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又一漫長之夏讀「家教」的故事

2020/6/29 — 17:21

【文:許寶強】

少時候,「冇家教」是一句頗重的罵人的話,指控孩子不懂禮儀、品行惡劣之餘,更責備家長教兒不善,枉作父母。當時社會所重視的「家教」,大多側重於談吐舉止,看兒童端莊斯文的程度,推論家長是否失德。大奸大惡之行為,自有更重的罵話涵蓋,例如「歷史罪人」,又或「唔死都無用」。自然,「歷史罪人」或「唔死都無用」,未必與「冇家教」完全無關;而談吐斯文、英語流利、年年考第一者,亦可以是衣冠禽獸、人間渣滓。

轉變中的「家」「教」論述

廣告

傳統「家教」中的兩個字詞,「家」往往由父母長輩作代表,依據他們的識見道德、行為規範,管「教」子女後生,希望晚輩循規蹈矩、詩禮傳家。由於「冇家教」最終指向的是父母長輩,因此,過去有關「家教」的狹義想像,大多是由上而下的規管,甚至包含用籐條的物質暴力,以至於以波板糖包裝的各種軟性情感勒索,目的是迫令子女就範,跟循家長設定好的「成長之路」。

然而,踏入 21 世紀,至少在公共論述中,家庭關係除了較過去平等以外,「家」的邊界亦相對糢糊,關門打仔的管教模式,早已不合時宜,為人唾棄;與此同時,以家長父權為中心的「教」,亦逐漸讓位於以孩子為中心的「學」。換句話說,隨著時代變遷,「家教」逐漸脫離由上而下、沾染暴力的單一模式,不再完全由父母長輩操盤決定;子女的意欲、動機和能力,開始備受尊重與確認。值得指出的是,有關「家教」的公共論述的轉化過程,並不是自然而至、一蹴即就,而是端賴一代又一代的有心人,不斷努力,經年積累後的成果。在「家」和「教」的新公共論述出現之後,一些勇於嘗試的家長小孩,以自身的生命,探索出相對平等和合理的「家教」踐行  — 也就是《我們都是在家自學的!》(新版)一書所記錄的 homeschooling 故事。

廣告

《我們都是在家自學的!2》

《我們都是在家自學的!2》

懂家教的父母 

讀《我們都是在家自學的!》(下簡稱《在家自學》),讓我們可以一窺當代版本的「家教」是如何鍊成的。書中收集了 30 篇中、英文章,記錄了 16 個香港家庭在家自學的心聲。收錄的文章分三部分,包括序和前言,從經驗和理論的概括,點出在家自學的精神和香港的脈絡,當中不乏對教育的深刻思考、關於學習的沉厚智慧;第二部分是家長的話,十多位父母談他們的對在家自學的憂慮、恐懼、期盼和反思,絕大部分的經歷都是正面的,包括改善家人的關係;第三部分是孩子的話,也都十分正面,反映他們於在家自學中經歷了很愉快的學習和正成長;書末還附有自學資源的網址,方便新手查索。從有興趣進入在家自學的讀者的角度來看,如果本這書的分享中,能有更多的篇幅討論家教過程所經歷的困難和挑戰,或能有助其他家長和孩子做更好的準備。

書中眾多故事的主人公,反覆採用的表述,是「愛」、「玩」、「樂」、「尊重」、「欣賞」、「自主」、「好奇」、「選擇」,這些大抵就是構成「在家自學」的主要關鍵詞彙。而成功令「在家自學」的孩子健康成長、同時讓家長告別焦慮的,是共同學習的意欲和能力 — 一起開放地回應陌生事物的走近,彼此共同直面未來的不確定性。父母願意跟子女共同學習,為當代世界的「家教」注入新鮮的血液。「教」比「學」困難,因為「教」是為了讓學習發生(海德格);家長想教,首先需學,滿載「愛」、「玩」、「樂」、「尊重」、「欣賞」、「自主」、「好奇」、「選擇」的「家教」,也就是成人與孩子攜手學習的過程。

《在家自學》記錄和分享的「有家教」故事,背後其實都隱含了兩個共同的條件,其一就是人與人之間的互信。這互信所建基的,是放下成見、開放心懷、樂於表達、用心聆聽的對話溝通;而支撐這對話溝通的,則是孩子與長輩對「家」— 以至於對我們的共同世界 — 的愛。另一個共同的條件,則是擁有一定的物質基礎和文化資本,否則就很難在香港個家庭空間相對狹窄、家長工時時間偏長、文化價值十分單一的社會環境中,仍然能夠投進在家自學的過程。

資料圖片,來源:Tirachardz @ 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Tirachardz @ Freepik

然而,一個人的自由,必須以其他人都能獲得自由為前提;同理,一家的自學,亦需要其他家的配合和守護。當整個社會都缺學無思,個別家庭的共學努力亦容易事倍功半。因此,建立平等和自主的「家教」,需要同時進行社會文化的改造。令人欣喜的是,只要我們願意將視野延伸,超越居所以外,就能夠在過去一年,看到很多「有家教」的青年 — 為了愛與公義,不惜犧牲個人利益前途,守護香港這個家。

有家教的孩子

儘管在面對不公時,我們的下一代不忌憚用粗言惡語,表達憎恨;亦時有激動行徑,抗擊暴行。然而,這些對上一代人或許有點缺乏禮數的談吐舉止,用更根本的倫理準則來衡量,並不能抹殺香港青少年所表現出的良好「家教」:既不會向弱者抽刃,也盡量避免他人增添麻煩。於是,在過去漫長的一年,我們經常看見一眾青澀的身影,於遊行集會後主動收集清理拉圾、回收塑料紙皮;又聽聞各種協助戰友、送水捐資、救傷扶危、保護弱小、齊上齊落、有情有義、百折不回,直追甚至超越了老派的「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動人故事。

與之對比,一眾高官建制目中無人、謊言虛偽,只關顧自己的「收成期」,無視公平公正;不分是非黑白,揭示了他們極端自戀謀私的言行品格;。而那些只知服從命令、放下良心、知法犯法的警察,以及只計較個人利益,不惜以暴力傷人的建制群眾和白衣黑道,不合比例使用暴力,無差別傷人,;又或所經過之處,垃圾遍地。高官建制、黑白兩道,正好構成了一丘之貉。這種種只關心自身利益,不顧他人福祉、感受和需要的行徑,有錯不改的傲慢與頑固,反映的是一種集體的缺學無思,確實是有點「冇家教」。

「家教」的形式和內容,隨歷史與社會脈絡的轉變而有異。舊時代父權當道,重視尊師敬老,「家教」傾向於表面的禮儀談吐,自然不難理解;新時代家門與資訊開放,人權民主平等成為常識,為「家教」注入了更廣泛的含意。當社會禮崩樂壞,往往容易出現強調克己復禮、長幼有序的「家教」;而當成人世界謊言泛濫、是非不分、處事不公、爭權奪利、自戀謀私,「家教」的焦點,恐怕亦需要延伸在禮儀談吐之外。

2019.06.12 金鐘

2019.06.12 金鐘

與青少年共學

於社會面臨鉅變之際,要守護充滿「愛」、「玩」、「樂」、「尊重」、「欣賞」、「自主」、「好奇」、「選擇」的「在家自學」,除了可參考《在家自學》一書所記錄的信念與踐行外,也可以同時學習以香港為家的青年與孩子們的磊落真誠,拒絕謊言偽術、自戀謀私,勇於直面個人選擇所帶來的各種後果,包括源於真正愛護屬於眾生的「家」而作出的犧牲。

希望我們這些長輩家長,在舊的正死、新的未生之際,都願意與下一代的青少年站在一起,共同學習、守護香港、愛惜未來,一起無愧地說出:我們都是在(這個共同的)家一起自學的!

寫於 2020 年又一個漫長的夏天

許寶強
流動共學執委,嶺大文研客席副教授,近著有《情感政治》、《回歸人心》、《缺學無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