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譚蕙芸

譚蕙芸

曾於北美洲留學主修電影和心理學,回港後於大學鑽研影星周潤發在港人心目中形象,之後變身記者遊走於報館和電視台,現於大學教書,滿腦子是怪念頭,始終相信文字的魔力。

2019 年 8 月公眾為梁凌杰舉行悼念活動,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政治

太古廣場外的最後兩個小時

2021/5/13 — 22:34

死因庭的投射螢幕上,展示了一張硬照,拍攝時間是晚上,看得出是一個高空工地的室外空間。慘白的閃光燈下,照片裡拍攝到一個臨時搭建的金屬平台...

新書《反修例風暴採訪戰場》(作者攝)
政治

凍檸茶裡面的冰塊

2021/5/9 — 19:32

2019年7月1日,示威者進入立法會大樓,記者掙扎了一會,也跟着進去,以見證這件重要社會事件。立場新聞的記者陳朗昇,當日忍着口喝直續直...

譚惠芸(左)與莊梅岩(右)。(Peter Wong 攝)
社會

從移民得到最好的

2021/5/9 — 18:41

先旨聲明,在「移民」一事,我沒法子像其他傳媒人一樣,說一個美麗的版本,因為我一段很個人而極端的經歷。 我希望讀者明白,從移民經歷,我的...

NOW TV 工程人員李小龍在庭外留影(作者攝)
法庭

Old People Like Us

2021/4/27 — 21:04

區域法院二樓的法庭裡,漆上棗紅色的牆上,一條垂直用來收藏電線的幼身膠喉管,有人用索帶鞏固了一把銀色的鋁梯。鋁梯沒有被打開,扁平地靠在牆...

田蕊妮
社會

人訪的魔力

2021/4/25 — 22:12

2019年6月之後,我沒有再正正經經、認認真真做過一個坐定定的人物專訪。 其後一年,訪問都是在街頭上,急速交換幾句,道別之前,不留全名...

2021 年 4 月 22 日,《鏗鏘集》編導蔡玉玲查冊案裁決,蔡到西九龍裁判法院應訊。 l 圖片來源: 岑倚蘭
政治

把良心的守護人治罪

2021/4/22 — 20:59

就在蔡玉玲查冊案裁判前夕,消息傳來,她這次的「罪證」,《鏗鏘集》偵查報導「7.21誰主真相」,獲得了「金堯如新聞自由獎大獎」,評判一致...

圖片素材:廖啟智安息禮拜直播截圖
文化

陳敏兒:感謝大家給智叔打造了一座「人生金像獎」

2021/4/20 — 15:43

廖啟智安息禮拜在今天下午二時半於網上直播,內容十分感人,簡短紀錄如下: 敏兒說,丈夫在愛國學校讀書,年少時經歷過給人看不起,很看重尊重...

電影《毒水曝光》(Minamata)劇照
國際

細小的聲音

2021/4/10 — 17:41

日本化工廠於七十年代被揭發排放含水銀污水數十年,引致附近居民中毒的「水俁病」事件,因為一張經典新聞照片而轟動全球。照片裡,一名母親在日...

作者按:圖為上周三蔡玉玲在審訊時於西九龍法院留影,攝影:CK
社會

記者證作為呈堂證物

2021/4/1 — 21:51

與反修例運動的法庭審訊,出現不同證物。有黑衣、護甲、護目鏡、防毒面具,甚至雷射筆、索帶。然而,今次法庭上呈堂的證物,包括一張來自「香港...

西九龍法院旁的一間中學掛出的考場告示(作者攝)
法庭

考試的季節

2021/3/31 — 20:49

距離西九龍法院幾分鐘步程,有一間中學,校舍外圍欄,剛剛張貼了新的告示:「香港中學文憑試 2021 試場編號 XXXXX」,這是讓別校考...

穿西裝的黃學禮(中)在裁決後與友人聚頭(作者攝)
法庭

有料〜有料

2021/3/29 — 19:05

「由於未能達至毫無合理疑點,判處被告罪名不成立。」 西九龍法院五庭的旁聽席,坐在中後排的十數人,已等不及裁判官離席,坐在木櫈上忍不住拍...

法庭

「要走走咗啦」

2021/3/26 — 21:10

全港九新界,各區都有自己的「裁判法院」,專責處理刑期最高 2 年的各式案件。是故,裁判法院亦有地區味道。屬於基層社區的油尖旺,特別多「...

法庭

2019 年的他和今日的他

2021/3/19 — 20:43

在東區法院的小型法庭裡,旁聽席只有能容納十多人。長髮穿藍白間條上衣的母親、穿彩藍和白色綿質休閒服的表姐坐在後方的角落,教會的導師,剛升...

西九龍法院外盛開的木棉樹,有人把散落在行人路上的木綿花,插在圍欄上。(作者攝)
法庭

犯人欄裡的一點甜

2021/3/12 — 21:03

走進西九龍法院六樓八號法庭,好有「住宿下來」的氣息。旁聽席第一行已被佔據,有人把「碎花椅墊」鞏固在欅木旁聽椅子上,繩子都繫好了,放在他...

(左起)朱凱廸妻子區佩芬、岑敖暉妻子余思朗、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梁國雄妻子陳寶瑩。圖片來源:作者 facebook
政治

十分鐘的希望

2021/3/5 — 3:27

馬拉松式聆訊,去到第四個全日,被捕的47名泛民人士,由到警局報到那個晚上起,渡過了五天四夜的漫長而難捱的時光,終於待到法官宣佈保釋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