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Ravi Shankar 的矛盾 — 寫在湘卡百年冥誕

2020/4/10 — 12:25

credit: Ravi Shankar, flickr, https://bit.ly/39XvL4P, CC BY SA 2.0

credit: Ravi Shankar, flickr, https://bit.ly/39XvL4P, CC BY SA 2.0

【文:雷國威】

 昨天(執筆之際)是 sitar(蝕他)演奏家 Ravi Shankar(拉菲湘卡)冥誕百年紀念,他是 Beatles 成員 George Harrison 的老師兼好友,他們 1971 年在紐約舉辦的 The Concert for Bangladesh,是世上所有慈善音樂會的濫觴。但論音樂上的影響,我認為爵士樂大師 John Coltrane 受湘卡的影響要大得多:調式即興、音樂呈現內在宇宙、宗教氛圍等等。湘卡也和小提琴大師 Yehudi Menuhin 合作推出幾張東西匯(east meet west)的唱片,也和倫敦管弦樂團、指揮家 André Previn 合作,創作兼演奏蝕他協奏曲,甚至在 DEUTSCHE GRAMMOPHON 出版多張原汁原味印度音樂Raga演奏專輯。在搖滾、爵士、古典範疇都深受敬重,而且,兩個女兒在流行音樂和民族跨界音樂(World Fusion)都很吃得開 — Norah Jones、Anoushka Shankar 。

疫情蔓延時,多了很多不用擠就有的時間,正適合點一支線香,聽一首動輒一小時以上 Raga(拉架,印度古典音樂的形式),在有如藤蔓繚繞的旋律中,想到以下兩方面:

廣告

第一、我覺得湘卡的觀眾分兩類:鞏固本來的自己和聽進別人的世界。湘卡在 1985 年接受紐約時報探訪,說印度音樂被全世界的聽眾當作潮流玩意,並因此很受傷。言下之意可能是覺得自己退潮流了,而且觀眾並未理解自己。事源六七十年代美國流行嬉皮、迷幻文化,湘卡的音樂尤善紛陳複雜的節奏、加上印度音階多變,有時像佛林明高,有時像中東,有時又有東方禪意,竟然頗對當時流行的口味,但隨著嬉皮文化的沒落,湘卡也沒那麼流行了。其實湘卡自己曾說:如你不飲酒不喫藥,但從我的音樂中感到沉醉不已,這就是印度音樂之美。結果由沉醉聯想到迷幻,由迷幻誤讀成放縱。因誤會而結合,因理解而分開,湘大師,您不必神傷,陽春白雪不必自貶下里巴人,還是有很多人被你領進門的,是關起耳朵的人沒長進。可是,在梵界極樂的您,如再在眾人演奏一次,會否將 Alap(慢版序章)彈得更長些、更自在一些?

第二、堅持本色和節衷交流真是大學問。湘卡無疑是一流演奏家,若論推廣能力和影響力舉世無匹,但以印度音樂來說,他其實不算空前絶後,和他至少同一水平的音樂家,起碼十幾二十個(很多大師會奉 Nikil Banerjee 為大師中的大師)。一方面,是他迥異於西方的音樂傳統、深厚的造詣,讓他為眾多音樂大師敬重之人;另一方面,是他樂於交流使他成為最佳印度音樂代言人。我認為他的音樂發行當中,最不成功,要算和曼紐因的小提琴蝕他二重奏,Nikil Banerjee 也曾不客氣批評,最成功的,就是六十年代長篇幅 Raga,那些遷就西方聽眾的縮版本都略顯浮躁、氣韻短促。這種弔詭實在是很難調和。湘大師如果在您眾多唱片中挑一張最喜愛的,是哪張?

廣告

但觀乎眼中各種世界民族音樂的發展,慶幸印度原汁原味地保留和發展傳統的音樂家們,離家遠遊的遊子,還是混然在東印度西孟加拉邦渡過 Raga 綿延的時間。

湘大師生日快樂。

(作者自我簡介:音樂、藝術、文學愛好者,中學教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