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展緯個展「母體錯誤」

轉化與踩界,絕望中看⾹港藝術 — 淺談程展緯個展《母體錯誤》與蕭偉恒個展《不合理的⾏為》

【文:Quin】

不經不覺,「反送中運動」距今快要有兩年,短短兩年間⾹港的政局變化快得讓⼈喘 不過氣來。國安法⽴法、分裂顛覆、暴動罪、⼤清算……這⼀切如霧霾般縈繞著⾹港。在2021 年3⽉⾄今,不斷有左報與建制派議員「狙擊」多間⽂藝機構甚⾄「點名」批評某些藝術⼯作 者,如同「⽂化⼤⾰命」。 

有⼈說,藝術⼯作者⾃國安法⽴法變得⼩⼼翼翼,深怕被定罪,因為無⼈知道那個界 線到底是怎樣,故不再會明確表態⽴場,或減少做有政治元素的作品。 筆者認為是可能有這 樣的情況,不過藝術⼯作者是否需要⼤刺刺地表態,例如說出「光時」⼜號之類才是「明確表態」呢?其實這段時間仍有不少展覽與作品俱有政治元素,其中有程展緯個展《母體錯誤》與 蕭偉恆個展《不合理⾏為》。 

「荒誕」、「制度」、「⾝份」、「時間」、「法律」、「勞動」……都是《母體錯 誤》所關注與表達的主題。整個展場充斥⼤量的現成物,⽽每⼀樣東西的存在都是有意義且有 連繫,故資訊量極⼤量但程⽒⾮常有條理仔細地佈置,觀眾需要觀察展覽每⼀個⼩細節,仔細 地嘴嚼,慢慢的梳理。因作品眾多,筆者只能挑數件作品來分析。 

作品既有沉重鬱悶的,亦不乏玩幽默滑稽的。例如《靜物寫⽣》中程⽒素描了在CIC鏡 櫃中羈留者可使⽤的⽇常⽤品,表達羈留者凝滯,不知何時釋放的無⼒感與鬱燥感。細看展覽 中的時鐘,秒針如常跳動,但是分針都被程⽒強⾏的凝住在6時。時間實際是繼續逝去,但CI C羈留者則是無了期地困在此處。《貌合神離》是程⽒跟建制派的議員合照,相中的程⽒與議 員們都臉帶笑容,但每⼀個裝裱好的合照的框⾯上卻有⼀道裂痕,就似是決裂⼀樣。⽽據他本 ⼈所說,合照過的議員最終在選舉上都是落敗了的,此刻作品有種「祝福」他們的意味。 

《選舉機器》是⼀部裝滿「東江⽔」的⾃動售賣機,喻意「有選舉但沒選擇」。筆者 分別在2⽉與4⽉看《母體錯誤》,2⽉的時候《選舉機器》仍放在展覽⼊⼜前,不過4⽉再到訪時作品已被收起了。3⽉時47名民主派因「35+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案件提堂,加 上落實「愛國者治港」、「完善選舉制度」,這意味着⾹港連選舉都沒有了,故程⽒也將將 《選舉機器》收起來,因選舉也似乎不會有了。由此可⾒,程⽒⾮常緊貼⾹港社會政局的現 況,展品不是永遠牢牢地黏在地上的,也可以是流動的。 

另⼀邊廂,《不合理的⾏為》則是以攝影與多媒體作品為主。展覽中的影像都是與 「反送中運動」有關的。蕭⽒在⾃⼰展覽的藝術家分享中說:「…其實我啲相係咪真係咁冇⽤ 呢?喺呢個咁冇⽤嘅狀態之下,我點樣可以令佢有返⽤呢?咁呢個時候,藝術嘅意義咁就出現 咗啦。例如揼佢拆佢就係個藝術嘅活動囉。…」與別的攝影回顧展與新聞式記錄不同,蕭⽒的 攝影在這展覽中只是⼀種媒介,作品的處理與介⼊⼿法才是重點。 

展覽中共有三組作品。分別是《清潔⾹港運動》、《刷上刷落》與《籠橋》。《清潔 ⾹港運動》中的影像是蕭⽒在2019運動發⽣期間所拍,他以公民的⾝份參與,拍攝也只是單純 地記錄當時的事情。有數塊以壓克⼒膠所印的相⽚與及⼀本冊⾴式的相集。相集中遊⾏的⽰威 者的臉被蕭⽒⽤⽪⾰打孔器逐⼀去除。壓克⼒膠的也同是打了無數的孔。原先的影像有機會成 為「罪證」(即使都是和理⾮遊⾏時的照⽚),現重新以另⼀⽅式呈現出來,將相中的⼈都隱 去⾯相。 

《刷上刷落》同樣也是⽤了減去的⽅法處理,蕭⽒先印了⼗⼋張⼀樣的遊⾏照⽚,然 後利⽤⼀個刷把影像逐少刷⾛。遊⾏照⽚是記錄了在⾦鐘⼀帶海量的⼈開着傘遊⾏抗議,⽽加 上被刷⾛的影像,就看似⾬越下越⼤,最終的畫⾯是⽩茫茫的,俱破壞性的刷⾛痕跡為單純的 相⽚添上意義和感受。《籠橋》則是⼀個錄像作品,以⼀個四⾯都有屏幕的裝置呈現,畫⾯是 蕭⽒緩緩的⾛訪記錄遊⾏時會經過的⾏⼈天橋,影像緩緩地流逝,重遊舊地,好讓觀者們慢慢 勾起當時的⼀些回憶。 

不論在《母體錯誤》或《不合理的⾏為》,我們都可以清楚地看到兩位藝術家是如何 將現成物或影像轉化,再以另⼀⽅法「再現」所思所想,為作品增添意義與情感。⽽且兩位亦

能做到在制度中的灰⾊地帶靈活般遊⾛,踩界但合法。有些事情藝術在當下無⽤且無法即時回 應,藝術有時是雖要創作者有時間梳理與沉澱才會有好的作品產⽣,⽽作品會有⼀種深遠⽽延 後的共鳴感,可能將觀者忘記沖淡的事再勾起深處的記憶。 

何慶基在〈藝術機構的尊嚴〉曾說過「筆者個⼈深信藝術應該關懷社會、⾯對現實, 在政治化的年代藝術品趨政治化是應該亦屬⾃然,藝術品出現政治觀是關懷及⾯對現實的表 現。」那些左報與⾃以為懂藝術的政客何須⼀⼜咬定、暴跳如雷般揪出「⿊暴」、「煽動顛覆 國家」的⽂藝機構、藝術⼯作者與作品呢?更重要的事情是,⾹港的藝術⼯作者才沒有「好似 無事發⽣過」,⽽是將鬱結與怒氣轉化成視覺語⾔,是⼀頭頭沉着氣的獅⼦在等待獵物出現, 再⽤利⽖和尖⽛發出最致命的⼀擊。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 2021 獲導師阿三挑選文章。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