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七情上面》— 對社會改變的多層想像

2020/10/2 — 15:07

【文:sunfai】

馬傑偉老師的《七情上面:苦難時代的情緒自覺》剛剛出版,大部份的文章都在《明報》的〈星期日生活〉副刊上刊登過,今次結集成書、配以用心的設計,一氣呵成讀來又是另一番感受。閱讀時提醒自己不要急,慢慢讀,讓感受浮現、讓情緒抒發、讓靈感綻放。

形式就是內容

廣告

記得讀這書的那幾晚晚上好夢不少,醒來精神奕奕,在閱讀過程中更對自己近日的一個夢有更深刻的理解。能有這樣的經驗,除了馬老師文章的啟發外,書的設計肯定要記一功。這本書談情緒,談自我認識與社會的關係,談我們日常很少觸碰的內在,其實是提醒我們要突破習以為常的種種二分,比如左腦與右腦,理性與感情,意識與夢境,自我與社會等。天人合一的境界可能陳義太高,但由外而內又到返外的那種感通連接應該是至關重要。

書本以黑白兩色為主調,三百多頁的重量剛好能讓讀者體會到某種沉穩。封面選紙是有些質感的厚紙,捧在手上自然更有感覺。上篇「人生邊岸」,書的中間部份印了漸進的黑色,中間那幾行字若明若暗;下篇「港殤疫潮」則改為書的兩邊印了漸進黑色,上邊文字也是要花點力氣才讀到。設計者的原意如何不得而知,我的猜想是上篇較多談情緒、夢境等,故暗在內;下篇講去年以來香港社會的困難傷痛,外在環境劇變下的自持自處,故黑暗在外。重要的是,陰影裡若隱若現的文句正好提醒讀者們不要讓文字/理性文滿了思緒,要突破二元對立,要記得意識與潛意識互為相關,理智與情感缺一不可。書中還有不少細節以襯托本書主題,讀者們可多加留意。

廣告

困乏我多情

作者在書中及舊作《人生走到初秋》都有分享談及,數年前他陷入情緒谷底,及後他的家人也面對類似情況,幸運地他們慢慢走出黑暗幽谷,亦加深了他對內在的認識、人生的體悟。他修習「生命自覺」四年有多,亦有旁及其與自我、情緒、意識相關的不同理論與法門。隨著對事情的理解加深,作者開始陪伴其他同路人們。書中不乏在這些場景下發生的故事與觀察,例如馬老師自己親人的生命故事,他陪伴過的學生,或者原生家庭對每個人的深刻影響等。

這書最吸引我的,不是諸如 focusing、mindfulness 或容格心理學的介紹,而是有機會去看到一個過去忽略自己內在的學者如何轉化自己與別人的生命。現代社會強調工具理性,目標為本,左腦過度發達右腦卻被壓制得扭曲變形(觀乎權貴的面目便不難理解);香港在這方面尤其嚴重,我們生去了理解自己的能力,也生去了感受別人的同理心,或自願或被迫的把自己變成賺錢搵食的工具。作者坦言他過去也不懂表達情緒,覺知不到自己的感受,扮演著大眾看來頗為不俗的專業人士形象,但到頭來是有自己及家人受苦。

這些觀點不一定很新鮮,但《七情上面》的特別之處有幾點。首先馬教授是過來人,文字寫出來也更有力量。再者書中收入五十多篇文章,每篇三、四千字,加起來反覆從不同角度探討同樣的主題,讀者在當中不難找到連結起自己生命經驗的啟發。而最重要的是,作為研究香港身份、流行文化多年的學者,馬老師的文章與心靈雞湯類書籍大相逕庭。在書中,我們讀到的是作者對人性本質、人生意義的叩問。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seph Chan @ Unsplash

艱險我奮進

撇除前言後語,這本書的文章主要寫於 2019 年至 2020 年中,正值是過去一年多的社會抗爭與疫情的艱險時期。有時他會寫下較為貼近時事的解讀,有時文章則偏向寫某些個別案例。雖然編輯不是以發表日期而是以主題來排列文章,但因為每篇文章末端都附上刊出日期,我們差不多就可以把它們理解為過去一年多以來的時代心靈筆記。

作者同時兼顧內外的變化,文章不只評論社會局勢、以頭腦來判斷對錯,而是展示出對自己、親朋戚友以至所有香港人的關顧,在警察濫用武力與勇武抗爭前彼此的心情起伏,在疫情下的擔憂緊張等。而多樣的文章主題也提醒了我,即便是過去一年如此激烈的社會抗爭下,人們還是有在郊外放鬆的片刻,情侶們還是會失戀,我們的生活還有很多樣的面向。

作者坦誠的與我們分享了社會動盪下他會睡不著,會被手機直播吸引進去,會被警方不成比例的暴力而懼怕憤怒,亦會對示威者的部份行徑不解。作者在反國教、雨傘運動期間經歷過種種的情緒困境,加上近幾年的修習,讓他既能維持自己的身心狀態,更可以陪伴其他伙伴。馬老師展示了在如此巨大的社會震盪與創傷下,照顧身心能為自己與別人所帶來的力量。相反,如果我們一直對這些集體傷痛視之不理、強行壓掉,這些傷痛他朝一定會以另外一些方式重新展示出來,並可能帶來更嚴重的傷害。正如作者在最後一篇文章中的標題所點明,在政權對自己的「蘇州屎」不屑一顧時,我們需要的是〈香港創傷 民間自救〉。

Live as One

書中馬老師自稱和理非,去年的運動他也面對與藍絲朋友及前線手足的割離與拉扯,而在書中他則展示了如何和自己意見與行動策略不同的人建立連結。在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礎上,他與年青學生領袖對談,與前線手足交流,協助攝影記者重述自己的夢景,與政見不同的朋友共享畫作。或許有人會批評這是大愛左膠,但我看到的是對人性更深刻的體認。

如果說本書的宗旨是要提醒我們注意、關顧、肯定我們的情感,意識與潛意識等,那作者同時也是促請我們反思現代人的種種扭曲。漠視情感、夢境、心靈,以理性、計算、目的為上意味著對我們整全人格的否定,否定了人之所以為人的基本元素。除了對人應有更整全的理解,我們對社會改變或許也可以有更豐富多元的想像。制度改變、民主化等固然無比重要,但這不意味著人與人的關係、抗爭以外的生活便毫無意義。科學家講系統理論(Systems Theory),入世佛教講互即互入(Inter-being),所有事情彼此相依相扣,改變可以發生在街頭,自然也可能發生辦公室、小店、與別人接觸的一刻,以及我們的心靈當中。

書中收入的文章只有後記一篇是寫於 2020 年 7 月之後。該文最打動我的是他提到在尊重不同人的選擇與道路的前提下,盡力保持自己的身心平靜,以便能保有力量,以扶持有需要的人。馬老師行公義好憐憫的胸懷,盡反映在這樣的發願之中。

馬傑偉

馬傑偉

sunfai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曾任職環保組織,近年專注於中國大陸的社區發展工作。家住鴨脷洲,創立並參與「鴨脷洲變形記」專頁、社區報《南圖》等社區項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