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需要更多未成現實的想像 — 評《情感資本主義︰從情感獨裁到情感救贖》

2020/12/11 — 16:02

【文:王月】

你看到一點光就會抬頭望望

時勢很壞,不但理性每天受辱,情感也日日挨打。喜聞研究文化和哲學的駱頴佳出版了《情感資本主義︰從情感獨裁到情感救贖》一書,立刻買回來細讀。全書雖有大量學術名詞,但作者落力解說,語調誠懇,頗有老師循循善誘的感覺。相信一般大學生都能進入此書的討論。駱頴佳在書中很清楚地交代了自己的抱負︰「本書不是一本針對情感資本主義作導論式推介的書,亦不只對情感資本主義現象作分析,而是想更進一步思考,人的情感在這種情感資本主義社會的影響下,怎樣可以轉化成一種能敏感於他者的苦困、社會的不義,乃至追求與他者結連的情感共同體(emotional community)……」(頁 38)筆者特別關注這個「怎樣」(how),因為情感獨裁已成了我心中的事實,每天工作都是情感勞動,被客戶疲勞轟炸,空閒只能心力用打機消滅時間,「自顧不暇」已成了冷漠的最佳「理由」。我們還有機會擺脫這種可怕的深淵嗎?這個年頭,你看到一點光就會抬頭望望。這本書頗受關注,說不定正是它跟香港的「相關性」。

廣告

需要未成現實的想像

廣告

本書的第二部份選輯了幾篇論文,開宗明義是在情感資本主義下的反抗。作者相對溫和,沒有直接提出反抗情感資本主義(作者說︰「正如本書一直的進路」,我不想一刀切地否定情感資本主義,雖則它也不無問題。」),只提出在情感資本主義下的反抗。也許因此,提出的「建議」,相對已是頗流行的「對抗」模式。不說已成過去的雨傘運動作為異托邦,還有深夜食堂或者小店那種製造情感性、靈性的空間,都可說已是「文青」容易接納的想像。至於引述維希留對「速度利維坦主義」的批判,則令人想起已流行多年的「慢活」潮流。筆者不是說駱不夠「新潮」,已是想追問為何這些「反抗」似乎動不了情感資本主義的地基?動不了的時候,這些「對抗」會否成了我們「已做了嘢」的幻象?

駱或會辯說小店可以建立另類情動空間(affective space),都在日常生活中實踐(見頁 54),而這種對各種現象的批判,可以實踐「一種慾望與情感的藥理學批判」(pharmacological critique of desire and emotion),這都指向主體的面向,尋求主體的改變可能。故此許寶強在序題為「尋找抗爭者的主體」是重要而準確。

駱頴佳特別重視情感資本主義的主體性危機,引用了韓炳哲的理論,說明情感資本主義如何對人類情感及精神的控制、管理、甚至打壓。但駱似乎堅信,能在情感資本主義的前提下,可以轉化這個冷漠的、不情動的主體至能為他者情動的主體。他們可以借助藝術、修練等成為「情動的愛者」。在第三章,則借列維納斯理論去指從如何由情動主體到倫理主體。而這來自作者的一個確信︰「有一個超越於主體的受苦他者作為外在的推動者,才能有助主體脫離冷漠的狀態……」然而,必須指出的是,列維納斯的著作並沒有對應情感資本主義的脈絡開展,而更多是回應二戰集中營後的歐洲世界。但駱引用的時候,也幾乎沒有將列維納斯的討論跟情感資本主義掛勾,以至於整個討論只能取得一些啓發,但卻未必能支持他的結論。

資料圖片,來源:jojo (sharemyfoodd) ◡̈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ojo (sharemyfoodd) ◡̈ @ Unsplash

情感資本主義的物質基礎

許寶強在序這中指出本書最後一章對經濟神學的批判稍為精簡,且側重哲學反思。這看法與筆者對此書的觀感相同,就是哲學理論不足以讓我們理解問題根本,而出路則不能脫離經濟層面的分析,尤其是情感資本主義。社會學家 Eva Illouz 在《Cold Intimacies: The Making of Emotional Capitalism》特別指出情感跟經濟並不分離,市場經濟塑造了人際關係和情感關係,而這種關係又成了經濟關係的中心。但由於作者尚未觸及此(或「志不在此」),故全書集中在情感和主體,而較忽略了資本主義和經濟。而資本主義可說是「物質基礎」,忽略了它就令討論變得不夠社會性,而偏向哲學層次,甚至陷進了「心悟轉法華」那種著重主體覺悟的主觀進路去。

即使有此不足,但筆者認為這不是駱一人的責任,因為這課題實在是太龐大,作者能引述這麼多學說,已經相當不容易。我們實在期望學者能在此時勢不要退守象牙塔,而像駱那樣努力將理論跟現實扣連。

況且,這也是大家應該共同思考和書寫的題目。作者已交出了他美好的探索。只是題目大,問題多,難以在一本書處理,而且由已發表的論文組成,也不免有移船就磡之感。但香港寫作之難,也許如此,要成書不易,很多時都只能靠文轉化為書。編輯將本書分成兩部份,也肯定下過不少功夫。若駱頴佳出版下一部作品,我也是一定會買一本來看的。

王月
愛買書、讀書、執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