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ctromagnetic Sphere 1970 Glass, electromagnet, sphere and magnet 57 × 83 cm | 22 7/16 × 32 11/16 in.

White Cube 與 Takis:若即若離的藝術

在靠近了以後才驀然發現原來有著需要離開的一刻,就像是每一次的擁抱都會有一個言不由衷的時限。

自從在倫敦看過Takis於Tate Modern舉辦的首個大型展覽以後,就徹底地被他那如旖旎魅影般的動態雕塑所吸引。希臘動態藝術家Takis自60年代開始以磁力、聲波及光波作為他的作品媒介,嘗試在他的創作中傳遞一種「可見的不可見」的主題。這一次White Cube在動盪的2020年完結前,為香港的藝術愛好者帶來Takis一系列主要以《Signal》及《Magnetic》為題的作品,一場電能與磁力之間的纏綿在靜謐的灰白空間裏蔓延。

在這一個展覽中,我們要看見的是「不可看見」的事物。Takis的展品散落於White Cube的兩層偌大空間內,在經過左方的小型展館及灰白色通道後,映入眼簾的是一羣彷如交通信號燈的藝術裝置《Light Signal》、一幅黏附上鐵線的垂直嫣紅作品《Magnetic Wall – The 4th Dimension》、另一幅聚集圓錐磁鐵的水平鵝黃創作《Mur Magnetique》,還有一個懸浮在半空中左右晃動的白色球體──這一件名為《Electromagnetic Sphere》的作品敞開了對於存在與虛無的聯想。一根鐵絲從天花板懸墜下來,連繫著白色球體的中央,內裏裹覆著一顆磁石以讓球體與下方的電磁鐵作出排斥的現象。每當球體想要靠近中間的位置,一種不可見的阻力讓它不由自主地來回飄盪、拉遠趨近,就像每一段關係中的拒絕與接受。或許這一種若即若離的狀態有如悲觀主義哲學家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在《作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The World as Will and Representation)裏所述:「人生就如鐘擺般於痛苦與沉悶之間前後擺動。」白色球體似是被中央的電磁鐵所牽引,卻在接近的一刻被排斥。若即若離的感覺總是縈迴在我們的生活之中,夢想的忽遠忽近、愛情的撲朔迷離、親情的不分長幼尊卑,我們所走前的每一步都讓自己的影子往後倒退了一步。

Magnetron 1968 Painted iron, painted wood, magnet, electrical instrument and needle 22 × 57 × 15.5 cm | 8 11/16 × 22 7/16 × 6 1/8 in.

在進入另一間有著十餘個在佇立的幾何圖騰作品《Signal》的展館前,一個宛若小型縫紉機的雕塑瑟縮在第二層的角落裏。《Magnetron》並不如《Electromagnetic Sphere》一般以晃動的球體作為招徠,它是由磁鐵、木材與針線所組成的動態雕塑。左方的電流裝置透過兩根鐡絲拉牽著被束縛的鐵針,而在面對右方磁鐵的吸引,它們只可以在左右的對峙之間緘口不言。針頭上輕柔的顫動比之前《Electromagnetic Sphere》白色球體的大幅擺動更為懾人心魄,一種被雙手牢牢掐著脖子將要窒息的感覺。藝術品與觀賞者之間的關係在Takis的這一件作品中明晰地呈現在我們的眼前──我們就像是那兩根被牽動著的鐵針,只是約束著我們的是理性與知識。觀賞者的身分永遠存在著一種糾纏不清的空白,無法真正去感受或是融入藝術品之中,因為我們都知道在成為了虛無以後,我們就再也不會是空白的。這一種凝結的狀態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夕,只有在靜止的時候才可以看清一切狂妄的紛亂。

Musical 1978 Painted wood, electrical circuit, needle and cord 419 × 70 × 70 cm | 164 15/16 × 27 9/16 × 27 9/16 in.

從第二個展館內傳來一陣羼雜的敲擊聲響,彷彿一個樂手在以弓弦敲打著弦線的演奏。那段斷續的樂章是來自Takis在1978年創作的作品《Musical》,這一次被鐵絲懸著的並不是一個球體,而是一根猶像鉛筆的鐵針垂直地前後擺動在水平的弦線前。於雕塑的正上方位置有著一個擴音器,讓鐵針在觸碰弦線的時候擴大聲響。這一個情境恰如我們站在一道電鐵絲網前,警告牌上寫著:「高壓危險,切勿靠近!」終日走在鋼索之上的我們,總是需要嘗試過失足跌倒以後才會領悟最初的叮嚀。鐵針經由電流的導引,在若即若離之間靠近了弦線,伴隨的是從低吟到清脆的啪塌聲響。在靠近了以後才驀然發現原來有著需要離開的一刻,就像是每一次的擁抱都會有一個言不由衷的時限。沉寂總是伴隨著尷尬的氣氛,而對於沉默的適應是考驗一段關係中的信任。

White Cube的灰白裝潢和白皛燈光往往帶給觀賞者一種莊嚴的距離感,這亦是在考驗策展人能否在簡樸的空間內透過藝術品為觀賞者由外而內地賦予熟悉的溫度。在平常的觀展體驗中,大多人都會被色彩絢麗的作品所吸引。然而在這一個展覽內亦有著不同紅黃色塊的作品,但是相比起其他擁有沉實色調的雕塑如剛才所描述的《Electromagnetic Sphere》、《Magnetron》及《Musical》,彩色的裝置卻在灰白的空間內恰如其分地成為了用來襯托它們的配角。這一次的策展循序漸進地演繹了Takis的創作理念,就如他本人在2013年7月中接受的訪談內所描述:「作品中最重要的元素就是不可見的。」White Cube的空間透過Takis的動態雕塑呈現了人與人之間那若即若離的關係,亦以兩層展館的先後擺放次序讓觀賞者置身於這一個「不可見」的敘述之中。但願一天我們不再若即若離,至死不渝地堅守著自己的信念。

 

Takis

2020年11月21日–2021年2月27日
香港白立方 White Cube Hong Kong
香港中環干諾道中50號

https://whitecube.com/exhibitions/exhibition/takis_hong_kong_2020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