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共的開拓團 — 生產建設兵團

2021/4/1 — 11:32

Cotton is harvested with a cotton stripper in a field on October 10, 2020 in Hami,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of China. (Photo by Pulati Niyazi/VCG via Getty Images)

Cotton is harvested with a cotton stripper in a field on October 10, 2020 in Hami,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of China. (Photo by Pulati Niyazi/VCG via Getty Images)

【文:国情知聞】

由歐盟制裁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而引發的新疆棉風波,燒至全球各大品牌,在官方輿論引導下,一眾發展中國市場的藝人紛紛抵制遵守良好棉花發展協會 BCI 抵制新疆棉呼籲的品牌,在中國市場及歐美市場與普世價值觀間如何取捨,成為了棘手的議題。在這場風波中心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怎樣的一個組織,引起不少人好奇。究竟真實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否中共剝削新疆少數民族人權的機構?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特色

廣告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解放軍編制中的一支部隊,擁有 200 萬名成員,但卻和一般的解放軍十分不同,是兼具政府及企業性質。在商界以中國新建集團的名義營商,其下有不少子公司,在行政上則與各大省份包括新疆自治區平起平坐,擁有自己管理的十座縣級城市,以及該十座城市的行政立法司法 (即市政府市人大與市法院) 大權,有自己的公安局檢察院與監獄,還有自己專屬的省級電視台及十座縣級城市各自的電視台電台與報章雜誌。當然,如同其他解放軍部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擁有完整的黨部系統,以確保黨指揮槍,實行「黨政軍企」一體化。當其他解放軍部隊皆於千禧年後被中央政府名令禁止從商,連空軍所擁有的中國聯合航空也被轉到國企中國東方航空之下時,只有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仍擁有自己的公司,其經商能力,比起同樣擁有公司經商的伊朗革命衛隊及北韓人民軍更高。為何中國會有如此的編制?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簡史

廣告

以下,是一段教科書一般的簡史。在中共 1949 年取得政權之時,其實仍未完全控制到全國土地,新疆所接鄰的雖然是同一陣營的蘇聯及蒙古,但隨着五十年代中蘇交惡,中國擔心蘇聯會一如四十年代蘇聯策動三區革命一樣,再次鼓動一些親蘇人士及泛突厥主義者再次策劃新疆獨立。同時,當時不少人因為貧窮,而逃往蘇聯,故需要更多的人手佈防。當其時,中國正進行戰後軍人復員轉業,軍人們直陸續回到民間,新疆的解放軍部隊要是一樣有不少軍人轉業,隨時會造成兵力真空。為了確保新疆維持相當的軍力,新疆軍區於是成立了生產建設兵團,原有的 20 萬軍人中有 17.5 萬被編排到該部隊,參照隋唐年代的府兵制屯墾戍邊,平時作為農民開荒耕田,戰時則變成軍人作戰。這些忠誠於黨的士兵,成為了開發新疆及巡邏邊境的重要戰力,由他們佔據重要地帶,確保中共對新疆完全控制,同時亦使新疆加以開發,減低民眾脫中入蘇的誘因。他們自己營商,達到自給自足,中共也可以省下不少軍費,只需給予適當資金,便能擁有完整兵力。

後來,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業務範圍發展至橫跨三大產業,不只種田蓄牧,還會開礦開工廠,涉足食品、紡織、電力、採礦、造紙、醫藥、建材各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成功經驗,使得中國在 1969 年相繼在包括廣東在內十個省加上內蒙古成立生產建設兵團,以安置一眾知青上山下鄉前去荒地開墾,只是各兵團在 1975 年相繼因鄧小平整頓軍隊減少文革造成的虧損而撤銷,轉作政府的農墾局。不過到了 1981 年,基於維持對新疆控制的需要而重新設立。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參考民營企業的經驗,涉足更多領域,發展第三產業包括物流、貿易、旅遊、保險、房地產、建築、公用事業,建立完整的業務樹,當中 11 家分公司更在上海證交所上市,同時設有自己的大學石河子大學,該校名列中國名校指標的「211 工程」及後來的「雙一流計劃」。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實力,已達到不少省份及中央企業的水準。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實際任務

以上的簡史,大家可在中國各類官方宣傳找到,表面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是一支專為開墾及發展經濟而設的部隊,但實際任務,不少人都可以猜到,就是實行人口同化,就如俄羅斯在沙俄及蘇聯時期向克里米亞及烏克蘭東部派遣大量俄裔人士移民一樣。如果有留意二戰史的人,應該會知道日本當年在中國東北的滿洲國與蒙古,設立滿蒙開拓團,讓不少日本人移民滿蒙開荒,另外也透過南洋興發會社安排大量日本人前往太平洋諸島開荒,台灣、朝鮮半島及今為俄羅斯領土的樺太島,也在日本政府拓務省安排下,接收了不少日本移民。這些開拓團團員表面上是為了開荒及促進民族共和,實際上是為了進行民族同化,沖淡本地人的人口,使日本文化與價值觀壟斷當地,掌控當地經濟之餘,確保管治順暢。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有如滿蒙開拓團一樣,招募不少「內地」(二戰時指日本本土,在新疆則指的是疆藏以外的內陸省分) 的主體民族 (漢族及大和民族) 前往尚待開發的土地移民發展,佔據地理重地開墾荒地,確保自己對整個地區的控制權。在殖民之地,他們享有的地位比起當地人更高,壟斷財政及開發權。為了得到廉價勞工,生產建設兵團也與開拓團一樣,以「供當地人學習技術」為由,任用不少當地人從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工資低工時高,有如內陸不少血汗工廠一般。只是,有不少這類勞工是以「職業技能培訓中心」(即再教育營) 的名義派遣,他們正接受訓練甚至受刑,故不能得到十足的勞工保障與福利,只能任由上級的差遣工作。故此,與其比作血汗工廠,更有如內陸曾經盛行的一眾勞改場與勞教所。

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美國也有勞役黑人採棉花,民間再指控美國人也有侵佔印第安人領土時,其實正正把漢族在新疆的開荒及找少數民族作廉價勞工的政策與該兩者類比,默認了彼此性質相似。只是,現今的美國已對當年以開發西部為由侵佔印第安人土地及奴役黑人致歉,正視黑歷史,中國則未肯承認問題,更反指別人也有錯。這,就是中國特色外交回應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