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意在沛公?評《中國和日本:1500 年的交流史》

2020/1/13 — 21:09

【文:sunfai】

譽滿國際的美國東亞問題專家、哈佛大學享利.福特二世社會學榮休講座教授、前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主任傅高義教授(Ezra F. Vogel)於 2019 年 7 月出版了 China and Japan: Facing History 一書。同年十一月,其中文版本 —《中國和日本:1500 年的交流史》— 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 [1];而該書的日語版本則於 12 月下旬在日本面世[2]。

這本書是傅教授於 2012 年之《鄧小平時代》以後,花了 7 年心血完成的又一大部頭作品(所有版本都超過 500 頁)。觀乎英文原著出版不到半年,繁體中文版及日文版便都全部推出,傅教授為了促進中日兩國之間、英語世界對兩國關係的理解,確實是用心良苦。

廣告

一千多年的交流故事

傅教授表示在 2011 年前後在快要完成《鄧小平時代》一書時,察覺到兩國關係變得十分緊張,而作為花了大半子人生研究中日兩國的學者、有情的旁觀者(sympathetic outsider),他希望透過這本書為兩國關係的改善作出貢獻。而他相信,理解歷史、直面歷史是必要的一環。

廣告

懷著這樣的心願,傅高義嘗試講述一個長達 1,500 年的歷史,並把重心放在兩國多年以來相互合作、相互學習的交流內容,嘗試論述鬥爭、戰爭並不是這段歷史的主旋律。要寫一個從公元 600 年到 2012 年的故事,不論對誰來說也是個艱巨的挑戰。即便是像傅高義教授這樣長年研究中日兩國的社會學學者,既熟識英語世界的研究、也讀懂現代日語及中文書面語、並與多國學者及政經領袖稔熟,進入他相對不熟悉的歷史領域,傅教授也不得不大量參考不同學者的研究成果。作為嚴謹的學術著作,作者在每一章的註釋中都註明了資料的主要來源;書本也提供了豐富的參考書目(以英文參考為主),這些安排對感興趣進一步了解議題的讀者很有幫助。而書本的第 5 章及第 7 章傅高義教授分別邀請了兩位學者合寫;也有評論注意到書的後半部,傅教授依賴了不少舊著《鄧小平時代》的資料及論述 [3]。

閱讀《中國和日本》是個賞心悅目的過程。全書共 12 章,傅教授用了兩章寫隋唐至明、清中葉的交流史。接著傅教授以六個章節描寫由鴉片戰爭、黑船來航開始到中日戰爭結束的一百多年。中日於十九世紀以來如何回應現代化的挑戰乃此書份量最重的內容。最後,傅教授再以三章描寫戰後中日關係的演變以及對未來的展望。相比起其他涉及類似題材的書籍,本書最讓人受益的地方在於傅教授能從中日兩國各自的角度陳述歷史的推進,並特別強調相互之間的互動關係;相比起以中國或日本視角出發的著作,《中國和日本》呈現了更為立體的歷史面貌。

資料圖片,來源:Rade Šaptović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Rade Šaptović @ Unsplash

搭橋者的重要性

在敘述甲午戰爭後的中日互動時,《中國和日本》未有如一貫中國帶著「民族感情」的書寫著眼於中國之「恥辱」,而是著眼於一眾清朝的洋務運動推手(如李鴻章、張之洞)及知識份子如何透過日本明治維新培養起來的各式人物(包括重量級政治人物、推動亞洲協力的近衛篤麿;或者充滿爭議性的浪人川島速浪)來了解現代化的可能道路。在這些人物的努力下,清末大量的年輕學子負笈東洋學習現代化知識、數以百計的官員考察團也從明治維新後的日本社會窺見了社會變革之可能。

除了派員到日本學習以外,大量的日本知識份子也來到中國以教習或顧問的身份指導著清朝的現代化努力。比如服部宇之吉於 1902 年在日本外務省的要求下,到北京擔任新建的教育部主任,並指導著重建不久的京師大學堂師範館的發展;而上邊提到的川島速浪在參與完平定義和團之亂後,花了超過十年的時間幫忙北京及其他省份推動現代警察體系的建立。傅教授也以更中肯的角度評價日本對台灣、滿州現代化建設的貢獻。

在傅教授看來,歷史上「搭橋者」們對促進兩國的互動作用至關重要。所謂「搭橋者」,意指那些熟悉對方社會文化、甚至有長久生活經驗的「文化使者」。在我看來這些文化使者的歷史面貌多彩多姿:隋唐起的遣唐使,經朝鮮半島到日本的建築工匠,明末清初的海盜頭子鄭芝龍鄭成功父子,在日本推動儒學的朱舜臣,到清末一批又一批中國到日本(或被流亡)的知識份子如康有為梁啟超,或者是數以萬計因為日本殖民擴張在中國工作過的專家、顧問、公務員,在日本留學但日後致力投身抗戰的中國政治家如周恩來、蔣介石等。

傅認為正正是這種深厚又糾纏不清的人際關係網絡,讓戰後的日本與台灣及大陸仍然保持著緊密的聯繫。即便是冷戰高峰期這些「搭橋者」始終發揮著作用,在中日高層如周恩來、廖承志、鳩山一郎、石橋湛三、高琦達之助等不同人士協力之下,中日兩國仍然繼續有限度通商、日本一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重要的外貿國家之一。傅教授指出,80 年代以後「搭橋者」們慢慢退出歷史舞台,正是中日兩國關係日趨緊張的原因之一。

1972 年,中國總理周恩來與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會面。(資料圖片)

1972 年,中國總理周恩來與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會面。(資料圖片)

為誰而寫?為甚麼寫?

根據譯者毛升的譯者序,本書雖然是本紥實的學術著作,但它的目標觀眾為對中日關係感興趣的普通讀者而非專家;而在傅高義撰寫的〈中文版序〉當中,他則指出自己「還不至於天真的相信只要中日人民互相理解,兩國關係就能自然得到改善」,惟他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對「那些希望改善關係做出貢獻的兩國領導人有所助益」。

作者的坦白與譯者的解說,大概說明了我在閱讀時隱隱約約的「違和感」。此書鋪排明快流暢,序事清晰,而且提供的資料及視角也相當豐富。傅教授整合了學界的研究成果,結合自己對兩國的理解撰成此書,為普通讀者如我提供了極佳的入門書。然而傅教授的寫作動機如此明顯,卻變成此書的一塊軟肋。

比如我們該如何理解歷史中演變不斷的「中國」和「日本」?在官方的話語裡,「中國」是個延綿不絕 5,000 年的整體,日本的天皇也被論述萬世一系,但作為學術著作大概應該注意到相關概念的隨意性,以及當權者有意識的利用這些「神話」來鞏固自己的統治。我不是說隋唐與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關係,但明顯從政體、文化、疆土等來說兩者已是不一樣的「中國」,而歷史上統治者更多用朝代而非「中國」來指涉自己的政權,比如大清;同理,推古天皇時的日本,與後來「吞併」了蝦夷(今北海島)、琉球(今沖繩)井殖民了台灣、朝鮮的明治日本,到二戰後被盟軍佔領、民主化後的日本也是差天共地。這方面的學術研究可謂汗牛充棟,傅教授在描述中日兩國交流史時卻忽略了這一視角,著實令人驚訝。

與其說這是因為本書的定位為普通讀者而無需把概念複雜化(面對普通讀者的「科普書」不是更應普及知識嗎?),不如說因為傅教授太著意要影響兩國領導人,嘗試透過代入領導人們所習慣的「5,000 年中國」、「萬世一系日本」劇本去說服他們,你們應合作,就像你們的祖先那樣。這樣的用意在關於中日戰爭後兩國關係的章節更為明顯。如果說前面的章節傅教授還會留意不同層面的交流(如建築,宗教,文化,思想等),1945 年後的討論則更集中於兩國領導人的層面,並集中描述經貿以及外交關係。一個游走於各國領袖之間的社會學者,最終還是未能專注於歷史的書寫。

傅教授的目標最後能否達到,只能交由歷史去判定。不過值得留意的是,估計此書在大陸出版時也會面像《鄧小平時代》的大陸版一樣,因為中國國內的審查制度而有所刪減。這意味著此書的最大一群目標讀者,將無法完全接收到傅教授的善意。而 Japan Times 的書評也留下了一句很有意思的結尾:“ History does matter — and Vogel records it masterfully — but the Sino-Japanese reset, fraught as it is, may not be helped by an eye on a complex past.”[4]

資料圖片:安倍晉三、習近平

資料圖片:安倍晉三、習近平

餘話:中大與香港

這書雖然在香港出版,惟香港讀者看來卻不是此書的主要目標群體,作者應該是希望從香港引起更多中國大陸讀者的關注。傅高義教授於 11 月來香港推廣這本新書,碰上警察與示威者在中大及理大激烈衝突的一週。雖然推廣計劃有所影響,但這不失為一個難得的機會讓傅教授在中大感受一下大國崛起下的香港。傅教授在〈中文版序〉中高度讚揚中大出版社,並指在《鄧小平時代》的愉快合作經驗下,中大出版社是出版本書中文版的不二之選。

中大出版社在芸芸大學出版社中一直非常出眾,每年出版書目多,而且涵蓋的題材豐富、中英俱備,香港專題、中國研究等皆是中大出版社十分擅長的領域。以過去兩年為例,中大出版社出版了如《社運年代:香港抗爭政治的軌跡》、《平行文本:文化研究的思想交鋒》、《香港關鍵辭》等香港研究專題書籍;中國研究方面則把《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東突厥斯坦獨立運動》等重要研究翻譯成英文出版,並推出了《延安尋真:晚期社會主義的文化政治》、《南中國的世界城:廣州的非洲人與低端全球化》等;另中大也出版了諸如《全球正義與普世價值》、《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給孩子的港臺散文》、《學人側影》等不同題材的讀物。需要強調的是,上面只是過去兩年中大眾多出版物中我注意到的少數例子。

香港的翻譯書一直做得較弱,而像中大出版社這樣既有擅長領域,又能溝通香港與國際、兼顧專業及大眾讀者的出版社在香港更是鳳毛麟角。這次《中國和日本》的出版不單為中大出版社添加了一本出色的出品,更再一次肯定了香港出版在區域內以至國際上的位置。在國際關係日益緊張、政治矛盾帶來激烈衝突的今天,傅教授著作的面世無論如何都能為我們帶來一些信息與啟發。

傅高義(Ezra F. Vogel)《中國和日本:1500 年的交流史》

傅高義(Ezra F. Vogel)《中國和日本:1500 年的交流史》

 

[1] 同月,台灣天下文化以《中國與日本:傅高義的歷史思索》之書名出版了同一本書,封面標示了「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編輯部 — 譯校」。筆者沒有台灣版在手,本文依據的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的版本。
[2] 日本版之書名為《日中関係史 1500 年の交流から読むアジアの未来》,出版社會日本經濟新聞出版社。
[3] Kerry Brown, “Book of the week: Kerry Brown applauds a nonagenarian’s analysis of ‘one of the world’s key relationships,’”, 最後瀏覽日期 2019 年 12 月 22 日
[4] Nicolas Cattig, “ ‘China and Japan’: Facing off across the aeons, two giants of East Asia”, Japan Times, 27 Jul 2019

Sunfai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曾任職環保組織,近年專注於中國大陸的社區發展工作。家住鴨脷洲,創立並參與「鴨脷洲變形記」專頁、社區報《南圖》等社區項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