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創黨歷史系列.7】一大代表多是兩湖幫 — 兼論為何兩湖多革命志士?

或許因為我們香港人很多籍貫都是廣東,因此講到清末民初革命領袖,大家都會先想起廣東人,例如太平天國的天王洪秀全(以及東王楊秀清和南王馮雲山,楊秀清是廣西人,但先輩原籍廣東);民國國父孫中山,以及其革命黨同鄉如陸皓冬等;此外,還有「百日維新」的康有為和梁啟超,這都讓我們會以廣東多志士為傲。但大家又有否想過,其實清末民初兩湖(湖南、湖北)都一樣出過很多革命志士,甚至比廣東還多呢?就算是中共第一屆全國代表大會(一大),也是兩湖幫最人多。

兩湖人在維新、同盟會、辛亥革命中的足跡

我們且回顧歷史。先看百日維新,六君子當中最有名,「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的譚嗣同,他便是湖南人。

再看孫中山搞「同盟會」,當時是三會合一,除了由他領導的「興中會」,那是廣東幫之外;還有陶成章、蔡元培、章太炎、秋瑾、徐錫麟的「光復會」,那是江浙幫;至於黃興和宋教仁的「華興會」,那就是湖南幫了。

(當時在一些人心目中,黃興和宋教仁的人品、能力,和聲望,甚至比孫中山還高。例如國學大師章太炎,在點評當時民初的革命人物時,便曾說過:「論才,當屬宋教仁;……;論功,當屬黃興!」就是沒有孫中山。)

到了改朝換代,結束封建帝制,打響辛亥革命的武昌起義,那更是兩湖地區的一次軍中起義,背後靠的是兩個組織長年的蘊釀和策動,那就是湖南的「文學社」,以及湖北的「共進會」,前者的蔣翊武,以及後者的孫武,以及同盟會的張振武,被人合稱為「辛亥三武」,蔣是湖南人,孫和張則是湖北人。武昌起義時擔任革命軍臨時總指揮率軍拿下武昌的吳兆麟,也是湖北人。

1911 年 10 月 11 日,湖北軍政府在武昌成立。(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十三個一大代表中竟有多達九個是兩湖人!

說回近日在本欄講的中共第一屆全國代表大會(一大)。除了兩名「老外」之後,會上有十三名中國代表,正如之前講過,來自七個地方支部,分別是上海、北京、長沙、武漢、濟南、廣州,以及海外支部日本。但不要因此便以為,代表來自五湖四海,各地平分秋色,其實他們大多來自兩湖!

長沙和武漢兩個支部,固然處於湖南和湖北,但讓人驚訝的是,如果看籍貫,當中有五位表是湖北人(董必武、陳潭秋、李漢俊、包惠僧、劉仁靜),四位是湖南人(毛澤東、何叔衡、李達、周佛海),即是兩湖合佔九位,竟然高達七成!

因此,中共一大裡,兩湖幫佔壓倒性,高達九個;相反,廣東幫只有一個,那就是陳公博。(順帶一提,中共開天闢地,以及後來打天下的元勳,隨了前述些一大代表之外,還有蔡和森、鄧中夏、李富春、彭德懷、林彪、賀龍等也都是兩湖人)

兩湖幫完全不亞於廣東幫

從中可見,兩湖幫在清末民初的革命中供應大量人材,完全不亞於廣東幫,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廣東人材輩出,這與《南京條約》後,中國不得不開放五個通商口岸,而廣州就是其一,十分有關,因此,廣東人很早便能夠接觸到西方思想,得到啟蒙,在思想及政治上變得前衛。

那麼兩湖又如何?讀者或會問,為何兩湖又特別多革命志士呢?

這就要從晚清歷史說起。

湘軍歷史塑造了湖南人的底氣

首先,大家要記得,太平天國是由曾國藩率領地方軍隊湘軍所平定,曾國藩和湘軍就是湖南幫。打勝仗後,湘軍取得了大量戰利品和財寶,所以兩湖從此多了很多富裕人家,在那個年代,有錢不是去經商做資本家,反而想成為士紳階層,於是給後代供書教學,要他們走科舉之途,甚至為此大興文教,於是兩湖就多了很多讀書人,思想就活躍了。

另外,湖南於湘軍在擊敗太平天國和挽救清廷於既倒上立下大功後,曾為自己建立了一個獨特的形象,如 1903 年,清末民初傳奇政治人物楊度(他也是湖南人),曾在《新民叢報》發表〈湖南少年歌〉中說:「……中國如今是希臘,湖南當作斯巴達,中國將為德意志,湖南當作普魯士……若道中華國果亡,除非湖南人盡死。」我相信當時這種褒獎,定會塑造了不少湖南年輕人的自我期許和形象,以及捨我其誰的雄心。

湖南湘軍(網絡圖片)

張之洞影響深遠

最後,必須一提的一個關鍵因素,是一位關鍵人物,他就是人稱「晚清四大名臣」之一、湖廣總督張之洞(在清朝湖南湖北被編入同一省,稱為「湖廣」)。(其餘三位名臣是曾國藩、左宗棠,和李鴻章)。

張之洞是洋務運動的代表性人物,他不單編練「湖北新軍」,與袁世凱編練的「北洋六鎮」,分庭抗禮,他又在兩湖興辦實業,如盧漢鐵路、中國首間鋼鐵廠漢陽鐵廠、漢陽兵工廠、湖北織布局等。

但對兩湖年輕人思想影響至深的,是張鼓勵新學,不單奏請停辦科舉,還設立新式學堂。當中最著名的是莫如是自強學堂,這被譽為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所由中國人自行創辦和管理的新式高等專門學堂,此外還有兩湖書院、經心書院、農務學堂、工藝學堂、商務學堂等。另外,他更熱心派遣留學生到日本留學,黃興和宋教仁這些後來的革命領袖,諷刺性地,年輕時都受惠於這位大清忠臣興學之舉,均曾在張所創辦的學堂讀過書,之後往日本留學,但他們在日本習得的卻是要把大清摧毀的激進革命思想。

此外,張之洞對維新派態度曖昧,並非一開始便全力封殺打壓,張甚至曾經捐過五千兩銀資助康有為在北京組織強學會,直到康的變革思想日趨激烈,張才不得不劃清界線。但此時,維新思想在兩湖已經有充份機會發展了。

張之洞

大清忠臣反成了大清掘墓人

最後,真的成了大清掘墓人之舉是,張之洞在訓練新軍時認為,底層軍官及士兵都需要有一定知識,才能讓軍隊有強大精神力量,因此湖北新軍都有接受一定教育,差不多人人都可以讀報紙,有一定文化修養。留學日本的年輕軍官,不少跟宋教仁、秋瑾、汪精衛等革命志士都有一定交情;另外,在新軍中,文學社和共進會,前者成員讀的除了軍事教才之外,還包括革命書刊;而後者還設計出「鐵血十八星旗」,十八星代表關內漢族十八行省(不包括滿州東三省、西藏、新疆、蒙古)。結果就是在宋教仁居中串連兩個組織下,再加上四川爆發保路運動,以及一連串的意外,促成了武昌起義,成了大清掘墓者。

話或許扯得太遠,但看完了以上故事,大家或許終於明白,為何兩湖在清末民初出了很多革命志士,也讓大家不要做井底之蛙,以為志士都是廣東幫。且領會到中共一大中兩湖幫多的是,並不是一個偶然。

 (中共創黨歷史系列之七,系列完)

 

 (本文原先刊登於 6 月 9 日的《明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