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蕭家怡

蕭家怡

蕭家怡,九十後澳門人,現於香港從事傳媒工作,著有《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個人作品)、《情與義:金鐘村民的生活實踐》(合著)。個人專頁:www.facebook.com/alvissio

澳門嘉諾撒培貞學校(作者Medium 圖片)
生活

那些年,我們一起仰望過的大榕樹

2019/3/19 — 19:15

三月,考試的季節。說的不只是令莘莘學子戰兢不已的校內考試,還有那些令家長,甚至家長身邊人也聞風喪膽的,入學試。 約莫是數年前開始,身邊...

參與「暨大一億」遊行時的照片,算是近年人數比較多的一次了。(作者 Medium 圖片)
澳門

說到底,都不過是想安居樂業

2019/3/14 — 18:40

澳門交通事務局局長林衍新年前一句「不相信有人會上街反對駕照互照」,終於迎來了挑戰,事關 3 月 9 日,澳門人就來了一場「嚴懲非法司機...

資料圖片,來源:rawpixel.com
社會

過節忙,買嘢更忙

2019/3/8 — 12:14

昨日與同事閒聊,期間突然有人說出一句「喂聽日女王節,有無嘢要買?」大家稍稍靜了一下,先露出一個詫異表情,然後心領神會的交換了一句,「哦...

港珠澳大橋(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社會

港珠澳大橋試後感

2019/3/5 — 16:03

港珠澳大橋通車幾個月,身邊朋友、同事都不時向我打聽乘車回澳的感覺,每一次,我都會以一句「未試過」開頭,然後約略講述我堅持搭船的原因。 ...

《延禧攻略》宣傳照
澳門

澳門文化的計時炸彈? 由文化傳播大使吳謹言說起

2019/2/17 — 14:21

假如說,2 月 14 日是個公然放閃光彈的日子,那麼,澳門文化局在 2019 年的這天,確實為澳門人投下了一個強大的彈,然而,與一般由...

「爛鬼樓」巡禮的特別交通安排,封路、封車位,當區居民苦不堪言(作者提供圖片)
澳門

舊區活化不是問題,問題是⋯

2019/2/13 — 18:25

自從星期日開始,社交平台上開始流傳一則澳廣視的新聞報導,單看標題,已教我膽戰心驚;再看畢那長為兩分多鐘的短片,我真如「對穿祥」般嘔出幾...

澳門

街市的年味

2019/2/5 — 16:40

每逢農曆新年,總會有人在說「呢個新年真係無乜氣氛」;我不知道說話者心目中的年味究竟是怎樣,但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所謂新年,可能就是得見一...

秋聲同樂社舉辦之鬥蟀比賽奬牌,該社位於十月初五街,創社至今已逾百年,每年會舉行鬥蟀比賽。(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澳門

怎一個「鬥」字了得! — 澳門鬥蟀文化

2019/2/3 — 18:25

對於「鬥蟀」一事,我的想像是甚麼?不瞞大家,就是源自電影《呆佬拜壽》中,劉青雲飾演招福 — 一個不可一世的「二世祖」的玩樂,正因如此,...

社會

派錢的悲歌

2019/1/25 — 18:37

打從星期一開始,身邊的香港朋友都幾乎跟我說過這一句:「_ !派你就派啦,填咁多嘢,你睇下澳門,乜都唔使填直接畀呀。」是的,大家都為著「...

資料圖片,來源:it's me neosiam @Pexels
澳門

電話,其實可以咁「玩」的

2019/1/17 — 14:58

對於今天的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來說,「玩」電話是甚麼?是拿著智能電話,上網、看 YouTube、拍照、聽歌,諸如此類,數之不盡,因為在今...

資料圖片,來源:Doviliux @Pixabay
澳門

澳門 2018 十大關鍵詞

2018/12/31 — 16:16

2018年已經進入倒數階段,又是一個「埋單計數」的時候。我為2018年的澳門選了10個關鍵詞,邀請你和我一起,重溫這暗湧處處的一年。 ...

麥當勞和旁邊仍是櫃員機的裕民坊一角,是我對舊觀塘的重要記憶。(作者 Facebook 圖片)
社會

在凱匯大賣之時,想起舊觀塘

2018/12/17 — 14:11

澳門以外,觀塘是另一個我很有感情的地區。 這是因為在大學畢業的頭兩年,觀塘是我生活的重心 — 居住、工作都在這裏,亦因為收入有限,加上...

政治

日後,盡量別教今天的淚白流

2018/12/10 — 20:59

轉眼四年。 四年前的這刻,我在金鐘現場,不斷拍照、遊走,希望用眼睛、用鏡頭將眼前的一切記住,因為我知道,這個借來的場域是一生人一次...

攝於勁揪體蚊型展,是元素表中的鎳字
生活

能與粗口媲美的中文字

2018/12/7 — 15:49

氫氦鋰鈹硼碳氮氧氟氖 鈉鎂鋁矽磷硫氯氬鉀鈣 以上這些,是元素週期表中的首二十個元素的中文名字,我相信,跟我同齡的香港人相比,我(和其他...

作者攝於台北街頭
LGBTQ

心未死 — 寫在性別平權公投後

2018/11/25 — 12:51

雖然還未有正式的公佈,但由現有的數據已經可以肯定,支持性別平權的一方確實未能在是次公投中如願。 身邊人見我滑了半天的電話,加上確認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