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比權力中心大得多(七)照顧好自己

2021/4/26 — 10:49

鄒一桂(1686-1772)繪《東坡先生懿蹟圖》其中一頁描繪蘇軾 66 歲時的樣貌。(圖片來源:佳士得香港)

鄒一桂(1686-1772)繪《東坡先生懿蹟圖》其中一頁描繪蘇軾 66 歲時的樣貌。(圖片來源:佳士得香港)

 

蘇軾年輕時已接觸道家思想,喜歡莊子,重視養生。後來他又鑽研佛理,與和尚為友,尋訪古剎名僧,也會禪修。他還有一些養生的方法,常常實踐,包括晨起梳頭丶沐浴丶睡午覺丶睡前洗腳等。(註38)

蘇軾貶黃州時,糧食不足,難免捱餓,他在《東坡志林》説:「東坡居士自今日以往,不過一爵一肉。有尊客,盛饌則三之,可損不可增。有召我者,預以此先之,主人不從而過是者,乃止。一曰安分以養福,二曰寬胃以養氣,三曰省費以養財。元符三年八月。」《東坡志林》卷一:〈記三養〉(註39)

廣告

譯成現代的語言,就是:從今以後,一天的飲食不超過一杯酒,一種肉。有貴客時,菜餚增加三倍,只可減少,不可增加。有請我吃飯的,也預先告訴對方上述的原則,主人不接受而要超過上述的飲食者,就不赴會了。這樣做的原因是:首先,安分可增福氣;其次,少吃讓腸胃寬舒養氣;三者,節儉可以積財。

蘇軾又向友人張鶚提及四道養生的規則:

廣告

「張君持此紙求僕書,且欲發藥。不知藥,君當以何品?吾聞《戰國策》中有一方,吾服之有效,故以奉傳。其藥四味而已:一曰無事以當貴,二曰早寢以當富,三曰安步以當車,四曰晚食以當肉。夫已饑而食,蔬食有過於八珍,而既飽之餘,雖芻豢滿前,惟恐其不持去也。若此可謂善處窮者矣,然而於道則未也。安步自佚,晚食為美,安以當車與肉為哉?車與肉猶存於胸中,是以有此言也。」《東坡志林》卷一:〈贈張鶚〉

(註40)

沒有事情要處理,變成貴人事閒;沒有夜夜笙歌的宴會,早睡反而是富有的生活;沒有舟車接載出入,步行就是最好的方法;沒有肉食,可以餓時才吃,多吃蔬菜,一樣感受到美味。這是處窮時變通的方式,一樣可以有高質素和開心快樂的生活。

貶居海南儋州時,無肉無魚,甚至海運阻隔連米麵也沒有時,蘇軾便入鄉隨俗,食芋飲水,煮菜為食,作〈菜羮賦〉:

「東坡先生卜居南山之下,服食器用,稱家之有無。水陸之味,貧不能致,煮蔓菁、蘆菔、苦薺而食之。其法不用醯醬,而有自然之味,蓋易而可常享。乃為之賦,辭曰:

嗟餘生之褊迫,如脫兔其何因。

殷詩腸之轉雷,聊禦餓而食陳。

無芻豢以適口,荷鄰蔬之見分。

汲幽泉以操濯,搏露葉與瓊根。

爨鉶錡以膏油,泫融液而流津。

適湯濛如松風,投糝豆而諧勻。

覆陶甌之穹崇,罷攪觸之煩勤。

屏醯醬之厚味,卻椒桂之芳辛。

水耗初而釜治,火增壯而力均。

滃嘈雜而廉清,信凈美而甘分。

登盤盂而薦之,具七筴而晨飧。

助生肥於玉池,與吾鼎其齊珍。

鄙易牙之效技,超傅說而筞勛。

沮彭屍之爽惑,調竈鬼之嫌嗔。

嗟丘嫂其自隘,陋樂羊而匪人。

先生心平而氣和,故雖老而體胖。

忘口腹之為累,似不殺而成仁。

竊比余於誰歟?葛天氏之遺民。」(註41)

元符二年(1099),島上米價暴漲,有絕糧之憂。蘇軾束手無策,想到道家的辟穀法,每日凌晨,引吭東望,吞吸初日陽光,與口水同嚥,據説非但可以不飢,還能身輕力壯,便決心與兒子過一起練習,抵抗飢餓。(註42)

蘇軾又作〈老饕賦〉,以回憶和想像享受盛宴:

「庖丁鼓刀,易牙烹熬。

水欲新而釜欲潔,火惡陳(江右久不改火,火色皆青)而薪惡勞。

九蒸暴而日燥,百上下而湯鏖。

嘗項上之一臠,嚼霜前之兩螯。

爛櫻珠之煎蜜,滃杏酪之蒸羔。

蛤半熟而含酒,蟹微生而帶糟。

蓋聚物之夭美,以養吾之老饕。

婉彼姬姜,顏如李桃。

彈湘妃之玉瑟,鼓帝子之雲璈。

命仙人之萼綠華,舞古曲之鬱輪袍。

引南海之玻黎,酌涼州之蒲萄。

願先生之耆壽,分餘瀝於兩髦。

候紅潮於玉頰,驚暖響於檀槽。

忽累珠之妙唱,抽獨蠒之長繰。

閔手倦而少休,疑吻燥而當膏。

倒一缸之雪乳,列百柂之瓊艘。

各眼灩於秋水,咸骨醉於春醪。

美人告去已而雲散,先生方兀然而禪逃。

響松風於蟹眼,浮雪花於兔毫。

先生一笑而起,渺海闊而天高。」〈老饕賦〉(註43)

此外,他又對醫術有研究,懂得醫病,喜好偏方,甚至置爐煉丹,服用以調理身體。晚年他雖然患上眼疾及多年受痔痛的折磨,仍能照顧好自己。

例如,紹聖二年(1095)秋天,蘇軾痔患發作,痛苦不堪,惠州既無醫藥,他便用控制飲食的方法來對付疾病,在〈藥誦〉中説:

「吾始得罪遷嶺表,不自意全,既逾年無後命,知不死矣。然舊苦痔,至是大作,呻呼幾百日。地無醫藥,有亦不效。道士教吾去滋味,絕薰血,以清凈勝之。痔有蟲館於吾後,滋味薰血,既以自養,亦以養蟲。自今日以往,旦夕食淡面四兩,猶復念食,則以胡麻、茯苓麪足之。飲食之外,不啖一物。主人枯槁,則客自棄去。尚恐習性易流,故取中散真人之言,對病為藥,使人誦之日三。」(註44)

斷酒肉和鹽酪醬菜,凡有滋味的食物皆所禁斷,又斷粳米飯,每日只吃沒鹽沒醬的淡麵,餓不過時,才吃些胡麻茯苓麨,填填肚子。又行「少氣術」輔助,一丶兩個月後,病勢稍退。(註45)

蘇軾在惠州時,曾在嘉𧙗寺落腳,作〈思無邪齋贊〉,決心煉丹求仙:

「飲食之精,草木之華。集我丹田,我丹所家。我丹伊何?鉛汞丹砂。客主相守,如巢養鵶。培以戊己,耕以赤蛇。化以丙丁,滋以河車。乃根乃株,乃實乃華。晝煉於日,赫然丹霞。夜浴於月,皓然素葩。金丹自成,曰思無邪。此贊信筆直書,不加點定,殆是天成,非以意造也。紹聖元年十月二十日」(註46)

蘇軾不單只燒煉外服的丹藥(外丹),更説有一海上道人傳授他「以神守氣」的吐納方法(內丹),自己寫成歌訣,以示道友吳復古:

「但向起時作,還於作處收,

蛟龍莫放睡,雷雨直須休。

要會無窮火,嘗觀未盡油,

夜深人散後,唯有一燈留。」(註47)

辭在可解和不可解之間,但可證明蘇軾的確有認真練習吐納導引的工夫。

其實,不一定要成為富人才能夠照顧好自己,才會有健康,反而,多些活動身體,多步行,少乘車,定時定量的飲食,少肉多蔬,吃得清淡些,早睡早起,有空睡睡午覺,一樣可以有健康的身體。照顧好自己,不單只使自己不會變成別人的負累,甚至可以影響他人,更加積極面對自己的人生,不會怨天尤人。

在惡劣的環境中,當許多事情都不受控制又不像預期時,能夠掌握自己生活的節奏和保持身體及心靈的健康,才會有足夠的活力生活下去,甚至為自己和他人帶來積極而正面的改變。

 

註38:陳佐才著:《生命.靈命》香港:陳佐才,2012年10月,頁92。同參曾棗莊主編:《蘇詩𢑥評》(下册)成都:四川文藝出版社,2000年1月初版一刷,頁1783〈次韻子由浴罷〉頁1787〈旦起理髮〉,頁1788〈午窗坐睡〉丶〈夜臥濯足〉

等篇。

註39:維基文庫:https://zh.m.wikisource.org/wiki/東坡志林/卷一,修養部分,記三養,2021年4月10日瀏覽。

註40:維基文庫:https://zh.m.wikisource.org/wiki/東坡志林/卷一,修養部分,贈張鶚,2021年4月10日瀏覽。參林語堂著:《蘇東坡傳》海口:海南出版社,2001年8月二版,頁289。

註41:轉引自李一冰:《蘇東坡新傳》(下册)頁370。

註42:李一冰:《蘇東坡新傳》(下册)頁371。

註43:曾棗莊主編:《蘇文𢑥評》成都:四川文藝出版社,2000年1月初版一刷,頁38。

註44:轉引自李一冰:《蘇東坡新傳》(下册)頁317。

註45:同上。

註46:轉引自同上,頁320。

註47:轉引自同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