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書介】校訂重刊《顧曲談》的意義

2020/6/26 — 21:50

羅澧銘著、朱少璋校訂:《顧曲談》(香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2020)

羅澧銘著、朱少璋校訂:《顧曲談》(香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2020)

羅澧銘多才多藝,曾辦報、編雜誌、撰稿、出版,一生對文字不離不棄。他與人合辦的三日刊《骨子》,是上世紀二十年代後期至三十年代的暢銷小報,在香港早期報業史上有一定地位。上世紀二十年代羅氏參與編刊的《小說星期刊》,是香港新舊文學交替時期的重要文學刊物,是香港新文學研究的重要文獻,他在《小說星期刊》上發表的〈新舊文學之研究和批評〉,也是研究香港早期新文學不能繞過的重要材料之一。羅氏筆鋒甚健,常於報端撰稿,上世紀五十年代他在《星島晚報》連載的《塘西花月痕》即有一千二百多篇,洋洋巨構,一九六二年羅氏把連載稿整理出版,成為當時的暢銷書。《塘西花月痕》記錄了不少香港掌故以及塘西風月歷史,出版半世紀以來,都得到讀者的重視。

羅澧銘雅好戲曲,亦精通戲曲,對廣東粵劇、粵樂,興趣尤深。羅氏既觀劇聽曲,又同時評論劇曲,下筆有理有據,而且旁徵博引,寫的都是高素質而認真的戲曲評論。上世紀五十年代,羅氏在《星島晚報》連載一系列戲曲專題文章,專欄名為「顧曲談」,取「曲有誤,周郎顧」的典故,以「行家」身分撰文,寫戲曲、音樂、掌故、名伶,內容豐富。後來他整理部分連載文稿,出版了《顧曲談》。一甲子前的《顧曲談》早已絕版,而庋藏於香港中央圖書館的兩冊,亦列為參考書籍,只供館內使用,不能外借。大學圖書館亦只有香港中文大學(藏一冊)及香港大學藏有此書(藏兩冊),藏書僅供該校師生使用。有見及此,朱少璋以自藏的初版《顧曲談》為底本,參考羅氏在原書序文中提及的分類標準,重新校訂,並為若干字詞作簡註,方便讀者閱覽。

據羅氏在《顧曲談》序言中「因念是書在報章發表,將達三百續」的說法,可知當年在報上連載的「顧曲談」有近三百篇作品,而最終輯入《顧曲談》而成書的,卻只有二十篇。雖然如此,這輯作品畢竟是羅氏親自編選的,在未見其餘遺珠之前,這輯由原作者自選的珍貴文字材料,相信仍有保留、重刊的價值。更何況,這二十篇文章所涉及的範圍甚廣,相信羅氏在選訂文章時,當下過一番心思。

廣告

《顧曲談》有四篇談粵劇歷史源流的文章,作者在文中縷述粵劇、粵曲的演變,又詳談行當角色以及正本齣頭,為早期粵劇保留了珍貴的記錄。此外,有九篇談歌曲及音樂的文章,廣涉聲線、唱腔、南音、八大曲、樂師、樂器以及舊式歌壇的人和事,都是專業而詳贍的材料。三篇談大八音班、傀儡戲以及已失傳的特色表演「打真軍」「三上吊」,都是重要而較少人談及的專題。四篇談名伶的專文詳細而客觀地評價了祁筱英、吳麗君、林家聲和白雪仙的表演特點,亦極具參考價值。

自粵劇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成為世界級非遺項目後,越來越多人重視粵劇,而相關的研究也越來越多;讀者和研究者對相關的文獻材料,需求甚殷。因此,有計劃地重訂重編重刊一些經典著作,是有必要而有意義的事 — 羅澧銘在六十多年前出版的《顧曲談》已絕版多時,這正是值得而且需要重刊的絕版好書。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