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發展戰略與內循環之困局

2020/9/9 — 16:55

【文:黃兆基,從事大專教育及經濟研究】

社會主義國家愛談發展戰略,中國多年來奉行的出口導向策略,最近卻面臨轉捩,美中兩國關係持續緊張,貿易問題本來已不易達成協議,再加上武漢肺炎爆發,蔓延全球,特朗普揚言要追究責任, 相比疫情造成的損失,美中的貿易逆差已顯得微不足道, 美國似已下決心要與中國經濟脫鉤,推出多項措施,限制中國企業在美上市集資,補貼美國企業撤出中國,回到美國設廠生產,雖然產業供應鏈重組需時,但美中兩國各走各路的格局似已不可逆轉,中國如何應對值得關注,本來處理中國經濟政策是國務院總理的職責,但李克強似被架空,主導中國發展方向的習近平,近來頻頻提出內循環的發展格局,這到底又是什麼概念?

習近平在 5 月 14 日的政治局常委會首次提出“兩個循環”的概念在,5 月 23 日兩會期間更強調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雖然如此,內循環發展戰略仍缺具體內容細節,大概就是要發展內需,減少對外貿依賴,8 月 24 日習近平再與多名經濟學家對談,1經濟學家自可能會心領神會,為黨國勾畫藍圖細節。如要追本溯源,內循環這發展戰略並非全無根據,早於 80 年代,當時國家計委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的王建向政府提出所謂“國際大循環”的發展戰略,2強調要“兩頭在外,大進大出”,即資金技術和市場都在境外,中國則提供廉價的土地及刻苦耐勞的工人,專注於代工加工等生產環節,以出口來帶動經濟發展,因 89 年北京鎮壓學生運動而被西方制裁,自然無法再考慮國際大循環策略,到 92 年鄧小平南巡扭轉局面,自此中國的基本發展模式與國際大循環策略暗合,期間中國經濟增長極為迅速,這發展戰略可以說是十分成功。3

廣告

但是實施這國際大循環戰略也會產生一些問題,其內在矛盾,可以說是難以避免的。從中國的需求結構來看,除以國外需求刺激生產,另一特點是高投資率及高儲蓄,大量投資基礎建設及生產設備,而在各類需求當中消費是最弱的一環,中國的工資及個人收入偏低,以維持低廉的生產成本,增加企業利潤及集中資源用作資本積累,特別是投資於政府認為值得發展的項目。低消費、高儲蓄、高出口,除了刺激經濟增長,亦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巨額的貿易盈餘,容易引起其他國家不滿,美國就為此對中國發動貿易戰。

其實在國際局勢未如此緊張之時,中國已不時提出要刺激內需,增加消費佔 GDP 的比重,近年中國的外貿依存率(貿易額同 GDP 之比)已見下降,從 2009 年約 60% 降低到 2018 年的 33.7%,消費率亦確已從十年前的低位回升,但仍遠低於其他國家。這裡有兩個層次的問題,第一,按國民收入單位來分,住戶、企業、政府三者之中,住戶是消費的主要單位,總收入當中有多少落入住戶個人手中,對消費需求有很大影響;第二, 還要看個人儲蓄率的變化,中國的情況是,住戶收入佔比偏低,而個人的儲蓄率則偏高,兩者其實都反映了很多經濟深層問題。

廣告

中國住戶的可支配收入,只占 GDP 的 60% 左右,一般國家都在70%以上(見圖表一)。中國的勞動報酬一直偏低,多少是有意為之,壓低工資有利於控制生產成本,另一方面,企業發放股息、利息的個人回報也不多,企業利潤轉化為股息的比率,遠比西方國家低,大概與長期以來的金融壓抑(financial repression)有關,而資本市場不發達,企業傾向自留利潤以作投資用途。 另外政府的對住戶的轉移支付也極少,失業救濟、退休保障等甚為不足,轉移支付淨值只佔住戶收入的 2.7% (美國是 9.2%),基本上政府再分配對住戶初始收入的影響不大(見圖表二)。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鑒2019 http://www.stats.gov.cn/tjsj/ndsj/2019/indexch.htm、美國聯邦儲備局網站https://fred.stlouisfed.org/

圖表一:中國及美國住戶(個人) 可支配收人/GDP (%)

 

中國 (億元人民幣)

美國 (百萬美元)

勞動收入 (1)

424279.36 (83.1%)

10411610 (61.7%)

資產收入 (2)

30627.82(6%)

2681602 (15.9%)

經營收入 (3)

41765.26(8.2%)

2237048 (13.3%)

住戶/個人初始收入(4)=(1)+(2)+(3)

496672.44

15330260

淨轉移收入 (5)

13867.03 (2.7%)

1548535 (9.2%)

住戶(個人)收入 (6)=(4)+(5)

510519.45

16878796

個人繳稅 (7)

12011.37 (2.4%)

2,077,639 (12.3%)

住戶(個人)可支配收入 = (6) –(7)

498528.08

14,833,024

資料來源:中國統計年鑒2019、U.S. Bureau of Economic Analysis 網站https://www.bea.gov/data/income-saving,中國稱數據為住戶收入,美國則稱為個人收入,經營收入是作者計算所得,其中包括了個體營業收入及個人物業租務收入。第二、三列括弧內是該項收入佔個人收入的百分比。

圖表二:2017 年中國及美國住戶 (個人) 可支配收入構成

從圖表三可見,中國的住戶儲蓄率,比世界上其他國家都要高很多,長年都在 30% 以上,發達國家中,住戶儲蓄率鮮有超過 10% 的。決定儲蓄率的因素很多,人口結構、收入分配、文化、金融市場環境等都有影響,但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則為社會保障不足,農村戶籍人口的社保覆蓋率低等問題,圖表四顯示醫療支出中個人自費的比率和政府社會保障(包括醫療)的 GDP 佔比,中國雖為社會主義國家,福利支出卻尷尬地少,醫療支出自費率不單遠遠高於發達國家,即使與人均收入接近的國家比較,也是偏高。而其社會服務開支甚低,政府提供的醫療和退休的保障不足,未能滿足需求,自然導致一般人大量儲蓄,以備不時之需。

資料來源:OECD 網站https://data.oecd.org/natincome/saving-rate.htm,中國統計年鑒2019。

圖表三:各國住戶(個人)儲蓄率(%)

 

中國

美國

歐盟

加拿大

日本

韓國

泰國

中等偏高收入國家

OECD

醫療開支自費比率%

36.05

10.99

15.82

14.22

12.85

33.67

11.15

32.87

13.84

社會服務政府支出佔GDP比重(%)

10.7

18.9

---

17.6

21.9

10.6

---

---

20.5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網站https://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SH.XPD.OOPC.CH.ZS , OECD social expenditure database https://www.oecd.org/social/expenditure.htm, 中國統計年鑒2019。中國社會服務政府支出由醫療衛生支出、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社會保險福利三項相加。按世界銀行的最新定義,人均國民收入處於4,046 to 12,535美元為中等偏高收入國家(upper-middle income countries)這包括中國。

圖表四:2017 年各國社會服務支出比較

這幾年中國公佈中國製造 2025,4又開始研究中國標準 2035 等雄圖偉略,5雖然不時也會要求擴大內需,但總有葉公好龍之感,如果中國能多專注於調整內部經濟結構,而非處處要在國際爭雄,也許現在也不至於四面受敵。礙於形勢,中國難免要減少對外貿的依賴,設法提高內需,增加消費率。中國政府若能增加個人收入佔 GDP 的比重,提高社會福利及醫療支出,便可釋放個人消費力。中國的投資率長年高企,特別是基建投資,難免會出現報酬遞減,靠投資來刺激經濟終會導致產能過剩、資源浪費等問題,而大部分投資項目由地方執行,造成大量地方債務。中國對抗經濟衰退的財政政策,一直以擴張投資為主,甚少會補助居民消費,2008 年應對全球金融危機的刺激經濟方案如是,今年抗疫後亦未見有大動作刺激消費,問題是,調整投資與消費的比例涉及很多方面的體制問題,如社保及戶籍改革,不能短時間完成,刺激投資是短期拉動增長的最好方法,轉型期間增長率會降低,中國政府對此又能否容忍?

注釋

  1. 2020年8月24日習近平在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上的講話,求是網,http://www.qstheory.cn/yaowen/2020-08/25/c_1126408718.htm
  2. 王建、吳麗華:《33年前創想了“國際大循環戰略構想”的他,如今這樣細解“雙循環”》,愛思想網站,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04.html
  3. 可參考林毅夫、張軍《中國是如何通過國際大循環實現經濟追趕的》愛思想網站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642.html
  4. 國務院關於印發《中國製造2025》的通知http://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5-05/19/content_9784.htm
  5. 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關於印發《2020年全國標準化工作要點》的通知,國標委發 (2020) 8 號http://www.gov.cn/zhengce/zhengceku/2020-03/24/content_5494968.htm

(作者簡介:從事大專教育及經濟研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