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okémon GO 過氣了 KAWS 才搞 AR 雕塑 而 KAWS 每件作品收你一萬美元

2020/3/21 — 14:11

KAWS 最近推 AR 雕塑,賣點是肉眼睇唔到,用手機對住空氣才能夠在畫面看到。藝術界(特別是藝術市場)大舉吹噓,說突破地域限制、突破科技限制、突破藝術傳統限制,總之突破一堆限制,好讓那每件 10,000 美元的售價顯得物超所值。

姪仔童言無忌,輕輕一問,竟嚇破了藝術信徒的膽﹕「咁 KAWS 可唔可以捉呢?Pokémon GO 可以捉呀。」

兩者一比,KAWS 便收皮。你話美學這回事,各花入各眼,無得比。這也許不錯。我說 Pokémon 得意過 KAWS,你係都要話好姨靚過新垣結衣,我也無話可說。但論科技,應有客觀標準。AR 技術早在 1990 年已經由前波音公司研究員 Tom Caudell 提出,到今日配合導航,發展到 Pokémon GO,實在不能算是「突破 XX 限制」。這應該是常人能夠接受的道理。更何況,Pokémon GO 都已經唔多人玩了。KAWS 的新作,當做舊物再用或者資源回收,以環保作賣點還過得去,高科技就貽笑大方。

廣告

而其實不只 KAWS,當代藝術大多都是一樣,舊科技當新突破。阿叔每每看所謂「新媒體」展覽,作品都不是老技術。某藝術家 A 的作品是兩盞燈配紅外線感應器,觀眾行過燈會亮,是為「作品因應觀眾動態產生變化,展現不一樣的面貌」,藝術家 B 用 3D ENGINE 畫了個虛擬世界,SET 部電腦,讓觀眾用 KEYBOARD 按上下左右遊走,是為「運用科技擴闊想像空間,突破物理界限」。有一瞬間,阿叔以為自己去錯歷史文物館。

藝術總是這麼古老的嗎?不是的,古老的藝術曾經很前衛。是真正的前衛。最著名的例子是達文西。人人都識達文西是個藝術家,但他也是發明家,留下的設計圖包括直昇機和滑翔機。今日私家車之所以能夠轉波,也要多謝他畫出變速箱的草圖,這是 1490 年的事。當然能否實際應用是另一回事,但藝術提供想像,科學負責實證,無不可。我們的藝術有過這樣的先進時代。

廣告

現在新媒體也好,舊媒體也罷,人們已很難看到藝術走在科學之前。在物理學家面前,某些藝術家所謂對時間的反思得啖笑。我記得一個藝術家煞有介事地對我說﹕「你能不能想像,時間不一定線性前進?」薛丁格的貓生死未卜,藝術家談「作品面貌因應觀眾視角會改變」,不覺得很丟人?

為甚麼藝術會這麼落後?

要回答這個問題,得先回到 KAWS﹕KAWS 技術上明明無料到,為何仍能成為賣點,而且人人覺得好 OK?當然公關手段蒙騙是個原因,但更大原因是,那些人是在「藝術」這條脈絡看 KAWS。如果你翻看藝術史、雕塑史,KAWS 的作品確實可以視為新事。畢竟用 AR 創作的雕塑家不是那麼多(雖然也不是沒有)。在藝術脈絡,你可以說 KAWS 挑戰了雕塑的物質意義,可以說它模糊了虛擬與現實的界線,可以說它將雕塑的形式與概念結合,這些說法都合理。

只是在藝術脈絡以外,它甚麼都不是。

如是我們可以看到當代藝術一大問題,即它自以為開放,實質處於一個極度封閉的狀態。它以為自己前衛,其實十分保守。KAWS 十分高科技,只要你除了藝術不看其他東西。那麼現在你知道,為甚麼所有東西似乎一冠上藝術之名,麻雀變鳳凰。

怎辦才好?我的建議是,藝術家應該睜開眼,不要再封閉自己在一個自圓其說的世界。藝術與生活息息相關,這一點太多人說過。既然如此,藝術家創作,就不應該只將作品放在藝術界的脈絡,要將它放在生活,放在社會。對藝術家而言,這是一個可怕的挑戰--想想看,如果所有想玩 AR 的藝術家,都要諗一諗,現在的 AR 技術還有甚麼可以突破--但唯其如此,藝術才能重新回到時代,新媒體才不會淪為過氣的玩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