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宗教自由愈益收緊的這十年

2020/1/2 — 17:43

王怡牧師(圖片來源:教會網站)

王怡牧師(圖片來源:教會網站)

屈指一算,認識王怡牧師已經十年了……

王怡第一次到香港演講,是 2009 年 11 月。那次講座安排在 11 月 6 日,是由宗文社、崇基禮拜堂及崇基學院宗教與中國社會研究中心合辦的,題目是「夢難圓?──家庭教會公開化與合法化再思:成都秋雨之福教會個案」,除了王怡外,余杰也是講者之一。可以說,我跟王怡的認識,也是因為余杰的安排。

2009 年,關於中國家庭教會公開化的問題,是一個熱點。是年10月底,北京守望教會因抗議政府對房東施壓而無法在租用場地聚會,在海淀公園舉行戶外崇拜,兩周後在當局作出讓步,回到室內聚會,事件得以平息。那段日子,除了守望外,上海萬邦教會、成都秋雨之福教會也面對類似的困難。有見及此,我們便定了「夢難圓?──家庭教會公開化與合法化再思:成都秋雨之福教會個案」的題目。

廣告

2012 年 10 月,應王怡牧師邀請到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第一次觀察這所教會,為其發展感恩,但也真實感受到他及其教會面對的挑戰。

2014 年 3 月 8 日,王怡牧師再次在中大演講,講題是「當前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政治挑戰」,由中大基督教研究中心、宗文社、崇基校牧室主辦,時代論壇協辦。當時面對習近平上台,關於中國宗教自由前景,特別是家庭教會的路向,再次引起關注(憂慮)。於是,便為王怡定了「當前中國城市家庭教會的政治挑戰」的題目。

廣告

這兩次在中大的講座,都是由我主持。屈指一算,第一次與王怡(那時他仍未按立為牧師)見面,迄今剛好十年……這十年,中國宗教自由情況愈益收緊,守望及秋雨,更在近年先後被取締。2009 年 11 月當日主講的兩位講者,余杰已經去國,而王怡現在更被判刑……

這十年,一直關注中國宗教自由,並從事相關研究……偶爾會聽到有人表達:為何邢福增那麼「反對中國(或反共)?」問這問題的人,也許不知道我長期關心中國教會,並致力在研究上讓更多人客觀地了解中國教會的實況,期望為中國教會處境及發展作嚴謹學術上的疏理及探討。

在研究過程中,聽到各地中國牧者及信徒的故事,為他們在艱難環境下仍持定信仰而感恩。不過,不得不承認,中國基督教的生存環境,跟中國的政治處境有密切關係。要認識中國基督教的發展,不能不處理政教關係及中共的宗教政策。還記得在 2011 年底守望教會與當局關係再次緊張,開始第二次戶外崇拜,那時寫了一篇〈從守望戶外崇拜事件向中國政教關係的糾結與出路〉,那時好友何光滬兄(時任教於中國人民大學)剛好在港訪問,他讀了我的初稿後,就個別字眼提出修改建議,大意是希望在用辭上較易為當局接受。我當時也同意了光滬兄的建議。

不過,守望事件一直沒法解決,2014 年起,更發生浙江拆十運動……後來中國的宗教自由情況,我也不用在此多言。如今,好些認識多年的中國教會友人,或去國,或被囚,或活於恐懼之中……而我,唯一可以作的,是繼續對中國教會作嚴謹的學術研究,以及將有關知識推廣,讓更多人能全面認識及關心中國教會。

我一直希望中國政府可以更多保障宗教自由,但近年目睹政策的倒退,在撰文時必須按我的認知及分析,作出評論。我更相信,宗教自由不是孤立的,跟憲法各種公民權利不可分割。與其說我是「反中國(共)」,倒不如說我是反極權,反對宗教逼迫與打壓吧……當然,我與中國的距離,已無法跟昔日相比。這距離,不在空間,而在文明、民主與自由的價值……

王怡兄,要保重……
期待再聚之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