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周回

    我知道,我撞死的都是在求偶的蠓。這是他們一生中最瘋的時候,交配時間到了,雄的蠓,雌的蠓,都一起飛出來 ,一起跳求偶舞,狂歡到頭牠們就一對一對的去交配。 // 有人就問了,因為他們覺得很奇怪。你於是說,啊,啊,這個,這個,國籍嗎。你把身分證明書看了又看,你原來是一個只有城籍的人。

    按月贊助一杯咖啡

    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