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RMIT & HKAS畢業展:Twenty/Twenty

2020/7/21 — 10:49

作者:波利

在拍賣周之中,各畫廊傾盡全力,甚至連平常不營業的周一仍開放參觀,為的是吸引其他地區遠道而來參與拍賣的收藏家們。然而在列強交鋒的時間,RMIT的畢業展卻無懼影響同期開展。畢業生的作品即使在剛看完拍賣展去看亦毫不失色,甚至是有點消去審美疲勞。要在一屆26位同學中,甚或是本地每年過百位藝術畢業生中脫穎而出,著實不易。機會難得,在此邀請了五位應屆畢業的藝術家與大家交流。

廣告

林嘉儀(Miki)的《The Flyover》主題上是一份城市速寫,做法上有點早期未來主義感覺。未來主義速度表述我會想起Giacomo Balla的作品,但明顯Miki在畫面上利用不規則的曲線令作品更添活力和跳躍感。於我而言構圖策劃和透明感的執行上甚有難度,絕對是畫廊級的作品。

城市是充滿痕跡的,不論是時間還人所留下,甚至是一片舊區拆去其過去的形象仍然殘留不散,這是社會的複合性。Miki分享道紅藍的兩件作品是有意進行對比旳的,不僅是冷暖的色彩上,更在於速度上。她在交通工具上的記憶與速寫令具象與模糊間帶出了城市的速度;而作為藝術家的她是抽離的,在城市之中描寫著,如同城市全景的全局寫生。

廣告

另一件說到城市的作品是袁穎恩的《Milly’s Villas》,雖然同是建築的描寫,但卻帶一種陌生而寧靜的感覺。在城市特別舊城的描繪時,很容易會帶入一種懷舊的色調與情感;但作品的直線與用色卻顯工業感,加上其尺寸不難聯想到Warhol的印刷作品。

童趣的用色也令人想起David Hockney的趣味演繹,不過沒想到的是她風格上同時亦受到波利早前也介紹過的西班牙攝影師Jose Conceptes所影響。Milly說到自身的藝術經歷往往與一些懷舊的情感有關,村屋與舊址埋藏的自己重要的人與事,也讓原來就在景物與靜物之間充滿模糊的小房子更添述事性。

畫面轉到周海倫(Helen)的鉛筆作品《願今夜一起做個好夢》,畫面上佈置的多個光源於每個實體造成陰影的不諧協。畫中的笛手與提燈者,似乎象徵著催眠與監察的角色,好夢與否也許不能自控。云說集體性社會的心理狀態,不由得想起瑪格利特的《Golconda》,究竟未來會否追隨超現實大師們的脈絡?問題可能言之尚早,但現時作品的風格在心理層面也為觀眾們帶來不少觸動。

作者透露演繹作品時其實是真誠希望人們可以得以安睡,但如波利所說,畫面上的衝突與觀賞者自身的狀態似乎難以令人相信笛手與提燈者的善意,或者這也是社會現象與心理的體現。Helen的主媒介是鉛筆作品,除了平面的畫作,她亦與動畫師合作創作不同的動畫作品,相信未來在不同平台會有更多的機會見到這位藝術家。

李嘉盈(Ancy)的《Three people are dancing》亦探討內在,但更偏向與社會性的關係。不過在題材之前,我認為畫面中家具佈局的微妙平衡感十分有趣,是展中同一作者的其他作品所沒有的,不知佈局會否參考室內設計的家居圖片。整體而言色彩的對比與其題材的比喻是相當淺白的。

她分享指作品談的是社會規範與自然狀態的關係探討。有時如是題材的作品中,情感的成份會更為強烈,然而本作明顯是更為抽離的描述。對於自然狀態亦為室外景觀的描述彷彿是非意識的想像。

最後是周鈞朗在入口處的黑白作品,沒想到居然是只花個半月完成的作品。本來愛好寫實作品的他在大環境的波動下一度陷入創作低潮,一如歷史上的其他偉大藝術家,新的嘗試為他帶了新思維。放下了透線及直線底稿的執著,周單憑想像創造了一片扭曲的空間。

原來在各處捕捉人車之景的他,偶然間被車廂內密集的人景所吸引,與自身的情感交織而成,濃重而沉重的氣氛,令畫面存在著表現主義色彩。當我問到未來的計劃時,周亦談到更多媒介及抽象藝術的更多發展,是未來令人相當期待的藝術家。

文盡回看,媒介上波利的選擇好像略有偏頗,事實上展中亦有不錯的多媒體及陶瓷作品,途經灣仔的各位不妨前往支持一下畢業生的努力。

後記:展覧因疫情原因已經完結,不過仍可到他們的IG及官網虛擬導覧支持一下。

林嘉儀 IG: Mikilam.art
袁穎恩 IG: Minnion_art

周海倫 IG: aheatherbean

李嘉盈 IG: ancyli_painting

周鈞朗 IG: Chaukwannlonng / 網頁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