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一年:香港人 6 月 9 日在幹什麼

2020/6/12 — 13:07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抗爭一周年根本不是什麼值得紀念的日子,和平過勇武過、路行過街上過、雷射筆汽油彈都用過,甚至是從前在遊行集會有所忌諱的港獨,也已經毫不忌諱地搬上桌面公開討論過,大家還未成功爭取到甚麼。相比起浪漫化的紀念日,這天似乎更是一個善意的提醒,提醒眾人不能放棄、且需要在暗不見光的時世繼續抗爭。

一百萬人、二百萬人在行車路上遊行、沿路高呼抗爭口號的畫面,在今天的香港已成為歷史事件,應該沒有機會再重現。從前萬人同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震撼,現已被防暴警察喊打喊殺的呼喝聲所蓋過,未來情況亦只會繼續惡化。

警暴,也隨着抗爭運動的出現陪伴我們接近一年。有人對此變得麻木,有人以「係咁㗎啦」說服自己接受現實,有人早已視警暴為生活中的一部份,然而大家絕不可以習慣。

廣告

習慣,問題源自事件變得常見但又未能解決,這是一種逃避現實的生活方式。當事情經常發生,而人類又開始習慣,他們久而久之就會變得妥協。警暴是每個國家執法機關的通病,2020 年全球各地的人民亦抱打不平、為警暴問題發聲,作為直接受害者之一的香港人,又怎能夠習慣及妥協?

去年六月,儘管香港警察態度多麼的欠佳,他們總不敢在鏡頭前輕舉妄動、甚至對群眾使用不適當的武力。當時聲譽仍算是良好的警隊還未受到禁制令的「保護」、又未能夠蒙面、遮蓋警員編號工作,更未獲得中共政府的支持和肯定,在背後沒有大台的支撐下,有誰不怕成為第二個朱經緯,而輕舉妄動?

廣告

一年後的今天,在政府與警隊高層不會追究、受影響市民不能追究、律警互相包庇不可追究的情況下,狐假虎威的警隊變得任意妄為,行為甚至觸犯法例。心情良好時拋下一句「死曱甴」,心情欠佳時則揮動警棍、無差別攻擊路過的人。有面罩、行動呼號、禁制令、警隊、中港共政府的保護,警察通例淪為垃圾,連學堂導師也忘記警察誓詞的內容,盲撐與包庇犯錯的警員。這一年來,警暴從未停止過。

昨天晩上,數千名市民響應網上號召來到中環,以快閃遊行方式繼續向政權表達不滿及反抗。去年的 6 月 9 日,警方只派出少量警員維持一場過百萬人遊行的秩序,期間遊行人士亦與警員有講有笑。今年的 6 月 9 日,警方如臨大敵似的調配大量警力,監察一場只有數千人和平有序的遊行,期間與市民互相辱罵,更以「收皮啦死曱甴扮晒嘢」回應別人輕輕的一句「人民公僕」。

又有一群警員突然從畢打街衝前,包圍及截停搜查幾個人。被截查的市民非常合作,卻換來了警員的嘲諷,事後我走上前訪問了其中兩位與警員發生口角爭執的女士。她們只是在中環上班的打工仔,剛下班看見一大群警員跑來跑去便駐足觀看,怎料不足一支香煙耗盡的時間,已被防暴警察包圍了。

從遠處觀察,她們的怒氣刻在臉上,表情散發着一種不屑警察工作態度的感覺。其中一人解釋,她們倆是姐妹、只是下班剛巧經過這裏,沒有什麼不軌企圖,就被防暴警嘲諷,「乜兩姊妹咁齊心啊?」她形容該警員的態度極有問題,言語間亦出現與其工作無關的個人看法,便向在場的高級警員作投訴。

她們不滿被羞辱,而該名高級警員試着為同袍的失言作解釋,「(我哋)做嘢好辛苦好大壓力,希望你哋可以體諒下。」她們聽到後情緒更為激動,說「我個返咗一日工好辛苦,我係咪可以搵你發脾氣呀?」的而且確,賺 OT 錢賺到腳軟的警員,最愛打出慘情牌,要求別人體諒他們工作的辛勞、接受他們一些較為衝動的行為。

另一邊廂,在過百個鏡頭前向準備離開的市民及採訪中的記者施放胡椒噴霧及發射胡椒彈球,該稱不上是新聞。新聞學中提到的其中一個新聞價值—衝突性,泛指事件、人物、現象發生見矛盾者,或不正常者。若有一天,警察放下他們的武器、或不再濫用暴力,這才算是新聞吧。從前的先給予警告繼而動武,走到今天的先施暴後警告,警察一次次無下限的挑戰社會與道德底線,公關戲碼也不再作了。

大家對抗的暴力,又何止警暴一種?中港共政權的暴力、制度的暴力、法治的暴力⋯⋯可憐的港人每分每秒也在被施暴,而我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極力反抗,這也是反修例運動一周年給予我們的提醒與警示。

回顧這一年來,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可預見未來的路只會越黑暗更崎嶇。在不安的大氣候下,大家仍願意攙扶彼此、繼續反抗下去嗎?面對極權、面對現實,沒有人是無辜的、更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我們都要學習 Living in Truth,活在真實之中。

2020 年的初夏,願各位安康。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