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ob Woodward 話題作《Rage》:特朗普到底係咩人?

2020/10/5 — 16:30

Rage 書封

Rage 書封

剛讀完資深華盛頓郵報記者 Bob Woodward 活華特的新書《Rage》,這是他在兩年內所寫關於 Donald Trump 特朗普的第二本著作。如果大家一直留意白宮新聞,這書並不難讀,甚至可說是沒有太多你未聽過的事情,所以我很快可以兩天讀完。不過,以活華特過去五十年報導九位美國總統的經驗(包括引爆水門事件),他總能有他的內幕線人和消息,可為讀者帶來獨特的見解,而我覺得活華特此作的目的,可能是嘗試理解,特朗普其實是個怎樣的人?

書名《Rage》,來自活華特引述他訪問特朗普講過的的一句話:「我在人身上帶出憤怒,帶出憤怒,一向都是這樣。我不知道這是正面還是負面,不過無論這是什麼,我就是這樣。」某程度上,此話也就是特朗普。『他就是這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但他就是會這樣做下去。說他自信?固執?或是他根本不懂任何別的東西,別的方法。

就像上星期他與民主黨拜登的總統選舉辯論,即使他今天已經是貴為在任總統,仍然沿用當年挑戰者的「狂人」風格,插話不斷。即使六成受訪者認為拜登勝出辯論,他自己肯定感覺良好,甚至覺得已經贏了。這也難怪,四年前他豈非也是同樣地爆冷地後來居上,即使所有民調不看好,總選票數目不及希拉莉,卻仍以最關鍵的選舉人票勝出。

廣告

自信?衝動?聰明?

兩年前活華特的《Fear》,描述特朗普白宮頭兩年的亂局,特朗普當然不滿,覺得報導十分不公平。他向活華特說,上次作者要求訪問,只是他的下屬「沒有告訴他」。今次為了活華特的新書,特朗普給予活華特十七次訪問的機會,當中十六次作者都在總統准許下錄音紀錄,另一次就筆錄內容。特朗普多番向活華特抱怨上一本書對他不公道,今次他希望能把他的一面表達。雖然他說仍然相信活華特不會寫他的好,只會批評他,但不能不說特朗普充滿自信。或者他很清楚,他的支持者不會看、不會相信這樣「自由派人士」寫的書,只要能令不支持他的人看到,都已經達到目的,「除笨有精」。

廣告

本書的上部描述幾位 2016 年加入白宮的主要官員,包括國防部長 James Mattis、國家情報總監 Dan Coats 和國務卿 Rex Tillerson 等人。作者表達的是,這些人都頗具資歷和能力,不過,他們也各有原則,不同情程度上,他們的接受委任的目標,都是為國家「頂住呢個總統」,不過不消多久全都「被辭職」。雖然特朗普過去在電視節目常常霸氣地當著人家面對面說:「You're fired!」,在白宮的他,卻比較喜歡用 Twitter 發帖炒人。

從這些事上,除了可以看到特朗普請到好人也留不到好人,無論在請人或炒人的過程,能夠看到他衝動、浮躁的一面。但相反地看,他是可以和願意聘用一些與他不一樣的人。但要在特朗普治下「活得長久」,也許要像蓬佩奧這樣的人。由中情局局長至國務卿,除了能貼近特朗普政治立場,也要懂得如何迎合老細,保持老細對他的信任。

特朗普自信和衝動,代表他蠢嗎?也不一定。在本書形容的特朗普白宮運作和作者與他的互動,撇開他的不少壞習慣,包括亂發推特帖文(tweet)等,在私人討論中也不時聽取不同意見而調整立場。他似是聽得明白,甚至時有掙扎,不過,當他走到台前,怎樣也會擺出他那霸氣、強人的姿態。這是他了解必須跟隨他的「成功方程式」,還是始終不能戰勝自己的心魔?

崇拜強人

始終,特朗普的本質,作為一個華盛頓圈外人,缺乏政圈人脈關係,一方面慣性依賴家人支援,無視利益衝突。另一方面即使在共和黨內也朋友不多,支持他的都是為了政治利益。當他一天倒下來時,不再受粉絲歡迎,反咬他一口絕不為奇,這他自己必定清楚。

加上特朗普崇拜權力,早已向世人宣示,他的偶像都是強權獨裁者之流(例如普京)。即使俄羅斯 2016 年真有協助特朗普當選,兩人實際個人關係其實不熟,但特朗普就是崇拜普京,對俄事事留有一手。同樣地特朗普對金正恩和習近平,都抱相同的情意結,標榜他們的友好關係,讚賞對方聰明、偉大。相反歐洲盟友領導人,卻鮮有同等對待,反而針對說盟友拿自己著數。這種把敵當友、化友為敵的「生意策略」,是來自真正自信,還是「無朋友」的長期不安感?

畢竟,特朗普的單一統治目的,不是「令美國再次偉大」,而是與獨裁者一致的「永遠統治下去」。「特帝制」不惜把國家體制和憲法安全置於險境,「出口術」影響選舉運作,甚至暗示輸也不輕易下台。但有趣的是,他的成功上位,卻全靠美國民主但不完美的制度,和人民的「足夠程度但從不過半的支持」,結論只能是他即使崇拜獨裁強人,卻實在未及他的偶像們「實力」。

任內最大危機

也許因為本書原本少為人知的「爆料」不多,唯一傳媒在本書初出版時報導的,就是「特朗普早已知道武漢肺炎疫情可以很嚴重」。本書一開始就形容了一個今年一月二十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的每天機密情報匯報,當時國家安全顧問 Robert O'Brien 和副國安顧問 Matt Pottinger,已經向特朗普指出,冠狀病毒引發疫情將可以成為他總統任內最大危機,而中國亦有在隱瞞疫情。當時得到這個情報,和不久後首宗輸出個案在泰國發現,白宮情報都跟得頗貼,一月三十日特朗普亦初次實施對中國旅客入境限制,但公開訊息仍是疫情受到控制,民眾不用恐慌,「年年流感都死幾萬人,這不過是另一個流感,好快無事。」

結果美國疫情失控,這是否特朗普的責任?活華特的分析,是不能完全說特朗普沒有回應,美國原來對中國和歐洲的封關雖然遲了,但配合原本的各州停市措施,也算有所行動。不過,訊息混亂,各州急於重啟經濟,白宮危機感不足,對科學家和醫學專家不重視甚至不斷發出相反言論。結果,政治化地把自己的失誤歸咎於「中國流感」。不是說中國沒有責任,甚至肯定有隱瞞,但事到如今美國是否自己訂立策略處理,比鬧人轉移視線更重要?另一角度,特朗普兩次與習近平通電話,討論疫情問題不得要領,自己為保那經常掛在口邊,非常重視的兩千億中美貿易協議,進退維谷。雖然批評中國,但實際無助自己處理疫情,只為在民意和選情上繼續轉移視線。

轉移視線

像剛過去的辯論一樣,即使面對辯才不佳的拜登,特朗普都只能用他慣用招數「打爛仔交」。就如活華特書中形容他們的對話,特朗普善於答非所問,不想答就轉移視線,或者依賴準備好的答案,重複十次、百次也不怕,例如一被問到黑人種族歧視問題,他的「標準答案」就是自己為黑人做的比任何一位過往的總統除了林肯都要更多,不用解釋;略懂歷史的人不用 fact check 會都知道他是亂講,但他卻不斷的講下去,自己信以為真,也相信別人也會一樣。

有趣的是,本書看到後段,活華特詳細形容他們訪問的對話,顯然年屆 77 歲、比特朗普年長三年的活華特,看來已經有點按捺不住,不只是在「問」特朗普,而是不停向特朗普提供指導訓練 (coaching):你會不會這樣那樣,甚至你應該這樣那樣。特朗普在私下討論似乎沒有太大能力或意願反駁,不在鏡頭前的他也沒有「發爛渣」或擺款,只是有時有點語塞地盲目堅持自己是對的,說活華特明年會找他寫第三本關於他的書,在他當選連任之後,就知道他才是對的。

但活華特沒有被說服。他書中最後一句結語:「綜觀他當總統的表現,我只能達到一個結論:特朗普是錯誤的總統人選。」

後記:消息傳來,特朗普都確診武肺了。坦白說,這完全不令人意外,即時感覺是,一個強國如果連保護國家最高領導人的能力都沒有,一個領導人連保護自己的能力都沒有,怎樣保護人民?不過,特朗普接受「保護」嗎?始終,與其說疫情是特朗普任內最大的危機,事實可能是,特朗普才是他自己最大的敵人。還是這是「陳水扁中槍」的自製高招?不至孤注一擲的境況,也不用出此下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