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Albert》每個人成長過程的恐懼、無助或創傷

【文:阿三】

展覽以如何回憶、重塑、感受、體會、面對、適應、消解或遺忘這幾年來,或每個人成長過程中心底裡一直殘留的恐懼、無助或創傷。五位藝術家藉作品各自演繹及回應此命題。

黃永生的錄像作品《鐵網》

黃永生的錄像作品《鐵網》直接了當地呈現社會集體創傷。天橋城市忽然變成鐵籠城市,黃永生以藝術工作者(或裝修師傅)常用的油漆轆,給鐵網上肥皂水。天公造美(或蒼天憫人),風竟然夠勁,實現了這個幻化確保安全的封鎖禁閉設施為吹泡泡工具。看著飄浮不定的泡,我們天真如孩童般想像夢,瞬間夢又破滅無蹤。陳健聲《22》以膠版印刷二十二隻黑色鳥屍。生死有時,涼薄一點說每天都有人中風、心臟病、跳樓或墮海尋死。我們偶爾在路上或遇上大限已至的雀鳥遺骸,卻不會驚恐如禽流感爆發時報警求助,聽從專家指示遠離潛藏病毒。然而,陳健聲以簡約黑白的方法呈現鳥的死狀,那一小片抽象的黑,及曾經有過生命的造形,帶著濃烈的哀傷與不安。他選擇大量手印並給觀眾選取,彷彿提醒各人那曾經自由自在的光境。

陳健聲《22》

「Little Albert」

2021年9月10至23日
牛棚藝術村Room N2

(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