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rtistsupportpledgehk與鄧凝姿

2020/5/26 — 12:01

作者:波利

與鄧博士的採訪我是戰戰兢兢的,主要是博士本身其中一個身份也是編輯、專欄作家,唯恐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貽笑大方。除此之外她還是教育家、學者、策展人、藝術行政工作者,不過,今天讓我來聚焦作為藝術家的鄧凝姿。

鄧凝姿與#artistsupportpledgehk

廣告

為何參加藝術支援誓言運動?鄧博士說只是應朋友的邀請便參加了,沒有想太多。但活動其中一特點是她欣賞的,就是集中流程及對箇中的流程有所收費。在現今的社會很多的工藝都被資本主義視為是沒有經濟價值的,專業如設計師都竟會出現被要求無償服務的情況,但事實上都藝術生態的每個節點,都有其應被尊重的地方。博士亦很支持參與活動的其他藝術家,銷售五件藝術品後在平台上同樣購藏另一位藝術家的作品,呼應互助及支持藝術發展的理念。

談到創作,博士以往探尋的多是抽象山水,某程度上亦是當今起碼亞洲市場的大潮。但鄧凝姿沒有選擇停留,轉到較寫實的風格貼近社會的題材發展,在近年的各種作品中都看到在貼地的素材和想法。

廣告

鄧凝姿與她的作品

《9/2013 Peng Chau street people has walked in 10/2013 central》是我事後才知道的畫題,不得不承認知道了畫題之後反倒是沒有了那懸疑感。因為不知你們是否和我一樣,起初的十秒都在想這兩位長者是誰。但事實上知道了他們是坪州的人,我仍不知到他們是誰。

9/2013 Peng Chau street people has walked in 10/2013 central

9/2013 Peng Chau street people has walked in 10/2013 central

在中環沒有違和地坐在路中心,老者似乎一直就存在,作品中的主角事實上亦是回應著當時的社會事件,畫面也較想像中的震盪諧協,波利認為衝突某程度反映著作者的詰問。當然作者並沒有說穿背後的真相,留下了空間讓人去細味。

畫面的幻彩令寫實的畫面添上了幾分虛幻感,波利本以為是在寫實的圖片上加以想像添加的。原來鄧博士在制作參照圖片時已經透過電子媒介進行實驗,在畫筆階段有如再進行第二次的創作。

鄧凝姿與她的藝術

談到她在藝術不同領域的貢獻,她笑言是哪裡沒有人做,她便做什麼。說是容易,一般人又豈有可能簡簡單單的就涉足眾多的領域。

有趣的是,在藝術的範疇,博士鼓勵年青人的是「有工返好返」。這讓我自己有很深的反思,藝術何價?對於人類文明社會一向是難以量化的難題,拍賣市場量化了一些逾億的驚世作品,而沒有送到拍賣場的又是何價。有時候做藝術這件事或作為了事業,很容易就讓經濟價值帶著走,好像必須要窮盡一生的精力去像最成功的藝術家一樣。然而藝術何價這不應只由文明社會作答,更是由自己,藝術中最適合自己的角色是什麼,或是此時此刻只有你能幹的事是什麼。

Museum Art、Gallery Art,博士統稱為Career Art,她笑談自己的創作方向和他們有所不同。雖然不少藝術家似乎都將畫廊藝術作為創作的終極目標,但老師似乎淡然地指出事實不需如此,重要的僅是做自己想表達的事,認為重要的事。

而下一步她會繼續專注其藝術研究工作,喜歡Stella作品的朋友可能需要再等一回才再有新的專題展覧出現。但我們知道的藝術的不同領域,我們仍會不時看見為藝術界繼續貢獻的鄧凝姿。

鄧凝姿博士網頁:連結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