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袁國勇與福爾摩斯

2020/7/12 — 10:58

2003 年有淘大花園和維景酒店,今日有水泉澳邨,袁國勇等專家又為追尋病毒傳播方法傷腦筋:究竟是排污渠、電梯按鍵、信箱、通風系統還是其他?

至少今天的專家有先進工具,和成熟的細菌病毒理論,一般市民亦知道如何趨吉避凶;在個半世紀前,科學知識遠比今日落後,追查疫症源頭就更像福爾摩斯的工作。

1854 年的倫敦,受惠於工業革命後的迅速經濟發展,是全世界最先進的大城市之一,但論衛生環境,則比現代落後國家貧民區也不如。當時最興盛的環保行業是「倒夜香」,整個城市產生的糞便,都靠這樣隨便到在附近的河流。今天優美的泰晤士河,曾經臭氣熏天,「供鼻」到在旁邊開會的國會議員「沉不住氣」,才通過撥款建立大型排污渠,但也不過是將污水糞便排到距離市中心較遠的地方,眼不見為淨而已。除了欠缺排污系統,食水也是隨便由附近的河流和地下水引入公眾「街喉」供應街坊,完全沒有淨化消毒概念。

廣告

在這樣的衛生環境下,加上人口極其密集,大型傳染疫症爆發是常態,像霍亂這種今日在香港只在健康教育書上見到的名字,當年是人類頭號殺手之一。況且,那個年代人類未知有細菌這回事,連科學家都相信傳染病是靠臭味空氣傳染,當然更沒有人提醒市民勤洗手。

突破終於在一次殺了一條街幾十戶的霍亂後出現。全靠一位麻醉科醫生的好奇及鍥而不捨,加上一位對當地居民十分了解的傳教士合作,採用今日看來十分普通、但當年是革命性神思想的統計思維和數據展示 (data visualization) ,推斷街角一個公眾水喉是播毒源頭,也把臭氣傳播病毒此迷信思想推翻。

廣告

《The Ghost Map: The Story of London's Most Terrifying Epidemic — and How It Changed Science, Cities, and the Modern World》是歷史書,但讀起來更像偵探小說。而當人類面對新疫症束手無策,對未來感到徬徨無助,本書也提醒我們,只要人類利用智慧和科技,最終都有能力克服困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