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神鬼如何兩不分

2016/3/6 — 14:25

間諜,是離我們生活很遙遠的概念。在香港,較常聽到只是「某某是中共派來混入某民主派團體的鬼」,或者政府喜歡說(但從來無公開證據)的「外國/部勢力介入」,都流於捕風捉影。

我不常看間諜小說,最近心血來潮,重讀「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依舊津津有味(而我肯定不是由於記憶衰退)。這本書被多個媒體選為歷史上十大最佳間諜小說,最大特色是,作者John le Carré當年正是在英國特務機構工作,憑本書聲名大噪後才當上全職作者,讀者自然猜想其筆下情節和人物,多少是真人真事。去年有人為 le Carré出版傳記,他大方分享私生活(包括兩段婚姻和多次偷情),但對當年情報工作總語焉不詳;可能是要守情報人員本份保守秘密,或只是不想打破讀者幻想空間。

故事的背景是六十年代冷戰時期,主角 Leamas是英國駐西柏林多年的情報主管,向來順景的事業突出現沉重打擊:新近上位、作風狠辣的東德特務頭子Mundt,把所有Leamas招攬為雙重間諜的東德人先後捕殺。心灰意冷的Leamas被召回國,以為是「燉冬菇」,上司卻派給他一個最後任務──一個親手報仇兼重振雄風的機會:假裝意志消沉、被炒魷魚、酗酒、散盡積蓄,窮途末路下,為錢出賣英國,向東德情報機構爆料,在過程中引導對方以為Mundt是雙重間諜。原來 Mundt早已被副手覺得形迹可疑(例如何以Mundt特別嗜血,對不少背叛者,在未有機會拷問前就殺掉?) Leamas的供辭內容竟也引證了他不少想法。

廣告

這個計劃表面上簡單直接,但實行起來談何容易?Leamas並非像電影版占士邦或「叛諜追擊」的ason Bourne般,可以依賴神奇武器或非凡身手逢凶化吉,而是全靠心理戰加「演技」,這也是本書最精采和突出之處。例如Leamas上司指示,在被審問期間要提供大量真實資料爭取對方信任,「毋須太順從地和盤托出細節,留點空間讓他們自己推斷」、「利用他們的自信、及當間諜的猜疑本能,他們更易上釣」、「時刻緊記要令他們憎恨、厭惡你,他們會更珍惜從你身上得到的線索」。

寫書介的目的,自然是希望吸引讀者看原著,以上的簡介只是故事的前半(全書其實亦只是薄薄的200頁),結局當然出人意表,也瀰漫沉鬱與無奈:在冷酷的國際搏奕下,所有人都只是棋子。

廣告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