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近鏡讓觀眾看到指揮柏鵬與音樂家的表情與細微的動作。(圖:香港小交響樂團)

Per aspera ad astra — 記下 2020 這一年的《Back On Stage》音樂會電影系列

八月底去看了「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的開幕電影《香港小交響樂團Back On Stage III:DESTINY》(BOSIII)之世界首映,沒想到一個樂團音樂會電影系列,在呈獻音樂演出之餘,還記下了飽受疫情困擾的2020年,以藝術家如何積極面對困境的一面。

《BOSIII》是香港小交響樂團《Back On Stage》音樂會電影系列的第三部(之前兩部為《Back On Stage》(BOS) 及《Back On Stage II (Quarantined!)》(BOSII),今屆盛夏藝術祭也有放映),是樂團去年11月7日,在香港表演場地重開後舉行的「《最愛大提琴》:蕭斯達高維契第一大提琴協奏曲」音樂會的現場錄影,由樂團首席客席指揮柏鵬(Christoph Poppen)執棒,獨奏家為法國大提琴家柏斯卡爾(Aurélien Pascal),也是三套「Back On Stage」中唯一有現場觀眾的演出。

「《最愛大提琴》:蕭斯達高維契第一大提琴協奏曲」音樂會(圖:香港小交響樂團)
法國大提琴家柏斯卡爾(圖:香港小交響樂團)

《BOSIII》跟《BOSII》一樣,並不是純粹的音樂會演出電影。在《BOSIII》中觀眾繼續看到音樂家「人」的一面。一開始是一段香港街景配以疫情當下香港演藝舞台面對的規例與境況的說明,然後看到兩位海外音樂家四、五月間各自拍攝及介紹所居住的城市慕尼黑及巴黎的情況。本來熙來攘往的大街人跡稀少,一向節目不斷的場地多月來重門深鎖,兩位藝術家的home video輕易叫人共鳴,叫大家清楚感受到, 即使來到2021年,大家面對的環境一樣,同樣的要在「疫」境中努力過活。

柏斯卡爾鏡頭下的巴黎咖啡店一景。(圖:香港小交響樂團)

由此引進音樂會演出。當晚的曲目,根據小冊子介紹,都是跟命運相關的作品。孟德爾遜的《瑞‧布拉斯》序曲,講的是西班牙皇后與禁衛侍從對抗命運的愛情故事。而協奏曲作曲家蕭斯達高維契在強權之下,依然努力創作忠於自己的作品。不過,曲目當中,自然以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最家喻戶曉,聽著那耳熟能詳的「登登登凳」樂音,想起面對失聰命運也絕不放棄的作曲家,再想到這年半來大家面對不知名病毒的惶恐,幾次的社區爆發但大家都沒有放棄,努力防疫,就是不要被這疫症擊倒。而不少藝術家也在防疫措施容許下盡量演出(《BOSIII》記錄的音樂會,就只能容許五成現場觀眾)。

看現場錄影的電影的好處,是可以聚焦樂師的表情、演奏動作的近鏡,的確叫人「看」到樂音的流轉和隨著樂音流動的堅毅不屈精神。而這次最好看的是指揮柏鵬——他從歐洲來香港,經過14天隔離期(那已是他第二次在香港的入境隔離),為的就是將自己所愛的音樂,跟觀眾和合作的樂師分享。鏡頭捕捉了他堅定的神態,揚手揮棒時的絕不妥協姿態。音樂會電影(其實劇場電影的也是)——儘管不像現場演出般,是表演者與觀眾共同成就的一場演出經驗——但因為鏡頭可以將細節放大,讓觀眾可以更為感受或理解音樂家的動作、表情及情緒。

指揮柏鵬過去一年共花了七個星期在香港隔離(圖:香港小交響樂團)

而來到氣勢磅礡的終曲,叫人感到光明即將再來。在這裡電影本來已經可以結束,但樂團選擇以柏鵬站在銅鑼灣馬路中央安全島所說的一段話作結:不論面對的命運如何,我們依然可以仰望星辰——也是今屆「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引用的拉丁文「Per aspera ad astra」(由微塵到繁星)的意思。讓觀眾離開戲院時,步伐也可以輕盈些。

今屆「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由MOViE MOViE和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策劃,在節目小冊外,還有一本專門介紹音樂節目的小冊。(圖:香港小交響樂團)

回看整個系列,第一部《BOS》拍於去年六月,最先於網上放映,是場地首次重開但不准有現場觀眾的時期,疫情看似稍緩但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演出只有樂團本身的弦樂組樂師,也是第一次看到表演者帶口罩上台,然後這成了日常。當時大家還未知道疫情會維持逾年,樂團桂冠音樂總監、指揮葉詠詩與樂團首席選來了幾首耳熟能詳的作品之餘,還有甚少在音樂廳聽到,但相當振奮人心的比貝《戰爭》,對當時被困在家的樂迷是有一定鼓舞的作用。在戲院上映時,還加進了樂團與海外音樂家合「奏」香港作曲家伍卓賢的《 Project Fly》──那也是因應疫情而出現的嘗試。

《BOSII》已可看到樂團的製作構思並不只是記錄音樂會而已,同時也反映當時社會的狀態。很喜歡片首加進的兩位海外音樂家柏鵬和同樣來自德國的鋼琴家克里奇出發前及在港隔離期間的「日記」,讓大家體會到隔離時的心情,以及音樂家如何面對。最後兩人離開送行的片段也是很有人情味的處理。

透過三部「Back On Stage」電影,我們看到疫情持續下,藝術家如何面對,以及當中透示的沉著應變心態——就如《BOS》特別版的彩蛋《Project Fly》最後字幕所說,樂團行政總裁楊惠最近接受傳媒訪問也提到的一句話:什麼也不能阻止音樂家玩音樂。

常常聽到有人說:藝術不是生活必需品,但在面對困苦、逆境、生活壓力的時候,許多時一首樂曲、一支舞作、一件視藝作品、一套電影或一本文學作品,都可以叫人重新抖擻,迎向生活的挑戰。

[《香港小交響樂團Back On Stage III:Destiny》8/9及14/9兩場之後,十月將加開兩場]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