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ho’s Laughing Now?

2018/12/7 — 16:30

【文:孫文恩(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三年級)】

個多月前的蘇富比倫敦拍賣會中,一幅畫於宣告成交之際,驟然滑進畫框之內;隨著警報器嗶嗶作響,半張畫轉瞬間碎成一片片紙條,使得全場嘩然,主持人更嚇得瞠目結舌。全球爭相報導這件「裝置藝術」,即使不諳藝術,想必也略有耳聞。此後不久,網上出現一段影片紀錄前因後果——原來碎紙機早於多年前創作完成後,已安裝於畫框內部,一旦作品不幸落入拍賣行,畫家便打算奪去畫作的商品價值。除了擁有獨特的創作風格,膽敢當眾自毀作品以捉弄商家的,恐怕只有大名鼎鼎的英國塗鴉大師班克斯(Banksy)。

富藝斯拍賣行近日舉辦《班克斯:看誰在笑?》(Banksy: Who’s Laughing Now?)  展售會,展出多幅通過官方認證的Banksy 經典塗鴉作品,部分畫作更印有畫家署名。其中《女孩與氣球》(Girl With Balloon)一作,與在倫敦撕碎的那幅畫屬同一模板創作,主題圍繞生命的教訓。畫中心形紅色氣球隨風飄走,旁邊的小女孩朝著氣球張開手掌,彷彿想要伸手抓住它,又像是刻意放手,任由氣球在指縫間溜走。Banksy的作品當中,不乏這種意義模糊又迥異的表現方式。若是女孩想抓住氣球,可能象徵幸福的距離僅只一步之遙,或是希望永遠會在前方靜候;若是女孩毅然鬆手,可能表達人們急著成長,而主動放棄童真與夢想。碎畫以後,更添一層新的意義:這幅畫成為了氣球,買家則成為了小女孩——印證了人越是盲目追逐幸福,幸福偏偏不會讓你輕易得到。

廣告

塗鴉藝術向來都是社會低下階層一種輕微的反抗手段,除了上述畫作,Banksy的作品主題亦牽涉顛覆強權等政治及社會議題。同時,他擅長以黑色幽默手法,評論各種備受爭議的社會現象。雖然 Banksy 至今仍拒絕表露真實身分,但他慣用的模板塗鴉(stencil graffiti)風格已成為其著名標誌,無人不曉。他說過,模板塗鴉曾被用於革命和反戰宣傳當中,政治歷史令這種媒介別具意義,更是他採用模板創作的緣由。

廣告

會場展示的《CND士兵》(CND soldiers)是 Banksy 其中一幅發人深省的作品,既顯示出畫作暗藏多重意義,亦體現了畫家對社會保守思想的無聲吶喊。畫中兩名士兵身穿制服,一人手持槍械,另一人正拿著油漆刷作畫,牆上畫有象徵和平的紅色符號。翻查資料,此畫作的原作品是 Banksy 基於2003年英國出兵前往伊拉克參戰一事,為支持和平主義陣營而製作。當年參與抗議的隊列之中,不單是過百萬的市民和社運人士,也包括這幅畫的主角——士兵。所以,普遍認為此畫作描繪的是政府拒絕聆聽人民,甚至是麾下士兵的聲音。

然而 Banksy 的作品當然不止單一意義。當我觀賞這畫像時,第一眼便落在兩名士兵的表情上。只見二人神色戒備,其中一人甚至緊握機關槍,蓄勢待發,似乎警惕著敵軍到來。可見兩人應該是身處敵方領土,故意留下和平印記。也許鮮紅的標誌,就是鮮血的顏色,象徵被侵略一方的士兵和人民所流之血;當今世代,發達國家藉由發動或介入戰爭,侵犯他國的自由,以宣揚和平與自由為名,強逼對方接納己方的意識形態。故此畫家便創作此塗鴉作品,諷刺戰爭帶來和平及自由的荒誕說法,並指出強行統一意識形態只會帶來沉重的代價。除此之外,也許士兵視線的對面站著一位長官,命令著士兵塗上標記。聽命行事的士兵,象徵階級制度底部的人,只會遵從高層的指令,對戰爭的目的或形勢毫不知情,終於淪為政治手段的犧牲品。這與多次出現在 Banksy 作品裡的老鼠互相呼應:對於整個社會階級,基層的人往往只是芸芸眾生的一鼠輩。根據此闡釋,人若只會跟從社會固有觀念,即等同捨棄獨立思考的權利,最終只會喪失自我,失去獨特性。

Banksy 曾在不同城市的牆上創作,可惜大部分的作品都已被人拆除,繼而轉售至五湖四海。街頭藝術的價值在於讓市民大眾都能觀賞,而倫敦的碎畫確實表達了出此觀點——作品被價高者獨佔後便成為一文不值的廢紙條。Banksy 主張反消費主義,多年前看見自己的作品在未經授權下,屢次經高價拍賣轉售,這現象啟發了他策劃「碎畫」一作,顛覆既有傳統,從消費主義中抽出藝術一環,並把兩者相隔開來。可是,因意外只能碎至一半的畫作卻因此升值,轉身成為原作者藐視的高檔藝術品。為此,Banksy 的誠信不斷受質疑和批判。有人指他為了提高畫作售價,刻意留下半張畫完好無缺,可見這位街頭藝術家早已忘卻初衷,只會追名逐利。或許這也證明,消費藝術、企圖獨佔藝術的人只會越來越多,藝術家想要保護公開展示作品的自由,可能就只剩下製造宣傳噱頭、吸引傳媒廣泛報導的法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