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SE視藝佳作被指侵權 涉事考生:二次創作非抄襲

2018/11/20 — 12:16

涉事考生王樂行:考試作品對比練習作品,海鷗形態完全相同,又是否代表「自我抄襲」?圖片來源:王樂行facebook

涉事考生王樂行:考試作品對比練習作品,海鷗形態完全相同,又是否代表「自我抄襲」?圖片來源:王樂行facebook

【16:50 更新報道:補充考評局回應】

上月底,考試及評核局舉行中學文憑試視覺藝術會議。展示 2018 年部分優異作品時。事後,有教師投訴該作涉嫌抄襲,並進一步尋求原作者回應。對方認為涉事畫作是「清楚的侵權」。事件曝光數日以來,涉事考生在社交媒體撰文解釋,指二次創作非抄襲,質疑「是否代表考試中所有參考他人素材再寫實繪製的行為都要被冠以抄襲罪名?」考評局回應指,2018 年度視覺藝術考試未有發現任何有關抄襲的個案,故無意重新審核有關作品。

廣告

視藝教師引原作者斥侵權 考生反擊二創非抄襲

《明報》上星期六報道指,有中學視藝科教師於上月 30 日出席考評局會議,視藝科經理陳美珍展示 2018 年 DSE 考生表現優異作時,發現該作與著名美國攝影師 Jill Greenberg 的攝影作品「十分相似」。事後,該教師更尋求 Jill Greenberg 回應。對方觀看考生畫作之後,形容是「清楚的侵權 (a clear copyright infringement)」。

廣告

涉事考生王樂行昨日在 Facebook 撰文回應,承認在考試中「以 Greenberg 的作品進行二次創作」,但否認作品行為形同抄襲。若然原作者感覺冒犯,他願意為此致歉。雖然如此,他進一步申明,「考試中作答的作品本質上就不是藝術品,而是應試工具」。要考生在短短 3 小時 15 分鐘內構思一件完全原創的藝術品並不容易,因此考評局允許考生帶同參考資料進場應試。文章中,他又展示多幅當日使用過的參考資料,其中包括著名速畫畫家 Bob Ross 繪畫雪山的作品。

涉事考生王樂行:我在考試中用到的參考圖片,圖片來源:王樂行 facebook

涉事考生王樂行:我在考試中用到的參考圖片,圖片來源:王樂行 facebook

該考生解釋,創作者成長路上無可避免經歷臨摹階段,質疑提出投訴的教師「為攻擊考評局而不惜犧牲學生成為炮灰」,批評對方「不論情理上均未有深思熟慮」,並進一步質問「考試中所有參考他人素材再寫實繪製的行為都要被冠以抄襲罪名?」他重申,今次事件的爭議應該放在「學術評分的作品應否允許二次創作」。

考評局:未有發現抄襲 無須重審作品

考評局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指該題考核考生以展現對大自然受污染的訊息和對視覺元素的運用、媒介的掌握、技巧和視覺效果。考生若能運用統整而切題的藝術形式或符號,表現不同層次的情感或意念傳達主題,則屬高階的能力表現。惟未有直接回應對於「二次創作」和「抄襲」的定義,以及考試是否容許「二次創作」。

局方重申,視覺藝術科採用雙評制,即兩位閱卷員將答卷分別獨立評分。若兩個分數有明顯差異,則交由第三位、甚至第四位閱卷員評卷,以確保答卷獲得公平的評分。評卷期間若發現有關懷疑抄襲或異常的個案,將交予試卷主任和助理試卷主席小組共同商議。與文憑試其他科目一樣,如發現有違反考試規則的情況,均由考評局的「常設委員會」根據「公開考試委員會」所訂定的指引按既定程序處理。「常設委員會」會詳細審閲所有異常個案才作出裁決,確保個案均公平一致地跟進處理。「常設委員會」的建議會提交「公開考試委員會」考慮及決定。

2018年度視覺藝術考試,考評局考試後及評卷期間,並沒有收到任何查詢及異常報告,亦沒有發現任何有關抄襲的個案,無須重新審核有關作品。

參考與抄襲早有爭議

根據考評局新高中視藝科的《評核大綱》,考評主要有兩部分:公開考試與校本評核 (SBA),兩者各佔 50%。前者分「視覺形式表達主題」和「設計」兩卷,考生只須二擇其一應考。各卷設有甲乙兩部,分別要求考生進行賞析和創作,而涉事畫作則屬於視覺科試卷一乙部藝術創作部分。2018 年的考試,該部分共有 5 條試題,考生只須選其一作答,其於 3 小時 15 分鐘內完成作品。涉事畫作的題目為「海灘、海龜、潛艇與油污」。

2015 年,有試場主任指視藝考生張芷晴的應試作品與參考資料「十分相似」,並要求她撰寫特別報告交代。涉事考生當時解釋,帶同自己繪畫的前作應考,「考試中,我相信每個同學都會畫自己有信心的東西。我也會一樣,所以我會參考自己過往的作品。」當年,「自己抄自己」引起公眾熱議,其後考評局在同年 12 月初一度提出更新《考生手冊》,規定學生不得在考卷上繪畫近似參考資料的作答。現時,《考生手冊》雖然沒有更新,但局方在網頁申明「參考資料乃供參考而非抄襲之用」,並強調「抄襲參考資料並不符合公開考試的評核目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