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9 年我最想 mention 的一本書

2020/1/8 — 17:56

【香港.評書】編者的話︰2019 年是風雨飄搖,寫作不易,讀書也不易。唯當讀書已和生活融為一體,談一本書就像談生活的苦澀,當中有多層次的味道。

2020 年,讓我們一起和書生活。

謝至德,《九十年代香港面孔》

謝至德,《九十年代香港面孔》

廣告

謝至德,《九十年代香港面孔》

之前於網上看到謝至德發起眾籌要出一本名為《九十年代香港面孔》的相集,去年 2 月終於「到手」。有一天在中央圖書館外,坐在地上把照片集全部翻遍,一個悄然遠去、埋藏心底裡的香港記憶從腦海深處冒起,想努力抓住卻已化為輕煙。原來不少照片早於 2000 年的《近照香港:定格路人甲乙丙丁》出版過,這一次重新結集,放大,加上歷史距離,味道變得更為豐富沉重。2019 年,香港的映像自然也變得不一樣。

廣告

Sunfai

 

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十八年》(牛津,2018)

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十八年》(牛津,2018)

吳靄儀,《拱心石下︰從政十八年》(牛津,2018)

2019 年,相信香港人都問詹德隆在本書序中提到的一個問題︰香港人疼愛的生活方式還能繼續多久?如政治哲學學者周保松另一本書的書名,《我們的黃金時代》,詹德隆也說這「從政十八年」是吳靄儀的黃金時代。黃金時代的意思,大概是人在各種價值和制度都被蠶食時,仍閃閃發亮的品質。書中由談居港權談到 23 條立法,的確感概香港沉淪並非一天而成,但仍在我們掌握之中的是拱心石那堅定不移的能耐。我的閱讀經驗是這本書並非是一本回憶錄,而是跟作者同作十八年的艱苦修煉。

曾瑞明

 

Posner and Weyl: Radical Markets: 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8)

Posner and Weyl: Radical Markets: 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8)

Posner and Weyl: Radical Markets: Uprooting Capitalism and Democracy for a Just Societ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8)

那邊廂郝爾彬挑戰約翰遜新敗,這邊廂桑德斯又大有可能單挑特朗普。這些過往被認為是極左的政治人物,雖未至於正式執政,但都已走到主流政治的前台。或許除了英國脫歐和中美貿易戰外,我們還可看看英美左翼陣營,都在想什麼?

Radical Markets 一書在 2018 年已經出版,後知後覺的我在 2019 年才發現它。相對於過去中央集權的社會主義,書中提出的都是從公平(而非單從效率)著眼的市場機制。作者追溯百多年前的市場倡議者,很多都很激進,都自稱為社會主義者。不是新自由主義包裝下的假市場,而是真正公平開放的市場競爭,其實同樣可以「很左」。

活在警暴下的香港人,連基本人身安全也沒保障,政治民主已是奢侈的幻想,更遑論分配公義和經濟民主這些更廣泛的問題。不過既然大家對「黃色經濟圈」很有興趣,趁機會補習一下相關經濟論述,也算合時。

鄒崇銘

 

譚蕙芸,《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 (中文大學出版社,2019)

譚蕙芸,《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 (中文大學出版社,2019)

譚蕙芸,《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 (中文大學出版社,2019)

此書出版於 2019 年中反修例運動初的盛夏,作者的打書活動基本上就在她採訪運動的間隙中進行,閱讀此書就彷彿能看到她頭戴安全帽在示威和衝突現場穿梭採訪。採訪、寫作、教授特寫新聞,譚蕙芸的新聞志業,結聚在本書中:當中有人物訪問特寫、有夾敘夾議的專題文章,也有關於特寫寫作的技巧和要點。譚蕙芸的文字向來平白可親,不賣弄、不炫技,她有態度、有立場,卻不會逾越記者的角色,硬把自己一套強塞予讀者。即便如此,她仍可以採訪的對象活生生重現讀者的眼前,對場景的描述讓人置身其中,關於社會公義等等價值與理想的闡述,不論直筆曲筆,也能微言大義。新聞特寫的空間容或比起硬新聞較大,其寫作方式或許更為自由,但新聞特寫不是小說創作。在爭奪價值觀的年代,你可安心相信如此記者的報導,能把人帶到最逼近真實的場域。2019 年風高浪急,連帶走在時代第一線的記者也被抛上抛下,波濤高處感激讚譽聲不絕,被捲進海底時則被詆毀為「黑記」。然而記者的職志不應被外在的榮辱牽繫,但願我們仍可讓容記者們用不卑不亢的文字(或影像),記下時代的和煦暖陽和暴烈風雨。

鄭依依

 

韓麗珠,《回家》(香港文學館,2018)

韓麗珠,《回家》(香港文學館,2018)

韓麗珠,《回家》(香港文學館,2018)

2019 年,韓麗珠獲得藝發局藝術家年獎(文學藝術),誠然為全職寫作的她的一種肯定。這獎予我也甚具意義,一是替她高興,並有幸因次此獎項而訪問她;二是重遇文學創作上予我啟蒙的老師;三更是因訪問而重溫她的作品。 

《回家》是韓麗珠 2018 年的散文集。在顛簸的 2019 年下半年,我居於催淚彈濃煙密佈的窩居中,無力讀書,只能無助地擁抱貓,以及重讀這部熟悉的作品。在槍林彈雨中,她冷靜與距離感的文字,觀照着人類內心的孤寂,的確能帶來令我稍為安心的抽離感。 

愈是閱讀她書寫貓,愈是能找到片刻專注。只因行文中,滿是對貓完全的愛與尊重;愛貓者觀之,滿是共鳴與安慰。 

她是如此悼念去世了的灰灰貓:「……雖然我那麼害怕會失去你,但我同時亦不相信自己能長久地跟你相依,你總是美好得就像不屬於這世界……」 

只有擁有過深愛的貓,才明白這種矛盾。是日覆一日的惶恐,深知上天終有一天會帶走眼前這美麗的生命。 

於豢養的貓、愛過的人,又或伴隨成長卻又將要消亡的城市而言,我們只能一直緊抱這種恐懼,直至對方或自己,被命運狠狠攆走。

林蕙芝

 

松村真宏,《仕掛學》(遠流,2018)

松村真宏,《仕掛學》(遠流,2018)

松村真宏,《仕掛學》(遠流,2018)

2019 年的香港關鍵詞,一定是社會運動。問題是,積習難返的既定價值,如何可以改變以鬆動讓人透不過氣來的社會結構?正如人人都知道要把垃圾放在垃圾桶內,但往往知易行難,要戰勝人的劣根性,還是以公權力罰款 1,500 元有效,還是引入具創意的社區設計,例如「世界最深垃圾筒」,讓丟垃圾成為有趣的體驗?正值區議會大勝,在野民主政團可重掌社區資源改變區政的時刻,如何以社區設計誘導人們改變自身行為?《仕掛學》中列舉的數十項實例,將是社區工作者不可或缺的重要參考。

龍子維

 

聯校文字組,《硝煙下的門徒夢》

聯校文字組,《硝煙下的門徒夢》

聯校文字組,《硝煙下的門徒夢》

2019 年,對香港人來說是獨特的一年,我們有劃時代的體驗。我相信關於流水革命(Water Revolution)或時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的著作,將在 2020 年陸續有來。我又相信:守護記憶是香港人的共同責任。

《硝煙下的門徒夢:612 文字記錄.十二位大專信徒的故事》是回望 612 的一本小書,十月初版,僅百多頁,從中我們看到一班年輕人,如何在關鍵時刻,實踐個人的信念,或者由於事件而產生新的想法。他們有的在現場,有的歌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有的在前線,甚在被捕,這些年輕人都有感於個人在時代中的體驗和選擇,以至於信仰群體迥然不同的反應,有的彷彿處於平行時空,有的用心用力支援年輕人。書中文章簡單質樸,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經驗。最後一提,《硝煙下的門徒夢》是非賣品(我手頭的紙本書是朋友手贈,感謝!),另有電子版在 issuu

鄭政恆

 

伍榮仲,《粵劇的興起:二次大戰前省港與海外舞台》(中華書局,2019)

伍榮仲,《粵劇的興起:二次大戰前省港與海外舞台》(中華書局,2019)

伍榮仲,《粵劇的興起:二次大戰前省港與海外舞台》(中華書局,2019) 

「本土」概念在香港的興起,卻不似有為粵劇帶來更大的關注。為了香港這座城市的未來,不同力量在提出不同的香港故事。要強調香港的「主體性」?不能忘掉香港同祖國的聯繫?香港是世界的香港?由外省戲曲南傳再本地化形成粵劇,到省港粵劇舞台的輝煌和衰落,以至廣府大戲於南洋和美洲的傳播。伍榮仲這本書能以中文出版(原為 The Rise of Cantonese Opera)可提醒更多人,若純粹以上述的任何一種史觀來理解香港,都肯定是不全面的。

李峻嶸

 

白雙全著,周安曼編,《噩夢牆紙 140928-190701》(Para Site,2019)

白雙全著,周安曼編,《噩夢牆紙 140928-190701》(Para Site,2019)

白雙全著,周安曼編,《噩夢牆紙 140928-190701》(Para Site,2019)

利益不再的申報:我經營過的樓上書店,十五年前,就是在熱賣白雙全的《七一孖你遊香港》(2005)及《單身看:香港生活雜記》(2005)。那些年的作品,都是建構於他對城市地景及列印文字的觀察與重組,甚至曾經與敞小書店協商,邀請了在書店售賣的書本參與,成為一份跨跳書頁的藝術作品,「裝置」在書架空間上。

2019 年末出版的《噩夢牆紙 140928-190701》,收錄的作品卻是他在 2014 至 2019 年法院旁聽案件時,在手札上的文字及繪畫手稿記錄;當中也包括一些在《明報》專欄的相關文選。

法院的手稿,不是西方傳媒常出現的被告人容貌速寫,而是一些黑白線條的圖案,可重複地被平面複製成為牆紙款式。從他因政治憂鬱旁聽的距離,到撰寫求情信被法官查詢他是什麼類型的藝術家,示範了藝術如何以特有的方式界入社會的過程。

雖然作品也曾經發布,但是,編輯成了書的震撼,除了是那五百多頁的厚度,還有是那一個全部是數字及法庭案件編號的書冊目錄,例如:

282..............................................C190404-HCCC408A-16#16

三整頁的符號目錄,簡約而沉重,然而法院案件編號不會停留在 2019。從那個在巴士站上四組數字的偶爾電話號碼,轉到法院旁聽做治療創作,藝術家及香港人,都回撥不去了。

莊國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