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香港》劇照(圖片來源:西九文化區 Facebook;Ray @ TR Concept and Visual Atelier 攝)

《100% 香港》— 所以他們選擇記錄,這就是藝術的責任和使命

【文:葉嘉兒】

這個帶有數字的劇名,開宗明義道出這是一個充滿數字的劇場,這是 100 位香港人的故事,也是你和我的故事。(難怪我在 100 分鐘幾度熱淚盈眶!)

讓數字說故事

這 100 分鐘的演出可謂真人版的 infographic。

由簡單的人口分佈、土地面積等數據引入。及後延伸至個人家境、經驗及喜好和展望。數字不會說謊,各人在台上展現的 1%,是構建香港的一點。觀眾可認識香港之餘,從中也窺見到香港的將來。

團隊用了不同的方式將香港人的意見展現,包括是非題、選擇題。同時亦有不同舞蹈的「才藝表演」和不同肢體動作,具體表現出香港人的生活。演員不受「自己不是演員」的拘束,在台上綻放獨有的光芒,再次提醒我們香港是如此多樣。台上縱使有不同階層的人,同樣能夠構建和諧的景象。

100 位演員,100 顆璀璨的星

台上的 100 位演員都不是演員,是平凡如你和我,以遇然與巧合的方式精選出來。

節目開初花了 50 分鐘才讓觀眾認識了這 100 個人。每個人出場的時候也帶備一樣代表自己的物件,令我想起教會和學校破冰遊戲的自我介紹,充滿童趣且純真。其中一位參加者林銘基帶了保時捷車軚上台,笑說自己家中擁有很多車。他的傲氣和坦承,令台下的觀眾哭笑不得。

我很喜歡第一位演員 — 鍾庭耀的分享。他以繁星代表每一位香港人:我們相聚成星空,形成星座,構建了這個宇宙的一部份。亦有曾參與 ViuTV 真人騷《調教你男友》的跨性別人士梁儷覺 Sho,當時他的自信和善良已在我腦海中留下深刻印象,看到他今天繼續在台上同樣綻放出自信令我十分感動,他確是璀璨的一顆星。

這讓我想起近日熱播的《人類群星閃耀時》。 這曲歌名取自奧地利作家 Stefan Zweig 的歷史傳記文集。Stefan 坦言線性的歷史時間裡「發生著大量無關緊要和平庸乏味之事」,但那些當時看似無關痛痕的小事,都構成歷史轉折的關鍵,形成了所謂「群星閃耀」的時刻(sternstunden)。台上的 100 位香港人就是群星,他們的存在,他們的意見和看法,構建了我們的香港。

紀錄劇場的必要

紀錄劇場一樣需要故事,只是組織故事的材料不是虛構的人和情節。演出同樣需要有框架,不然會淪為喋喋不休的閒談。《100% 香港》是一個紀錄劇場,以數據說故事需要一矢中的,讓人打開心扉,在臨別一刻才能放鬆下來。團隊亦要在有限時間訓練非專業演員的神態、舉止及語調停頓,使他們可在數分鐘的獨白反映性格和身份。

《100% 香港》令人驚喜的還有劇場的音樂,雖然重點在舞台,但團隊仍然選擇用現場樂隊,tailor made 配合為三場演出不同的節奏。

音樂採用了女聲、木管樂、低音電結及爵士鼓,融合粵劇聲響、爵士、電音和廣東歌,帶出香港特色。特別是張永諾創出的《圓.舞曲》,與台上的 100 位演員的愉快「開心舞」,愉快的氣氛感染觀眾嘴角上揚。

另外,劇場配以簡單的圓形佈景、燈光等元素將香港立體的展現在這 100 分鐘。

藝術的責任和使命

招募《100% 香港》演員的過程本身已是一個豐富的故事題材。由團隊找來第一個人,然後他在 24 小時內介紹第二個,如此類推,更要符合特定的年齡、性別、住屋、居住地區和種族類別,令最後 100 個人的組成符合這個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密集的城市的人口結構。

擁有從事藝術行政經驗的人都知道,照料演員和安排綵排亳不輕鬆。100 人中有素食者、小孩、長者及長期病患者,單是安排 100 個飯盒也絕不簡單,可想而知幕後的團隊是多麼可畏!

這個劇場的誕生不是對數字的執着,我看到在這些數字中,珍藏着一些重要的價值,團隊把它們整理,以故事的方式向觀眾訴說,希望得以溝通、理解、甚至共鳴。社會的步伐急促,這些意見很快便會被飛快的經濟、嘈雜的聲音和權力架構重重覆蓋。所以他們選擇記錄,這就是藝術的責任和使命。

 

作者自我簡介:文字記者,喜歡觀察城市,把平凡小事記錄在文字中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