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時行.法律界基層工人

曾時行.法律界基層工人

出身寒微,屯門公屋長大,得父母姊老婆支持,混得法律學位,兜兜轉轉,載浮載沉,遊走於政黨、民間、官府、商界之間,總算在某律師行求得棲身之地,稍得一餐溫飽。無一家之言,只有井底之見,分享法界見聞感想,笑評世道智愚。

愛爾蘭最高法院(資料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國際

通街 Dead Bodies 仲講咩法治?

2020/3/16 — 21:50

要在一片充斥血淚,手足們頭破身殘飽受凌辱的土地上講法治,似乎非要等到革命成功,暴政倒台,黑警政棍要麼死全家要麼流亡再說。假如抗爭仍是進...

政治

「美帝放毒」宣傳戰再現?

2020/3/14 — 15:37

新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趙立堅不脫 KOL 本色,在推特語出驚人,斷言美國「被抓了個現行」,「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變相為網上有...

圖片素材來源:慕尤丁facebook、安華facebook
國際

希盟倒台 — 當議會民主遇上種族政治

2020/3/3 — 18:03

從二月中一個流言四起、朝野政客密會的周末和周日開始,馬來西亞政壇波濤翻覆,執政希望聯盟瓦解,首相馬哈迪辭職後旋任過渡首相,與本身的政黨...

張曉明
政治

從張曉明仕途軌跡說到「香港事務新架構」

2020/2/18 — 12:04

疫症橫行之下,港澳辦的人事改組,特別是張曉明被調離主任一職,讓這八個多月以來飽受壓迫煎熬的香港人多少心涼了一陣,卻又旋即因為新主任夏寶...

九龍灣健康中心(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社會

九龍灣「指定診所」之爭 — 恐慌?自私?鄰避?

2020/1/25 — 13:55

先利申︰基層工人是麗晶居民。 疫症迫近,病毒臨城。在此危急存亡之秋,到底麗晶人應否反對將「指定診所」放在九龍灣啟仁街? 首先,基層工人...

政治

中一老師以「警黑勾結」出題ㅤ何錯之有

2019/9/25 — 18:15

「警察表面上維持治安,但實際上卻與黑幫暗中勾結,置市民生死於不顧,真是 __________。」 這是九龍某中學中一中文科溫習工作紙的...

政治

有人話「黃屍鬧警察濫權,咁點解畀人打又報警」

2019/7/11 — 15:43

不少作者已經撰文回應過「黃屍就冇權報警論」的荒唐。簡言之,收得人工(連同豐厚的 OT)就有責任做本份,天下間並沒有任何一個行業、任何一...

特首林鄭月娥 6 月 27 日於禮賓府與警司協會、香港警務督察協會、海外督察協會及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的主席及副主席見面。(政府新聞處圖片)
政治

特首會見警察代表ㅤ畫面令人不安

2019/6/28 — 16:57

政府昨日傍晚時發稿發圖報道,特首與警方職方協會的代表於當日見面,同場的還有李家超和盧偉聰。新聞稿沒有交代會面是在李、盧二人於午間在警政...

北京天安門廣場(圖片素材來源:Rudez Zhong @Pixabay)
政治

對國情一竅不通,卻連發三個夢

2019/6/25 — 12:54

昨天,6 月 24 日。 「暴動」後第 12 天。 「暫緩」後、梁凌杰殉身後第 9 天。 「道歉」後、2,000,001 人上街...

資料圖片:6.12 反送中佔領
政治

救人救物資ㅤ要承受白色恐怖?

2019/6/15 — 19:43

「反送中」抗議被警察開火鎮壓,灣仔以至多處的教會及志願機構等,開放容納在場人士暫避;亦有部份 NGO 知悉不少物資站內的物資未及撤離後...

政治

未生效的逃犯協定ㅤ特區政府舉止詭異

2019/4/30 — 16:24

香港政府經常介紹說,已經有二十個國家與香港訂立了移交逃犯協議;但如果我們在律政司的網頁或者電子版香港法例中搜索,就只會看到有十九本由協...

資料圖片:梁振英
政治

梁振英有何資格嘲諷大律師公會

2019/4/17 — 12:52

「安心偷情」東窗事發,各方、各行、各業、各 KOLs 關注抽水,自是難免,近日榮升《蘋果》首席廣告專員的梁振英,又豈會置身事外。果不其...

毛澤東在「長征」途中(網絡圖片)
政治

中共被迫長征,「外部勢力」要負多大責任?

2019/4/4 — 18:20

環繞泛民領袖及議員外訪,甚至被指「告洋狀」,多位健筆在報章論壇交鋒,甚為精彩。其中陳凱文君在是日《明報》的文章中提出兩點,包括中共本身...

杜汶澤(杜汶澤 喱騷 Facebook 影片截圖)
社會

杜生,#metoo 唔是咁樣抽的

2019/1/31 — 20:56

基層工人不得不承認,《低俗喜劇》我沒有翻看過百遍也在八十次以上,但當今年初杜先生突然在他的 page 中拿一宗真實的涉嫌性騷擾訟案作為...

社會

重溫余叔韶與馬來亞之「緣」

2019/1/24 — 14:32

當手機現出余叔韶大律師仙逝的消息時,基層工人正與妻小家人身處馬來西亞,雖然我們是在東馬的沙巴州,而不是余先生在其著作中提及過的雪蘭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