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創黨歷史系列.2】中國共產黨誕生地原來就在今天上海「新天地」

很多港人到上海旅遊時都有去過「新天地」,但大家又知不知道,這個由被稱為「上海姑爺」的香港建築商人羅康瑞,改建原址中的古舊石庫門建築群而成,集商鋪、精品店、食肆、酒吧於一身的時尚商業區,原來就是中國共產黨誕生的地方。且更為有趣的地方是,當年會並沒有在這裡開完,一眾代表後來又出海,在一艘遊船畫舫上,才把會開完,且甚至在船上開會期間搓麻將。這是因為忽發遊興,還是當中另有原委呢?

「新天地」是中共一大歷史現場

大家到上海新天地時,未必會留意,在東南邊,於興業路 76 號門牌下有一塊牌匾,上面寫著:「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址」。原來在繁盛時尚商業區的一隅,竟然是個如此重要的歷史現場!

有位有份參與新天地這個項目的工程師朋友曾經告訴我,當年取名新天地,那是因為新天地中的「天」字,其實字裡就包含「一」、「大」兩個字。

現址其實是建於 1920 年,具有典型上海風格的石庫門樓房,樓下一間 18 平方米的客廳,就是當年中國共產黨第一屆全國黨代表大會(一大)開會的地方。

當時北京才是全國政治中心,北大亦是馬克斯主義傳播的源頭,李大釗和陳獨秀兩位都曾在此任教,那麼為何中共一大會選擇在上海召開?而又為何會議會選擇於興業路 76、78 號(當年街名為望志路 106、108 號)這裡舉行?

現時已成為餐飲、商店、娛樂、文化商業區的上海新天地,就是中國共產黨誕生的地方。(圖片來源:hugolim.com,flickr, CC BY-NC-SA 2.0)

為何揀在上海開一大會議?

我相信,原因有幾個。

首先,就是因為北京乃政治中心,因此北洋政府和軍閥也看得最緊,反而上海多租界,龍蛇混雜,起到掩護作用,事實上當時一大會議地點的望志路 106、108 號,就是位於法租界內。

其次,中國首個共產黨組織,就是由陳獨秀等在上海成立的「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這裡是初期中國各地建黨活動的聯絡中心。

最後,也是我認為最重要的,就是當時由共產國際到中國的第一位特使維經斯基(Gregori Voitinsky),他在華建立的共產國際東亞書記處,也是設在上海,並在此推動和督導成立中國共產黨。因此,這裡也是共產國際在華的總部所在。

中共一大於 1921 年 7 月 23 日晚上開幕,共有十五名代表,除了兩名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和尼克爾斯基之外,其餘十三名中國代表中,包括李達、李漢俊、張國燾、劉仁靜、毛澤東、何叔衡、董必武、陳潭秋、王盡美、鄧恩銘、陳公博、周佛海、包惠僧。

為何李大釗和陳獨秀都缺席中共創黨大會?

讀者若然眼利,會留意到,十五名代表當中沒有陳獨秀及李大釗,上篇說到兩人那麼重要,為何又未見兩人出席?

史料上未見兩人親口就此解釋,但後來卻有其它曾出席一大的代表在回憶時述及。

當時陳獨秀擔任廣東省政府教育委員會委員長,兼任大學預科校長,包惠僧憶述:「……有一天,陳獨秀召集我們在譚植棠家開會,說接到上海李漢俊的來信,信上說第三國際和赤色職工國際派了兩個代表到上海,要召開中國共產黨的發起會,要陳獨秀回上海,請廣州支部派兩個人出席會議,還寄來二百元路費。陳獨秀說第一他不能去,至少現在不能去,因為他兼大學預科校長,正在爭取一筆款子修建校舍,他一走款子就不好辦了。第二可以派陳公博和包惠僧兩個人去出席會議……其他幾個人都忙,離不開。」

至於李大釗呢?當時,他任北大圖書館主任和教授,還兼北京國立大專院校教職員代表聯席會議主席,張國燾這樣回憶:「根據這個決定,北京支部應派兩個代表出席大會。各地同志都盼望李大釗先生能親自出席﹔但他因為正值北大學年終結期間,校務紛繁,不能抽身前往。結果便由我和劉仁靜代表北京支部出席大會。」

(以上兩筆,見李穎所著,《中國共產黨黨代會歷史細節:從一大到十八大》,頁 11。書中此兩筆資料參考自中國革命博物館黨史研究室編,《「一大」前後》;以及張國燾《我的回憶》。李穎乃中央黨史研究室研究員,有份參與黨史編撰。)

遇上突發事件打斷會議眾人緊急撤離

一大揀在上海法租界內開會,代表們以「北大暑期旅行團」的名義,租住租界內的博文女校。開會地點則在望志路 106、108 號這兩棟建築,樓下一間 18 平方米的客廳內舉行,這是有份出席的上海代表李漢俊,及其兄李書城租用的寓所,李家兄弟將兩樓內牆打通,合而為一,組成一家。借用有份出席的代表李漢俊的寓所,較為方便,也有利保密。

7 月 23 日召開會議,會議一直順利進行,但到了 30 日晚上,情況卻突然出現暗湧,當時,馬林正在用英語講話,一個身穿灰色長衫的陌生男子突然闖入了會場,說是要找人,朝屋裡張望了一圈後,說找錯了地方,然後便匆匆離去。大家都起了戒心,慣於地下工作、秘密工作的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尤其警惕,更一口斷定此人乃是密探,要求會議立即中止,大家必須立即離開,以免一網成擒,只留下李漢俊和陳公博兩人。

果然,十幾分鐘後,法租界巡捕房的兩輛車就立即駛來,他們闖進來要搜查,但卻撲了個空,只得離開。(順帶一提兩筆:一、經此事後,李氏兄弟便退租該樓,並搬到其它地方居住;二、後來,著名紀實作家葉永烈在《紅色的起點》一書中透露,當日闖入一大會議的灰衣人,原來是法租界政治探長程子卿。)

在嘉慶南湖上繼續開完會議

為了安全,代表勢難再返原址開會,但會議又未開完,總不能草草收場,且附近該已遍佈巡捕和密探。代表之一的周佛海,起初建議眾人到杭州西湖開會,說那裡安靜,而自己去過可當嚮導,但另一代表李達的夫人王會悟,反建議眾人轉移到她家鄉浙江嘉興的南湖,在湖上租條船開會,說既安全又方便,況且到南湖的遊人,要比西湖少得多。一眾代表同意。但馬林和尼克爾斯基兩個「老外」怕引人注目,而之前提到善後的李漢俊和陳公博,四人都沒有同行(另一說,何叔衡也沒有同行)。

眾人坐早班火車到了嘉慶。王會悟回憶:「到嘉興後,我去鴛湖旅社租了房間,作為代表們歇腳之處。又托旅社代雇一艘中等畫舫,要了一桌和餐。代表們上船前,我還出主意,讓他們帶了一副麻將牌。」

嘉興南湖現貌(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開會期間曾經搓麻將

為何要帶麻將上船,是因為他們怕開會太悶,要用來消遣、鬆馳一下﹖王解釋:「代表們上船後,以打麻將為掩護,繼續開會。我坐在船艙外望風,見有船划近了,就敲窗門,提醒代表們注意」,從中可見,這位夫人真的心思慎密。

事實上,據王回憶,會議開到下午五點鐘左右,忽然從遠處傳來一陣汽船駛過來的聲音。在船頭放哨的她,忙敲了幾下窗口,向船艙內開會的眾人作出警示,他們也立即中止了討論,把文件收藏起來,再把麻將牌拿出來搓。

等汽船漸漸靠近,才發現那不是警察的巡邏艇,而是普通遊船,大家虛驚一場,於是重新開會。但經過這場虛驚,大家不安之心緒更甚,於是也加快討論,儘快結束會議。

但也是這場虛驚,為中共一大添上花邊,留下會議期間大家搓麻將這有趣一幕。

(中共創黨歷史系列之二)

 

(本文原先刊登於 5 月 5 日的《明報》,現今經過修訂再刊登)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