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知埞 Knowhere

知埞 Knowhere

陳傑。 記者,攝影師。 無論身處何地,一直觀察與記錄,關於建築,小店,空間以及人。 文字及照片散見於《號外》及 PMQ 元創方。 同時經營上環唐樓複合式空間「貘記」,努力尋找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知埞:https://www.fb.com/youknowhere 個人 IG:https://instagram.com/chan_kit)

澳洲珀斯的「藍色船屋」Crawley Edge Boatshed(作者 Facebook 圖片)
生活

不孤獨藍屋

2020/3/30 — 17:13

病毒來襲,所有人都需要面對某種程度的隔離,躲開人群,應付剩下一個人的自己,不論情願與否。 於是不時想起這小屋,站在澳洲珀斯的天鵝湖上,...

2 月 29 日,「8.31」太子站襲擊事件半年,市民於港鐵太子站外獻花致意。
政治

不能容納鮮花

2020/3/1 — 14:39

跟一位已退休長者聊天,提到二月的最後一天,人們因為念念不忘,紛紛去到太子站獻上鮮花。 我對鮮花被不斷清走表示難以接受,正如將軍澳那些給...

作者攝
生活

疫症下,澳牛裡的城市驚喜

2020/2/16 — 15:25

星期天澳牛。 早午餐時段,平日的排隊人龍消失了,不過依然維持滿座,守得住基本防線。 這種時候獲得面壁卡位的食客,進店時難掩一臉喜悅。...

資料圖片
生活

最壞時候懂得笑,保命,見證邪惡倒下

2020/2/13 — 11:38

巴士上層,鄰座辦公室 OL 跟友伴說她已經有一個星期沒有搽唇膏,刷新個人紀錄,反正口罩把半張臉完全遮蓋,加上眼鏡,「淨係畫番條眉已非常...

政治

脫下口罩,我們都是政治難民

2020/2/3 — 0:13

口罩長期掛在臉上,每個人都得花時間適應,一個新生器官,明明跟身體互相排斥,卻逼於無奈暫時共存。 重新適應呼吸的節奏,一呼一吸忽地變得實...

資料圖片
社會

勿以善小而不為,我們都是平凡義人

2020/1/30 — 15:06

香港人出了名冷淡,內歛,避免肉麻。但有事發生就會看見人們一直藏起另一面。 去年六月打後已經足以證明,城內許多懷著好意的人,各行各業,司...

政治

病毒是天意,疫症是人禍

2020/1/27 — 14:33

跟前線醫生短談幾句,最後只能以彼此語塞作結。 當籌備中的醫護罷工行動得到愈來愈多人表態支持,部分始終堅持救人是天職的前線醫護,正在承受...

社會

病毒再來,歷史重演,而世界沒有改變

2020/1/23 — 15:48

2003 年初春的一場疫症,讓所有經歷過的香港人自動產生同一套記憶,被隱瞞的疫情,每日更新的數字,捨身救人的醫護,市民遷進隔離營舍前的...

圖片素材來源:abc.net.au影片截圖
國際

澳洲被焚燒,地球被審判

2020/1/6 — 18:35

星期日是觸目驚心的照片:已遭燒焦的小袋鼠,抓緊圍欄,永遠留在煉獄 — 假如真的掙脫了又能怎樣,當整個世界都已變成橙紅。 無法不想起 1...

政治

今年沒聖誕

2019/12/25 — 15:44

當人們喘一口氣,暫時偽裝正常地過節,結果還是沒有正常的可能。 平安夜失去平安,聖誕的白與紅,改變成為某種全新的集體認知。 街頭與食肆...

作者攝
政治

專業抗爭

2019/12/8 — 22:01

相隔四個半月,民陣遊行終於獲批不反對通知書。儘管說不上久違,但因為已經歷太多,同一群人同一條馬路,居然會有某種仿如隔世的遙遠。 和理非...

作者攝
生活

香港人,淡定有錢剩

2019/12/3 — 14:19

到上海街找黑膠唱片而發現的老店。 南美公司,印刷利是封與喜帖的家庭式工廠。自從灣仔喜帖街(亦稱印刷街)十四年前因重建而消失,變成現在品...

Jean Leon Gerome Ferris《The first Thanksgiving 1621》(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國際

感恩節,真相極殘酷

2019/11/29 — 15:12

感恩節於我們總是距離太遠,那是關於火雞與南瓜派,大吃大喝,疏離的家人勉強團聚,荷里活電影常見情節。 記得唸大學時有位美國教授強調她從不...

11 月 25 日,大批市民於尖沙咀聚集,聲援被圍困理工大學內的留守者。
政治

理大內的每一位 +1

2019/11/26 — 17:17

區選翌日,群眾暫時把打勝仗的亢奮按下,蜂擁到尖東,聲援仍然死守理大的抗爭者。 而昨夜明明應該是 8 月初太空館「激光中」街頭舞會以外,...

11 月 18 日理工大學衝突,校園附近暢運道上的血漬、眼罩與眼鏡。
政治

記得當時無國界

2019/11/19 — 16:16

五個月之後,無國界醫生終於發表聲明,回應香港人(尤其長期捐款者)憤怒的質疑:為什麼一直對抗爭運動反應冷淡,亦從未正式派員赴現場參與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