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胡銘堯

胡銘堯

古典音樂作家、作曲家、樂評人及電台節目監製。文章廣泛見於香港報章及雜誌,亦為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主持樂評講座。他活躍於網絡上的寫作及評論,可前往主網頁 www.denniswu.com。

藝術

揉合古今 — 陳能濟

2015/6/26 — 12:30

甚麼是現代?甚麼是傳統?作曲家經常向自己詰問,如何承傳前人留下來豐厚的音樂文化,又能立足於變化萬千的現代社會,與現代的人溝通。陳能濟認...

西貝流士因着其鼓吹民族覺醒的作品,被視為芬蘭的國家英雄。他的音樂在芬蘭爭取獨立的過程起着關鍵作用。
藝術

西貝流士:孤身走音樂路的民族英雄

2015/6/23 — 11:40

1924 年,西貝流士完成了他的大作第七交響曲,請求他擔任指揮的邀請紛沓而至。不久前,他才獲赫爾辛基的科爾德琳基金會 (Alfred ...

「感受音樂」工作坊不單充滿音樂,大合照中同學的燦爛笑容,每天也掛在他們臉上。
文化

馬勒室樂團 讓聽障學童近距離經歷音樂感動

2015/6/21 — 10:43

(原題為:馬勒室樂團「感受音樂」計劃 聽障學童近距離經歷音樂感動) 1802 年,年輕的貝多芬差點想到要自殺。幾年間,他發現自己的聽覺...

柴可夫斯基的音樂融滙俄羅斯與歐洲文化。他對情感特別敏銳,也令他的音樂直接地令人着迷。
藝術

柴可夫斯基:遊走夢想與現實的魔法師

2015/6/19 — 12:39

俄羅斯舊曆 1866 年 1 月,柴可夫斯基成為聖彼得堡音樂學院首位銀獎畢業生,亦即是全院最佳的同學。他的老師在此前三個月,為他的畢業...

穆索斯基最著名的畫像,由俄羅斯寫實主義畫家列賓所繪,那時穆索斯基將不久人世。
藝術

穆索斯基:打開現代主義之門的業餘音樂家

2015/6/2 — 15:15

1855 年,巡迴於歐洲演出的俄羅斯鋼琴家魯賓斯坦 (Anton Rubinstein),在維也納的《音樂、戲劇及藝術雜誌》(Blät...

藝術

北京專訪楊雪霏 簽約環球音樂與發表新唱片

2015/5/11 — 13:24

二月最後幾天的北京,氣溫還是徘徊在攝氏零度上下。由二十多度的香港飛到冰點的北京,真的不能說是立時習慣。我常想,頻繁往來於不同時區、各個...

於赫爾辛基的西貝遼士公園與西貝遼士紀念雕塑。Photo Credit: Darren@Flickr
藝術

西貝遼士誕生一百五十周年──管弦樂及室樂紀

2015/5/6 — 15:25

芬蘭音樂家中,最為世人通曉的,沒有人比得上西貝遼士。他的樣貌,印在歐羅通行前的芬蘭紙幣上;他的音樂,所有芬蘭人都懂得唱。 ...

© Marc Domage
藝術

《兩心花》:超越時代的愛情小偷

2015/5/1 — 16:07

翻開法國五月室內歌劇《兩心花》(La double coquette) 的介紹文案一讀,心想:這會是個什麼歌劇?「當 Flori...

西貝遼士以妻子命名的小屋,是他渡過半生的地方。這裹有着與世隔絕的清幽,孕育了他多首巨著。
藝術

西貝遼士誕生一百五十周年 — 交響曲紀

2015/4/6 — 17:39

《紐約客》音樂專欄作家 Alex Ross 於 2007 年刊登了一篇題為《西貝遼士:樹林的幽靈》的文章。「音樂創作或許是眾多藝...

Photo © Cliff Watts
藝術

音樂與生命的共同體驗 專訪張永宙

2015/4/3 — 16:47

十一歲的張永宙 (Sarah Chang) ,灌錄了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的唱片。雪景中的一襲紅衣,印象深得一如音樂中的活潑奔放...

藝術

The Piano Guys: Wonders

2015/3/17 — 12:27

由以樂隊名字出版首張專輯《The Piano Guys》到續集《The Piano Guys 2》,這隊跨界組合可見是愈來愈紅。...

藝術

SACD 高清演繹 《布蘭登堡協奏曲》

2015/3/5 — 15:26

巴哈一套六首《布蘭登堡協奏曲》,可謂巴羅克協奏曲中最有趣而最百聽不厭的作品。巴哈不是一口氣寫這六首作品,而是從他的作品集中抽取六...

藝術

「作曲選擇了我」 訪問新任香港作曲家聯會主席盧厚敏

2015/3/3 — 15:24

香港作曲家聯會自 1983 年成立以來,先後由曾葉發教授、陳永華教授與陳錦標博士三位主席領導,他們建立了音樂創作的平台,不斷推動...

Photo © Stephen Schowns
藝術

「放棄演奏,卻沒放棄過音樂」

2015/2/15 — 13:21

2014 年 4 月,英國大提琴家茱莉安・萊特・韋伯 (Julian Lloyd Webber) 在毫無預告下,突然宣佈中止演奏...

藝術

《萊茵的黃金》的大地女神 Deborah Humble

2015/2/10 — 13:38

問:《萊茵的黃金》中的大地女神 Erda,是你常演的角色,也是今次香港演出的角色。這角色有什麼難度? DH:很多人一想起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