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仍活在後六四陰影中

2019/6/3 — 8:29

1989 年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女神像(圖片來源:支聯會網站)

1989 年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民主女神像(圖片來源:支聯會網站)

六四30年,中共仍活在後六四的陰影中,連帶香港也無法逃脫。

30年前那場民主運動不只是北京學生運動,是遍及全國的群眾運動。當時中共政權已經危如累卵,所以王震、鄧小平才有殺人保政權之舉。但解放軍不能解決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問題,於是中共進入了後六四維穩模式,主要體現在三方面。首先經濟上走向權貴資本主義,透過產權改革,共黨精英集團瓜分了屬於人民的資產。這些集體企業所有權不清,幹部利用職權出售資產予自己友。今天海航集團股權結構不清的故事,就是權貴資本主義病的產物。中共望以高層精英發大財,維持利益集團治國共識。六四後鄧小平、陳雲等第二個決定是紅色江山要牢牢掌握在紅色家族手上,於是習近平、薄熙來等高幹子弟獲重點培養。第三個決定是持續政治高壓,消滅一切動亂於萌芽狀態。

這個後六四模式成功穩住了中共江山,尤其是中共自吹自擂的「中國模式」,其本質就是利益集團以竭澤而漁的方法,刮走了本屬於人民的龐大經濟利益。肖建華、郭文貴之流全國多的是,他們成為官員家族的「掌櫃」。曾出掌水電部的李鵬,家族成了電力王國,江澤民家族成了晶片製造集團、周永康成為石油集團,還有大量變身金融精英的紅二、三代,不少早就移居香港。這其實是「中共模式」,不是「中國模式」。

廣告

中共模式的瘋狂掠奪

中共模式根本是蘇共模式的翻版,葉利欽在蘇共倒台後,以激進改革將國家資產股份化出售,形成了前共黨利益集團瓜分了整個國家,千億富豪充斥克里姆林宮。中共的權貴資本主義比俄羅斯嚴重百倍,因為89前中共已經進行了改革開放十年,除了央企外還有大量地方政府的集體企業。同一時間,六四後的高壓手段鎮壓的是敢於挑戰共黨利益集團的人民,大家批評貪腐就立即變成反革命、尋釁滋事,權貴集團更加瘋狂掠奪。至於「陽光司法」更不知從何說起,因為司法作為共黨壓制社會的專政工具從來沒有改變。

廣告

這種權貴資本主義經過30年的培養及自身繁殖,產生了激烈的利益爭奪,首先是大家「咁高咁大」,應該由誰坐江山?於是爆發了薄熙來陰謀政變集團。其次是累積30年的紅色家族吸盡國民資源,但同時也令共黨新掌權者面臨國庫空虛的困境,於是出現了習近平反貪腐運動,仿效普京逼寡頭集團交還侵佔的國家資產。在這背景下,香港自然成為「逃犯」大本營,中共反腐的「漏洞」。六四是中共的歷史轉捩點,此後30年走上了俄羅斯的權貴資本主義舊路,鎮壓六四告別了中國開始萌芽的政治現代化、社會自由化及輿論公民監督,走上了中共獨裁專政下的市場經濟秩序,而由此衍生的問題,30年來從來沒有得到解決,只有繼續鎮壓。今天更極端的方式,就是運用人面識別系統、大數據等資訊科技監控全國。

30年來,香港人向世界表明,我們從來不接受「中共模式」,中間是沒有妥協的餘地,因為六四爭取的正是我們香港人的核心價值。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