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9 威尼斯雙年展筆記

2019/5/28 — 10:56

雙年展另一邊展覽場地: Arsenale , 軍械庫

雙年展另一邊展覽場地: Arsenale , 軍械庫

【文:Carol Ho】

今年威尼斯雙年展的策展人是美籍作家兼藝評人、現為英國海沃德美術館(Hayward Gallery)主席的Ralph Rugoff,展覽主題是「祝願你活在有趣的時光」。這句話本是虛構或誤譯的中國諺語,在以訛傳訛後,泛用於英語世界,變成一句帶詛咒意味的反話。是次雙年展主要回應現今世界的氣候、政治與社會生態,尤其是在網絡世界衍生的種種新現象如假新聞等。策展人希望觀眾能藉著實地體驗雙年展藝術作品,開拓更廣闊的視野云云。

今屆威尼斯雙年展除了有90個國家館、另加來自各地79位藝術家参展外,還有多個國際畫廊同時在會場附近租下地方,替旗下藝術家舉行展覽。正確來說,雙年展並非商業性質展覽,而是各國互相展示自身文化軟實力的場合。藝術家獲得其國家或地區文化部門支持參展,同時得到一個面向國際藝術界的機會,更有助日後事業更上層樓。預展數日期間,來自各地藝術圈的重量級人物、明星級藝術家、學者、藝評人和收藏家全都衆集在這小島上,可讓人一窺當代藝術圈生態。

廣告

國家館主要設在兩個區內:Giardini(花園)及Arsenale (軍械庫) 。位於Giardini 的國家館包括一眾西歐、北歐和北美國家,南美的巴西、烏拉圭、和委內瑞拉,以及俄羅斯、捷克、澳洲、以色列、埃及、日本和韓國。國家館的建築物大多是由19世紀末至二十世紀中期間陸續建成,分別座落在花園不同地點,各個館各自擁有不同時期的建築風格。因為後期參加雙年展的國家越來越多,主辦單位便選了軍械庫Aresenale改做為新的展覽場地。軍械庫的樓頂非常高,內部分隔多是長方盒子形,很適合擺放大型作品。 在此設館的國家計有中國、意大利、愛爾蘭、土耳其、南非、印度、巴基斯坦、墨西哥、新加坡、阿酋聯、烏克蘭等25個國家。如果對各館的建築及歷史有興趣,可以在書店找到‘Guide to the Pavilions of the Venice Biennale since 1887’  (指南: 威尼斯雙年展各場館 1887- )。內容簡短詳細,附有插圖說明,讀來趣味盎然。除了上述兩大區,還有部分國家館如冰島等散落在其他地點。由於各場地之間距離不一定相近,頗多參觀者選擇乘搭小汽船或遊艇經運河或水道到不同地點。

短短數日,要看的展覽作品多如繁星;加上個別熱門展覽場地凡參觀者人眾多擠迫,筆者走馬看花後,只能記下印象較深的國家館和個別藝術家作品。

廣告

Giardin區外排隊入場的觀眾

Giardin區外排隊入場的觀眾

Giardin 場內

Giardin 場內

先說Giardini區。主館Central Pavilion最受矚目的是中國藝術家孫原與彭禹的大型油畫機器臂,題目是‘Can’t Help Myself ‘,2016(《無法自制》2016)。機器臂由電腦程式控制,臂上連著一個巨大的筆掃。整座的機器被困在館中央一個用透明膠版築起的房間,靈活地旋轉、伸縮、在地上用拖、點、或掏起褐紅如血的顔色,然後機器臂會突然凌空向前作勢揮動筆掃,又再升高降低,再移前面向白牆塗抹顏色。白牆防水,顔色從牆上流下,筆觸消失,機器臂又再重複掃起顔料⋯⋯⋯整個過程周而復始地不斷重複,但每一次塗上的顔料落在牆上的位置總有點不同。這件作品不單讓觀眾思考繪畫是否單純機械性動作,巨大的機械臂更是令人想到中國六十年代的宣傳畫中的重工業吊臂和機組,那一套共和國的美學彷彿換了個形式依附了在這件作品上。

但最能令參觀者面帶微笑、流連甚久的國家館,當推比利時的展覽MONDO CANE (意大利髒話,直譯是「狗的世界」)。策展人Anne-ClaireSchmitz,藝術家是二人組合Jos de Gruyter& Herald Thys。他們以冷幽默的手法,仿效歐美鄉鎮小型民俗歷史博物館,用一批假人穿著舊日的衣物、拿著古時生活用品的展示形式,向觀眾呈現出一系列實際上不存在歐洲歷史的人物。館內供觀眾拿走的說明小册子,印著用無感情的筆觸說明各杜撰物人物的奇怪生平,叫人邊讀邊忍不住捧腹。這個惡作劇意味濃厚的作品系列,折射出藝術家有意在借創作反詰觀眾對歐洲各國傳統和人物刻板印象。

中國藝術家孫原與彭禹的作品

中國藝術家孫原與彭禹的作品

比利時國家館

比利時國家館

地點相鄰的英法兩館,不約而同採取人流管制,每次只讓十多名觀眾入場參觀,結果兩館外由早到晚也有長長的人龍。兩館同樣展出女性藝術家的創作,主題不同但風格相似:兩組作品均予人詩意、傷感、零碎而柔弱的印象。法國館的藝術家是2013年透納獎得主Laure Prouvost,展覽名稱是  ‘DEEP SEE BLUE AROUND YOU/ VOIS CE BLEU PROFOND TE FONDRE’ (《凝望圍繞著你的深藍》)。她讓參觀者由在法國館右側的陰暗地窖入口進入,再循樓梯向上走進光亮的室內。在天窗柔和的光線下,可以見到地面凝結著薄薄的一層海藍色樹脂,散落著魚、貝殼、樹枝與雜物。踏在上面猶如在海面上行走,看著自然和人工物件在水上漂浮。隨後觀眾再被引進一間黑房,牆上有由多個畫面合成的錄像,全是張著咀的人/魚或植物,各自困在獨立的畫面,未能互相呼應溝通。另一面的牆上裝置和投影,則是不同人像和建築物外牆的拼貼,隱然點出言語失效、無法溝通和疏離的主題。英國藝術家Cathy Wikes的作品則是有關個人傷痛,場刊內文引用了艾略特(T.S. Eliot)的 ”The Waste Land”(《荒原》)和 “Little Gidding” (《小吉丁》),還有劉曉波的詩句。她將館內劃分成六個空間,走過時可以看到矮而稚拙的人形雕刻。圓圓的頭簡單地用點畫上眼睛和嘴,有些是披上衣服,還有一個是身上掛著半球形,像一個鼓起的肚子 。直覺上有的是孩子,另一個大肚子也許是懷孕的母親。入口的枱面上放著乾枯的植物、其他的房間地上零落地擺上手和腳的雕塑模型、帶磨損的餐具,牆上掛著幾幅用淡色反覆塗抹蓋掉底層的小型畫作。整體作品平淡而私人,帶著輕淺的憂傷。由於作品視覺效果不強,館方在每間房安排了年輕的工作人員看守展品兼幫忙解說作品。每次在作品前稍為駐足,便有人走前垂詢「你對作品有任何疑問嗎?」。如果策展人對作品有信心,實在不必出動解說員吧。

法國館﹐Laure Prouvost作品

法國館﹐Laure Prouvost作品

法國館﹐Laure Prouvost作品

法國館﹐Laure Prouvost作品

英國館,Cathy Wikes 的作品

英國館,Cathy Wikes 的作品

 

作者自我簡介:散慢而一事無成的藝術家。專攻當代油畫,兼職教藝術課程。先在加拿大修畢藝術學士學位課程,後於英國皇家美術學院(RCA)得碩士學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