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2/12 - 14:24

不願別人多談的歷史

從前有一個政黨,成立初期的資金由外國資助,黨青年到該資助之外國領取生活津貼,政黨主要人物更是靠外國經費遊歷,政黨成員還要定期向國際組織匯報款項動態。

這個政黨叫中國共產黨,按現在《國安法》的定義,這個政黨早就要抄家了。

《烏托邦的幻滅 — 延安一代士林》的作者裴毅然做了一份詳細調查,研究中共初期的經費來源(見其報告《中共初期經費來源》),內容摘要如下:

廣告
  • 1921 年 8 月初,中共創辦機關刊物《勞動》周刊,約三十人領取津貼 2,035 元/月,全部開支及出版費用為每月一千零數十元,費用均由共產國際補助。
  • 1923 年 4 月 30 日,陳獨秀打收條認領共產國際寄交中共的 4、5 月經費 1,000 墨西哥元。
  • 1924 年,中共月均得俄款約 3,000 元,1925 年預算月領 2,250 元,4 月起增至 3,650 元;1927 年月均收到 3 萬元以上;1928 至 32 年,每月預算 5 萬元左右。1927年以後,每年僅用於「特別費」一項,中共就得到幾十萬元上下。
  • 1927 年,中共組織上海三次工人武裝起義,得俄款約 3 萬元,開辦黨校得 5 萬元,7 至 8 月為解決湖南農運得款近 5 萬元,9 月準備秋收起義得款 1 萬元,12 月為廣州起義及善後得援款近 10 萬元。1928 年底,中共向莫斯科提出百萬特別費。
  • 1926 年以後,共產國際提供給中共的經費預算已達 6,000 元/月;1927 年再增經費預算 1.2 萬元/月。
  • 1927 年 7 月 5 日,共產國際為復興湖南農運撥款 3.95 萬元。
  • 1927 年 8 月,國共關係徹底破裂後,共產國際撥給中共的經費增加到 2 萬元/月。9 月 6 日,莫斯科電令上海共產國際工作人員:「請在年底前撥給中共 17,128 美元。」

據中共歷史檔案財務統計,1927 年共產國際秘密撥付中共各項款額接近 100 萬銀圓,對剛成立的中共來說,年助百萬已是天文數字。


另,1921 年 4 月,共產國際東方部派出正式使節馬林來華助建中共,帶來不少境外資金,毛澤東亦有靠這些境外資金用於遊歷杭州南京。

1928 年底,中共向莫斯科提出百萬特別費。毛澤東搞秋收起義,章士釗也為他籌了 2 萬元。工資不高的毛澤東,亦能抽美麗牌香煙。

1941 年 7 月 7 日,季米特洛夫通知毛澤東:「援款(100 萬美元)已獲批准,將分批寄出。」

按 2020 年 7 月實施的《港區國安法》第二十三條規定,任何人煽動、協助、教唆、以金錢或者其他財物資助他人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罪」,即屬犯罪。

中共收取資金「顛覆國家政權」,還要收取大量境外資金,難怪對這段歷史不願多談,亦難怪現在對所謂外國勢力如此忌憚。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正視歷史,不容扭曲。

 

《中共初期經費來源》報告原文(作者:裴毅然)
(為免被刪,順便提供後備檔案連結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