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封城之難

2020/2/8 — 18:46

封城是小農經濟和文化的行為,以愚昧、粗暴、醜陋的方式,對待源於武漢的瘟疫蔓延。在經濟和社會模式上,中國已經表現為工業化和城市化的特徵。小農式的粗暴封城,不僅不能解決瘟疫問題,還全面摧毀中國當前的工業化經濟和社會,造成更加深重的災難。

隨著瘟疫蔓延,中國社會的本質暴露。中共除繼續封堵真實資訊、全力宣傳洗腦之外,缺乏基本的危機組織應對能力,阻斷民眾自救、搶奪重要物資、發國難財…… 中國表現出前所未有的王朝末日的無序狀態。隨著中共滅亡,中國絕大多數人為中共陪葬,中國大物理從前奏的癌瘤高發期進入必需品物資短缺期,進而人口大滅損。  

瘟疫如同腦溢血,需要對病人實施開顱手術。高超的醫生在此時,拿起精巧的手術刀,實施精細的疏離手術。而封堵如同農民揮舞鐮刀斧頭,用斧頭砸開頭顱,造成更加災難的後果。此時,醫術再高超的醫生也無法挽回,只能做很有限的局部補救。

廣告

本文簡單分析兩個問題,一是小農社會與工業社會的區別,二是封堵與災難後果。 

【一、小農社會與工業社會的區別】

廣告

中國是系統割裂的社會。在經濟機制上,中國人普遍追求工業化和城市化;在政治機制和文化上,中國停留在原始落後的小農社會,共產主義強化小農社會模式。 

封城是小農機制暴露的結果。在根本機制上,工業社會和小農社會相互矛盾,不可調和。平時,中國人為了追求物質和享受,遵循工業社會的經濟機制,但在危機面前,中國政府和民眾共同行動,迅速回到小農社會的危機應對模式。 

1. 小農社會的模式和文化

封堵是原始落後的小農社會,應對瘟疫、饑荒等災難的一個方法。面對危機,統治者經常採取封省封城封村等措施,起到穩定統治的效果。 

比如 1960 年中國大饑荒期間,個別地方政府在搶奪農村農民的糧食後,造成農村的大規模饑餓。隨後,地方政府組織當地武裝力量,以機槍封堵這些農村的路口。當饑餓的農民到達路口,試圖到外地討飯時,機槍對農民掃射,迫使農民回到農村,在本地餓死。通過這種方式,中共防止大規模流民產生,維護中共政權。

封堵措施能成功,基於小農社會的社會模式和文化思維兩個支柱。兩個支柱相互支持,構成小農社會的運轉模式。 

小農社會的社會模式,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 

• 自給自足的小區域自然經濟:小區域經濟自成系統,與外界的經濟交換很少,經常是 95% 以上的物資由內部產生。

• 交通運輸不便:由於大部分地區自給自足,對於交通運輸的需求很少,因此道路橋樑等基礎設施很少,交通運輸不便。大多數人日常生活在 8 公里半徑的範圍內,一生到過的地方在 80 公里範圍內。  

• 生活物資簡陋和匱乏:自給自足的經濟生產能力弱,效率低,產品數量少,產品簡陋粗糙。

• 知識極為貧乏:社會模式所限,知識成本極高,人們既難以親身經歷,又支付不起書本教育成本,民眾的知識極其貧乏。  

• 缺乏基礎的醫療條件:抗病主要靠自己的身體條件,各類巫醫利用當地的動植物製造所謂的藥品,給民眾「治病」。

封堵是小農社會應對危機的主要手段。小農社會的社會模式決定,當一個地區面臨饑荒或者瘟疫,中央政權可以立即下令封鎖當地。在全面封堵後,對其它地區的生產和生活,不會造成顯著負面影響。1910 年,伍連德在哈爾濱阻止瘟疫,採取封城措施,獲得成功,其背景就是小農社會的社會模式。 

中國小農社會的文化模式。中國是無神論加大一統文化下的小農文化系統,其文化模式具有幾個特點:

• 集權/極權社會的皇權崇拜:中國皇權全面壟斷政權和教權,是典型的政教合一模式。共產主義的極權思維和宣傳洗腦手段,進一步強化皇權崇拜。不管毛澤東的造神運動,還是習近平仿效毛澤東和金正恩,都是標誌。

• 官僚和知識份子集團支持集權/極權:中國知識份子以集權專制/共產主義為導向。以西方知識為偽裝,以中西結合的洗腦知識為工具,支援集權系統統治民眾,從集權系統中分一杯羹。 

• 中國民眾:愚昧、短視、自私、懦弱、勤勞。即使在資訊社會,對社會、科學、世界毫不關心,不積極瞭解和學習真實的資訊和知識,而是自然接受愚昧的洗腦方式。 

• 互恨和互害:中國文化促使民眾之間互恨和互害,共產主義強化互恨和互害的行為。在政權層面,統治者將民眾看作韭菜、代價、炮灰;在社會層面,民眾之間內心相互仇恨,為一己私利而互害,隨時發動你死我活的鬥爭。

中國社會的文化模式,支援文盲習近平的上臺和不斷集權。在中國的工業化背景下,以小農文化的愚昧、粗暴和醜陋的治理手段,給中國帶來一個又一個的災難。支持習近平的權貴、知識份子和民眾,共同擴大災難,並將災難傳播到全世界。(相關內容在《中共滅亡在即》一書中有系統分析)

封城是中國小農文化應對現代工業經濟的措施。其結果不僅導致中共滅亡,更加速對中國工業經濟機制的全面摧毀,引發中國絕大部分人死亡的中國大物理。 

在心理上,封堵措施加劇社會矛盾和仇恨,為後續的慘烈大物理做鋪墊。疫情爆發後,部分受感染的武漢人只考慮自己,絲毫不關注公共利益,不自我隔離,肆意妄為到各地和國外的公共場合傳播病毒。同時,其它地區出於瘟疫的恐懼積極封堵,防範武漢人和外地人。隨著形勢進展,人與人之間的矛盾日益激化,仇恨不斷累積。 

2. 工業社會的模式和文化

在經濟機制上,中國經濟已經屬於工業化經濟,甚至是過度工業化經濟。中國 GDP 的 95% 以上屬於工業化經濟。即使中國農業,大部分也是工業化農業,而且需要工業化運銷系統的支援。 

工業社會的優勢是各方面更先進發達,同時各種危機顯現。由於工業社會的系統因素,危機很容易被放大和傳播,造成社會問題,甚至引發工業經濟的崩潰。在工業社會和文化中,防範風險和應對危機應當是首要任務。 

疏離是工業社會應對危機的關鍵模式。疏離指疏導和分離。疏導是在經濟危機、自然災害、瘟疫等危機事件發生時,進行系統的危機管控。在管控過程中,不斷分離危害的部分,保護有益的部分。 

疏離操作,如同精細的外科手術,是複雜的專業化系統操作。疏離操作的主要原因在於兩點:一是必然性,封堵的粗陋操作,無法解決工業化社會的危機,反而加重危機;二是可行性,工業化社會模式和文化模式,是高技術的系統結晶,有能力實施疏離操作。 

工業社會的社會模式,主要表現在幾個方面: 

• 大系統的社會分工與合作:工業與社會分工合作相輔相成,工業化程度越高,代表社會分工和合作的程度越高、水準越高、規模越大。

• 交通運輸發達:大系統分工與合作,需要跨區域分工合作,對交通運輸的要求高。全球化經濟環境下,航空和海運支持全球化的工業分工合作。商業客運飛機的經濟航速是每小時 800 公里左右,達到小農經濟時代絕大多數人一生活動範圍的 10 倍。  

• 生活物資豐富和精細:在人們的生活中,工業產品極大豐富,而且技術含量高。 21 世紀的一輛汽車或一個 iPhone 手機,其技術含量超過 20 世紀之前的所有科技總和。 

• 知識極大豐富:由於資訊技術的快速升級與傳播,資訊氾濫,普通知識的獲取成本極低。人們面臨的知識成本,不是獲取知識的成本,而是辨別真假知識的成本。 

• 醫療系統日益發達:只要合理投入大量資源,可以建立完善和發達的醫療系統。

工業經濟和社會的運轉,需要工業化系統模式和文化。其中,防範風險是工業社會的生存基礎,即工業社會文化的基礎部分。從防範風險的角度,優秀的工業社會文化,主要體現為幾個特點:

• 高素質、多專業集合的領導團隊:對工業經濟和社會極為瞭解,隨時警惕和關注風險。在風險到來之前,做好各種應對計畫和具體準備工作;對即將到來的危機,及時警示社會,帶領社會全面防範危機;在危機爆發後,以高超的疏離手段,將危機和災難的危害降到最低。 

• 維護工業經濟和社會運轉的知識系統:各類職能人員掌握重要的知識和技術,支援工業經濟的運轉,維護工業社會的平穩。以個人的知識和技能,最大化降低風險,保障安全,降低損失。 

• 社會民眾:關注各類危機,擁有基礎的危機意識、應對危機的能力、一定的危機儲備、應對危機的團隊能力。面對危機時,聽從領隊團隊和知識系統的指導,以較強的團隊組織,應對風險和危機。

• 互愛文化:優秀的工業文化將個人視作財富,具有團隊意識、專業能力和獻身意識的人才是寶貴的財富。團隊文化基於互愛,對個人價值的尊重。在面對危機時,以應對危機為標準,對個人實施疏離和分離。

根據上述標準,中國大陸是工業經濟殘缺,工業文化完全缺失,社會仍處於愚昧的小農政治系統和文化系統的國家。而且,在全世界華人中,從掌權者到知識份子,再到民眾,具有較高工業文化素養的人,鳳毛麟角。

華人社會的愚昧文化,不僅意味著華人對世界文明的貢獻極少,而且無法認識危機、預見危機、危機預警和應對危機。在面對大危機時,華人往往採取最壞的措施,把危機變成災難,進而變成巨大災難,再將巨大災難推向世界。

【二、封堵造成的災難後果】

現代工業經濟是 10 倍速經濟,需要順暢的資訊、資金、人員和物資的系統組合。在整個系統中,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都會影響經濟系統,輕則造成經濟系統危機,重則導致經濟系統崩潰。基於現代經濟的特點,對社會管理和民眾素質要求很高。 

外資是中國工業化經濟的基礎和主幹。中國的私營經濟和黨營經濟依附外資,不斷擴張中國的工業化的經濟模式,這個模式決定中國經濟和社會處於日益割裂的狀態:中國在經濟和基礎設施上,外資帶動中國經濟運轉,快速推動工業化和城市化;在政治體制和文化上,中共體制與中國民眾仍然處於愚昧的小農社會模式。    

習上臺,代表中國最愚昧、貪婪、醜陋和低俗的 50 後人群掌控中國政權。習領導的中共系統,一方面享受現代工業經濟帶來的奢侈生活,另一方面以小農政治體制和社會文化控制現代工業經濟。「梁家河大學問」主導中國思想、厲害國和中國夢,中國文化迅速向小農文化倒退。整體上,中國官員腦滿腸肥,花天酒地,投機鑽營,貪贓枉法,敲詐勒索,貪婪無度。

中共的野心日益膨脹。在國際上,中共與發達國家為敵,試圖吞併港臺。在國內,中共一方面加強愚民洗腦,中國式的集權小農體制和文化被不斷加強,並且不斷極權化。在社會層面,仇恨和互害加速顯性化,成為中國民眾的主導心態。另一方面,中共權貴掀起一輪輪的大規模掠奪運動,權貴將榨骨吸髓式的掠奪視作理所當然,掠奪行為肆無忌憚,掠奪規模前所未有。愚昧的中國民眾,積極支援中共體制對自己的掠奪。(過去我在眾多文章中有分析,《中共滅亡在即》中有系統總結) 

封堵成為中共的主要操作手段。習領導的中共小農思維系統,無法適應現代工業經濟。同時,習充滿野心,希望完成毛澤東沒有實現的趕超美國。習自然的選擇是,迫使現代工業經濟適應自己,準備領導全世界人類命運共同體,給世界經濟開藥方。在具體行動上,習完全不知道現代經濟的系統精細操作手段,訴諸最習慣的簡單粗暴方式,封堵。 

封堵從資訊封堵開始,逐步摧毀中國經濟和社會。習上臺後,推行的所有政策,都在不斷削弱和局部摧毀中國的現代工業經濟。隨著川普風暴席捲世界,中共對外對抗川普,對內加強封堵,造成越來越大的危害,進而演化為多個全域性災難。對新型肺炎的封堵,則全面摧毀中國經濟和社會。 

封堵新型肺炎,全面展示中共從資訊、資金、人員和物資的封堵過程。隨著進程的快速展開,中國工業經濟和社會全面崩潰,快速進入絕大多數中國人口滅損的大物理進程。  

第一步 資訊封堵

現代經濟是 10 倍速經濟,對資訊要求很高。經濟和社會運行速度極快,風險和危機的爆發速度也更快。由於中國過度的工業化、城市化、房地產化,危機爆發的風險更高,速度也更快。 

在此背景下,真實資訊的快速高效傳播變得至關重要。只有提前預防風險,在危機來臨時快速傳播真實資訊,才能推動全社會快速採取措施,及時應對風險和危機,儘量減少損失。 

中共的做法背道而馳,採取一切措施封堵真實資訊。習上臺後,變本加厲全方位封堵真實資訊。中共封堵真實資訊,主要採取五個手段。首先,築造網路長城,建立中國大局域網,隔斷中國人訪問海外網站的路徑,讓人們難以快速獲取資訊。其次,在國內網路中,封殺真實的重要資訊,包括規定各種敏感詞、刪貼、喝茶和拘留,都是封殺真實資訊的手段。第三,把突然快速傳播的真實資訊,冠以「謠言」,要求民眾不聽謠、不信謠、不傳謠。第四,絕對教育和宣傳,全面傳播虛假資訊,掩蓋真實資訊。第五,以娛樂圈新聞等垃圾資訊,洪水般淹沒各種資訊管道,吸引愚民的注意力,讓真實資訊被忽略。 

中國民眾仍然處於愚昧的小農文化思維,毫不關注真實資訊。在中共封鎖真實資訊時,民眾毫無反應,覺得跟自己無關。當中共以虛假資訊和無價值的垃圾資訊淹沒網路,民眾都跟著中共的指揮棒走。 

充斥著毫不關注真實資訊的民眾,如同僵屍社會,支援中共的統治,增強中共的信心。 中共發動一輪輪經濟和金融洗劫運動,民眾積極參與,損失慘重,但仍然相信中共。川普風暴席捲世界,中共和中國民眾毫無知覺。中美貿易戰,中共遭遇最恥辱戰敗,但中共和中國民眾既不關心,也無恥辱感,還能一次次走向新的勝利。為了對抗美國,中共進口俄國豬肉,引入非洲豬瘟,繼而隱藏資訊,導致豬瘟氾濫,大批生豬死亡。中國民眾面對豬瘟毫無知覺,只在豬肉價格暴漲後開始抱怨,隨即又很快適應。隨著中美貿易戰持續深入,中共一次次做出最壞決策,中國民眾都保持無感。

在中國民眾的支援和預設下,中共對資訊的封堵信心倍增,也更依賴資訊封堵,以達到維穩目的。 2019 年 11-12 月,中共已經知道武漢出現人傳人的新型非典型肺炎。如果中共有一點點危機意識,就會採取積極措施,發出肺炎資訊警告,並且快速實施疏離措施。當然,中共習慣于資訊封堵,面對兇險的病毒,繼續採取封堵操作。2020 年 1 月 1 日,8 位一線醫生在小範圍內警告病毒會人傳人,中共以「謠言」拘捕 8 位醫生,並以嚴厲宣傳警告民眾,以殺雞儆猴的方式讓民眾閉嘴。 

在封堵真實資訊時,中共還不斷傳播虛假資訊,掩蓋真實危機。在壓制 8 個「造謠者」的同時,中共派出御用專家,在公共傳媒中宣揚「沒有證據顯示」人傳人。在疫情顯性爆發,中共無法維持謊言時,再派專家提出「有限」人傳人,而且疫情「可控」。疫情在國外出現,引發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後,中共被迫承認人傳人,但在公共資訊領域,中共繼續對民眾維穩。1 月 19 日,武漢舉行萬家宴,慶祝歡樂祥和的春節。1月20日,在國際的巨大壓力下,習近平被迫發言,對新肺炎的爆發做官方表態。隨後,湖北省委省政府仍然舉行大氣的匯演,展示自信和穩定。 

第二步 人員封堵

在中共封堵資訊的40多天,國內和國際都意識不到危險,對危機沒有任何防範,病毒快速傳播,導致國際疫情大爆發。 

1 月 22 日,疫情徹底失控,中共驚慌失措對武漢封城。為亡羊補牢,並向世界表現防疫抗疫的決心,中共在 23 日凌晨 2 點宣佈對武漢封城。封城的意思是,對外切斷武漢所有的鐵路、公路、航空的客運出入,武漢城內停止所有的公共交通,包括公交、地鐵、輪渡等。 

23-24 日,封省和封村的行動迅速蔓延。武漢封城後,湖北十幾個主要城市陸續宣佈封城。湖北的所有主要城市封城,等於全湖北封省。湖北周邊省份大規模封堵與湖北接壤的國道和省道,斷絕與湖北的交通運輸,恐慌情緒迅速蔓延全國。在其它省份,不少城市也開始有限封城,大量農村積極封村。 

武漢封城是現代社會的一個驚人壯舉。封城後,幾乎舉國點贊,只有極少數人質疑,不符合人性。整體上,基本沒有人認識到,武漢封城是在現代工業經濟模式下,實施的小農文化操作。從能力上,中共的系統能力極其低下,也只會封城封省。從效果上,封城不僅不能解決問題,還造成更大災難。 

武漢封城大規模阻止人員的合理流動,同時並沒有阻止住疫情蔓延,造成更深重的災難。災難主要表現在三方面:

首先,武漢和湖北的疫情更加嚴重,更多人面臨疾病與死亡。武漢封城後,雖然市容市貌方面,武漢像是空城、死城,大多數民眾在家自我隔離,但實際上民眾更加恐慌,更急於到醫院看病。醫院的擁堵局面,引發更嚴重的交叉傳染,加重疫情的擴散和反復加強。

其次,疫情向周邊省市的彌漫性擴散。封城幾天後中共官方才承認,500 萬人封城前離開武漢。意思是,在資訊封堵期間,三分之一的武漢人到達到湖北其他地區和周邊省份,而且向北京、上海、廣東和重慶四個方面輻射擴散。這個巨大的數字意味著,在現代工業社會中,由於資訊流動、人口流動、交通便利等原因,武漢封城是失敗之舉。封城封省後,大量離開武漢的人員,為了防止自己成為關注目標,避免提及來自武漢。而且,很多人並不自覺隔離,而是到各類公共場合,或者參加各種聚會。

第三,全面阻斷人員的合理流動。人員流動是工業社會的一個支柱。中共體制在支持 GDP 增長時,推動各類人員的過度流動。當面對瘟疫,中共驚慌失措,無力實施梳理的方法,只會實施封堵。中共突然封城後,各地方政府和民眾更加恐懼,迅速跟進封省封城封村。在共同封堵下,中國的人員流動急劇減少,中國無法維持基本的工業經濟運營。 

在封堵過程中,中國人忽略病毒,不知該如何應對病毒。資訊封堵後,中國民眾對病毒特點一無所知。隨後的封城封省封村,對民眾造成極大震撼,對病毒極度恐懼。地方和民眾只能辨識人,積極封堵武漢人和湖北人,然後採取極端的隔離措施。人們對病毒束手無策,對關鍵問題毫無認識,包括病毒的特點、如何控制病毒傳播、如何疏離病毒人群、如何應對病毒感染、如何在控制病毒的同時,保障基礎的社會秩序和最低限度地合理人員流動。 

第三步 物資切斷與中國大物理

物資的生產分工是現代工業經濟的起點、基礎和主要特徵。在小農社會,個體或者家庭單位,可以獨立生產 90-95% 的生活必需品,屬於自給自足的經濟。在工業社會,社會化大生產需要大規模的人和人之間的分工與合作。

工業生產分工需要眾多人員的共同合作。隨著工業經濟的發展和升級,工業系統日益複雜,相互依賴程度不斷提高。在整個工業鏈條中,任何一個必要環節缺失,都會導致工業鏈條停轉。工業停轉後,各種物資無法生產,物資緊缺,直接影響民眾的生活。 

中國經濟嚴重依賴超大規模的人群分工和流動。中國以血汗工廠經濟為基礎,需要超大規模的人員共同生產,為世界提供各種產品。同時,城鄉二元化強迫超大規模人口流動,道路交通等基礎設施促進超大規模人口流動。經過 30 年的演變和網購興起,中國的小農經濟幾乎被全部摧毀,整體經濟過度經濟化、工業化、跨區域合作化。農業、工業和服務業,都嚴重依賴工業經濟的分工模式。   

封城封省完全阻斷物資生產。中共做出封城封省決策時,一方面在心理上驚慌失措,另一方面在認識上,忽略一系列嚴重後果。其一就是,封堵只適合春節期間,也就是不超過 15 天。中共沒有考慮到,如果封堵失效,瘟疫不斷蔓延和嚴重化,不能及時對城市解封,該如何面對隨之而來的一系列後果。最主要的後果是,當資訊和人員被大規模封堵後,物資生產和運輸同樣被嚴重阻斷。 

春節後,物資生產遭阻斷的情況全面暴露。春節期間,中國大部分生產和運輸停工,加上資訊封堵,物資生產阻斷的效果不明顯。不過,封堵造成的物資中斷,包括原材料和產成品的運輸困難,已經造成部分農業的種植和養殖業遭受損失。春節後,大量人員無法正常返工,大規模工業化的分工生產無法恢復,物資生產阻斷的真實狀況將全面暴露。

物資生產阻斷的原因,主要包括四個層面:

一是地域層面,大城市是疫情和生產矛盾衝突最尖銳的地區。大城市是工業經濟的樞紐,大規模物資生產的中心。同時,由於大城市人口稠密,人與人之間交互貧乏,也是疫情最容易大規模爆發的地區。武漢作為中部地區的超大城市,在中國經濟中起到重要的樞紐作用,也成為疫情爆發和傳播的中心。對武漢和湖北封鎖,沉重打擊中國工業和交通運輸業。北京、長三角、珠三角、重慶和成都,也在面臨疫情隨時大爆發的威脅,當地政府必須採取強有力的疾控措施。而控制疫情又決定,上述地區必須嚴厲控制工業生產和運輸等經濟活動,物資生產無法恢復正常。 

二是人員層面,無法滿足大工業生產的需求。面對人口流動,大城市必須嚴格篩選進入的人員。即使最放鬆的人員封堵模式,也需要讓跨地區流動人員,在到達新地區後,自我隔離 14 天。面對各種嚴厲的管控措施,很多人員盡可能長時間留在家鄉,甚至不準備返城。春節後,不少人冒著危險返回大城市,但是工業生產的整體恢復,需要所有必需崗位的員工到崗。大量人員返鄉後滯留,相當部分的必需崗位員工空缺,大部分行業難以復工。即使生產復工,也難以達到正常生產,物資生產遭到全面阻斷。 

三是中共層面,全面搶劫關鍵物資。疫情的突然爆發,讓中國經濟的實質完全暴露,中共體制的無能腐敗貪婪,中國民眾的愚昧自私懦弱,導致中國缺乏最基本的應急物資。武漢封城後,人們才發現,中國醫療物資幾乎沒有庫存,武漢一線醫護人員連最基本的口罩都得不到。中共支持海外華人,在世界範圍搜集購買口罩和其它醫療用品。在海外代購和華人快遞口罩到中國後,中國紅十字會予以截留,並將口罩分配給關係單位,連武漢最主要應對疫情的武漢協和醫院都沒份。另外,武漢紅會將山東捐贈的蔬菜以市價賣出,中飽私囊。紅會的公然搶劫行為,是中共體制搶劫緊缺物資的代表。隨著疫情蔓延,各地中共官員搶劫緊缺物資,或者發國難財的狀況,將不斷曝光。 

四是外資層面,緊急切斷與中國聯繫。隨著瘟疫蔓延到國際,以及國際對瘟疫的認識增加,主要發達國家意識到問題極為嚴重。極快的人際傳播速度、很高的死亡率、潛伏期可能無症狀、以及潛伏期無症狀可以帶毒傳染,多種因素彙集為自然界難見的超級病毒。多個發達國家已經從武漢撤僑,而且開始拒絕中國人進入本國。在中國的外資企業,開始面臨要錢還是要命的選擇。越來越多的外資意識到,即使想要錢不要命,在中國堅守崗位,但是也難以恢復生產。因此,緊急撤離中國的外資急劇增加。雖然他們只是打算暫時撤離,但是隨著局勢發展,越來越多將從暫時打算變為永久撤離。   

四個層面彙集後,物資生產大規模阻斷。在理論上,面對嚴重的瘟疫,工業生產已經是高難的任務,需要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而中國現實更是一盤散沙:中共官員只想著搶劫資金和物資,外資恐慌撤離,大量人員無法返回工作崗位,主要工業城市隨時封城,以及各類配套服務業全面關門。各方面影響決定,整個工業系統的多層面瓦解,中國物資生產將遭到全面阻斷。

最緊缺的醫療物資的生產和庫存,直接反映中國物資生產阻斷的狀況。從數量上,中國是世界口罩的主要生產國,眾多發達國家的醫療口罩和工業防塵口罩,包括重要的N95口罩,從中國大量進口。疫情爆發後,中國卻幾乎沒有口罩儲備,中共緊急要求華人在世界範圍內搜尋口罩,而不是緊急組織企業在國內生產口罩。浙江一些口罩廠面對海量口罩訂單,開足馬力製造假冒偽劣,以高價賣出。  

隨著物資阻斷,中國大物理開始,先是大物理的城市模式。武漢封城後,直接引發民眾恐慌,各地民眾意識到危機,緊急儲備生活物資。在民眾僅僅做少許儲備,尚未大量搶購的情況下,不少城市的超市已經被買空,各種產品物價顯著上漲。隨著越來越多民眾著手儲備物資,大物理的城市模式悄然啟動。

隨著物資阻斷加劇,大物理將全面展開,絕大部分人口將滅損。由於瘟疫不斷擴張,封城的地區越來越多,大多數工廠無法復工。如果瘟疫不能突然消亡,隨著時間推移,工廠無法復工的局面,將演變成工廠的大規模倒閉,物資供應日益匱乏。越來越多民眾意識到危機,從少量儲備發展到大規模搶購,關鍵的生活必需品將被搶空。很快,大多數人將失去基礎生活資料,遭遇非正常死亡(物理模式死亡),即大物理城市模式。

第四步  金融大崩潰

關於中國金融大崩潰,過去的文章說太多,《中共滅亡在即》中也有專門章節。隨著資訊、人員和物資的阻斷,金融大崩潰到達全暴露的最後階段。 

金融大崩潰涉及幾個部分。過去反復分析,在此再做個簡要總結。

一是工廠關門,產業鏈瓦解。隨著金融大崩潰,中國大多數實體企業破產關門。絕大部分中國工廠和運輸都依靠金融高杠杆,在各種阻斷加金融大崩潰後,剩下的生產和銷售企業寥寥無幾,產業鏈全面瓦解,無法支援物資生產和出口,大部分人無法生存。 

二是大多數民眾破產,陷入生存危機。中國民眾負債累累,各種生活負擔極其沉重,尤其(偽)中產,一度是中國的主力消費群體,更要在絕境中掙扎。封城和停工,意味著相當一部分人失去收入來源,手中又幾乎沒有現金,直面生存危機。   

三是地方政府和國企負債累累,隨時關門。瘟疫爆發後,民眾才知道,中國壓根沒有醫療物資的應急儲備。原因很簡單,政府把資金全部揮霍到基建上,沒錢做儲備。隨著封城和各種經濟活動中斷,地方政府和國企的現金流枯竭,根本無法維持。地方政府和國企為了自身生存,將加劇對民眾的盤剝,加速社會的全面崩潰。 

四是外資大潰敗,在中國的巨額投資變成壞賬。中國生產成本暴漲和中美貿易戰讓外資加速撤離,但仍有不少外資負隅頑抗,並且給川普政府施加壓力。疫情爆發和封城,如果不能快速緩解,外資的生產系統將遭到毀滅性打擊。而且,外資在中國擁有十萬億美元(按照匯率7估算)以上的現金,和數十萬億美元的帳面資產,都將灰飛煙滅。

金融大崩潰決定中共政權將在突然之間滅亡。不管國際權貴集團和僕從如何掩蓋,都無法改變這個必然結果。人員封堵、物資阻斷、金融大崩潰相結合,絕大多數人口死亡的中國大物理也不可避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