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介】存骨房:骨是最好證人

2020/4/15 — 14:08

歐洲武漢肺炎 (COVID-19) 疫情持續,疫情最嚴重的意大利,每天都出現大量病死者屍骸,但因為當局規定不能進行葬禮,再加上醫護人員、殯葬業者短缺,這些屍骸根本無法入土為安;西班牙當局甚至曾出動溜冰場存放死者,這亦不是單一地區面對的問題,而是 COVID-19 引發的 21 世紀一次全球性人道危機。

人的確終須一死,但屍骸這種我們存在過的證據會繼續會留在世上,而如何詮釋屍骸的故事就要靠專業人士。

法醫人類學家李衍蒨 The Bone Room 存骨房 近年寫下多本有關屍骸的書,最新作《存骨房》更衝出香港與台灣出版社 LaVie 合作,從不同學科的專業角度,分析各種「骨頭」謎團。其實《存骨房》與香港花千樹推出的《屍骨的餘音》系列非常相似,可說是濃縮精華版,但更著眼於屍骨與人文關係,到底我們應如何面對「死」這個議題,如何從「死」了解不同時代、地域與文化的故事和演化。

廣告

例如工業時代之初,火柴需求增多,造成很多小孩或女性磷毒性顎骨壞死 (phosphorus necrosis) ,因為他們的手指相對地幼細,可在火柴製作工廠以「巧手」製造火柴。文獻記載著很多有關磷中毒的資料,但真實的骨頭研究卻在近年才出現,相信這些受磷毒影響的骨頭,會隨考古學發展而陸續重現眼前,令這段歷史不被現代人遺忘。

來自厄瓜多爾的「縮頭術」,在現代人眼中視為不文明及暴力行為,但當地舒阿爾族 (Shuar Tribe) 相信人被殺後,靈魂會被困在頭內,而大部份縮頭術造的頭都是從敵方砍下,可將靈魂封印,確保家人安全,所謂的「不文明行為」只是對當地的信仰不了解,簡單點就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值得留意的是,族人也理解他們的信仰不被普遍人接受,因此縮頭術已經在 60 年代正式被廢除。

廣告

沒錯,即使找到骸骨中的真相,無法令人起死回生,但法醫人類學家可作為橋樑,讓無名逝者的聲音被聽見,讓其成為最誠實的無聲證人,也讓所有人從另一種角度理解生與死。不過,正如早幾年在《屍骨的餘音》的書介所說,香港在面對「死」這個議題仍諸多禁忌,到底要多少本類似的書才可改變落後的思維?

特別鳴謝 La Vie 贈書。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