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些老照片,關於尊者達賴喇嘛與尼赫魯總理在北京第一次見面

2020/4/6 — 22:00

印度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於 1954 年 10 月間訪問中國與毛澤東等中共首腦會面,而當時,年輕的尊者達賴喇嘛與班禪喇嘛因受邀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在北京。(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印度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於 1954 年 10 月間訪問中國與毛澤東等中共首腦會面,而當時,年輕的尊者達賴喇嘛與班禪喇嘛因受邀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在北京。(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在 3 月 10 日 — 西藏當代歷史上最重要的紀念日 — 的前一天,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位印度學者發佈了一些老照片,是印度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於 1954 年 10 月間訪問中國與毛澤東等中共首腦會面,而當時,年輕的尊者達賴喇嘛與班禪喇嘛因受邀參加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也在北京。

翻開尊者達賴喇嘛自傳中譯本《流亡中的自在》,尊者這樣回憶 19 歲的自己與 65 歲的尼赫魯第一次見面:

「我還在北京時,尼赫魯也訪問北京。在某次周恩來作東的宴會上,他是上賓:如同以往,所有客人都依序向前,引介給他認識。還沒有輪到我時,他似乎非常和藹,跟每個到他面前客人都能說上幾句話。然而,輪到我時,我和他握手,他卻木然不動,眼睛直視正前方,一句話也不說。我覺得很窘,我說了一些『能見到你,我好高興』以及『西藏雖然是個邊遠國家,但是我曾聽說過許多你的事情』之類的話,想打破僵局。最後他終於說話了,不過卻是敷衍了事的態度。我非常失望,因為我曾想和他談談,詢問印度對西藏的態度。總之這是一次非常奇怪的會見。

稍後在他的要求下,我和印度大使會面,但是這次會面也和上一次我見尼赫魯一樣的失敗。雖然我有一位英語說得很好的官員,但是中共堅持我必須帶上中共的譯員同行。這也就是說,印度大使所說的英語必須很辛苦地先譯成中文,再轉譯成藏文。這實在是一次非常不舒服的會談。因為有中國人在場,所以一些我想討論的事情就無法說出來了……侍者斟茶時,碰翻了一盤外國進口的水果,我看這些水果要值不少錢。看到這些杏子、桃子、李子滿地板滾著,我那位非常莊重的中國翻譯和他的助手(沒有官員是單獨行動的),手腳著地在地毯上邊爬邊撿,我所能作的就是阻止我自己大笑。」

廣告

尊者達賴喇嘛的自傳裡關於尼赫魯總理還有專門的一章,主要是講述 1956 年 11 月去印度參加佛陀 2,500 年誕辰紀念儀式,與尼赫魯有幾次會面和深刻的談話。實際上尊者向尼赫魯表達了流亡印度、尋求印度的政治庇護以及協助成立流亡政府的願望,但一直都希望跟中國領導人建立良好關係的尼赫魯不願與中共結怨,並已經同特別趕來阻止的中國總理周恩來達成協議,故拒絕了達賴喇嘛的請求並堅持要求他返回西藏,與中國共事。而周恩來則在與尊者見面時警告他留在印度的想法是錯誤的。

廣告

年輕的尊者達賴喇嘛對尼赫魯與毛澤東做了這樣的比較:

「和毛澤東相比,他顯得沒那麼『自信』,但是他不獨裁。他看起來是個誠實的人 — 這就是為什麼後來他會被周恩來給騙了。」「(周恩來)充滿了魅力、笑容和欺騙。」

1959 年 3 月 17 日,尊者不得不離開故土而踏上流亡之路,在靠近邊境時獲得報告:「印度政府已表示願意收留我。聽到這消息,我鬆了一口氣,因為我不願未得允許就踏上印度的土地。」抵達印度不久,尊者收到印度官員呈交的尼赫魯發來的電報,這樣充滿慰藉地寫:

「我的同僚們和我歡迎你,並致候你安全抵達印度。我們很高興能提供必要的設備給你、你的家族和隨員,以便安住在印度。對你保持極高敬意的印度人民毫無疑問地會依照傳統,給予閣下應有的尊重。願慈悲關照你。」

毛澤東一定恨死了尼赫魯。據找到的資料顯示,毛澤東與尼赫魯早在 1939 年就有書信往來,1954 年尼赫魯訪問北京得到毛澤東熱情接待,甚至沿途有 100 萬人夾道歡迎。他跟毛澤東長時間交談,在中南海話別時毛還用湖南口音吟誦屈原詩句:「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但是,不及五年,因為尼赫魯和印度政府不但收留了出逃的尊者達賴喇嘛和十萬藏人,還提供了永久的棲居之地,中國就跟印度翻臉了。正如王力雄在《天葬:西藏的命運》一書中寫:

「……五十年代,當中印同為反對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陣營的旗手時,兩國容忍了邊界存在的爭議,雙方在 1954 年還就西藏問題簽定了包括相互尊重領土主權、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在內的雙邊協定。但是當 1959 年西藏發生反對中國統治的廣泛起義 — 中國人稱之為『叛亂』— 後,印度政府收留了逃亡的十四世達賴喇嘛及跟隨其的數萬西藏難民,中國政府對此耿耿於懷,自此以後兩國邊境爭議就迅速地上升,邊境爭端成了中國對印度進行攻擊的焦點。從中國方面編的一部《西藏大事輯錄》中看,從 1949 年到 1958 年,輯錄中沒有一條與中印邊界有關。然而自十四世達賴喇嘛 1959 年流亡印度之後,當年就開始出現中印邊界爭端的條目,此後年年都有,一直延續。

……要說中印邊境爭端在西藏叛亂後突然如此集中地發生,在時間上完全是巧合,難以令人相信。從 1959 年以後,這種衝突不斷升級,到 1962 年,發展到了相當激烈的地步。僅 1962 年的 7 月上旬,北京和新德里之間互換的抗議照會即高達 378 次。同年 9 月份,雙方開始發生小規模交火;10 月 20 日,中國軍隊向印度發動大規模進攻,中印邊境戰爭正式開始。雖然目前沒有證據斷定中印戰爭是中國在西藏問題上對印度的報復,但根據上述時間順序,不能不認為有一定關係。」

不但如此,毛澤東還不止一次地當著各國外賓的面大罵尼赫魯,說「尼赫魯是個什麼呢?他是半個人,半個鬼,不完全是鬼。我們要把他的臉洗一洗……現在西藏問題鬧出許多鬼,這是好事,讓鬼出來,我是十分歡迎的。」毛澤東是不是真歡迎不知道,但他不停地怒斥尼赫魯是「半人半鬼」,顯然尼赫魯傷透了他這位中國老大哥的玻璃心。

 

相關資料來自:
尊者達賴喇嘛自傳《流亡中的自在》,1990 年臺灣聯經出版。
王力雄《天葬:西藏的命運》,1998 年明鏡出版社出版。
羅胸懷《毛澤東歷史瞬間》,2015 年新華出版社出版。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