經歷,只是間接提及親友在德國的慘況。

《希特拉偷走我的粉紅兔》拍得不錯,然而避重就輕,不少情景甚至賞心悅目。至於粉紅兔,是小Anna留在德國未能帶走的眾多玩具之一吧了。實際上那家人在花都巴黎捱窮,也比二次大戰時很多國家的軍民有福得多。比起中國抗戰、內戰而至文革時期的地獄式狀況,此片的走難仿似天堂了。

印象中,德國統一後的影片,拍攝柏林圍牆倒下前的東德情景,比拍攝納粹時代可怕。奇在《竊聽者》導演的近作《無主之作》,描述東德畫家夫婦投奔自由逃往西德後,初期捱窮受難,反而不及在東德生活舒適,頗為諷刺。《希特拉偷走我的粉紅兔》妙在輕巧,欠缺深度和廣度。不過片中走難爸爸有骨氣,又能在逆境反彈,比《1/2 的魔法》適合父親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