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缺電危機急速擴大,限電範圍更從南方的經濟重鎮一路往東北擴延。

中國限電令「遍地開花」 工廠「開一停六」 彭博:恒大後又一經濟危機

歐洲爆能源危機之際,中國近日「限電令」亦「遍地開花」迅速擴散多省。蘋果公司、Tesla 等巨企供應鏈受影響,北部城市商店要在燭光下做生意,大商場提早關門,南部如廣東省已啟動「有序用電」,多家工廠一星期只准開工三日,即所謂「開三停四」,有些更要「開一停六」。

《彭博》形容限電令是繼恒大後,中國經濟又一重大危機。野村證券將中國今年經濟增長預測由 8.2% 降至 7.7%,指是 8 月中中國政府一份「能耗雙控」(規定控制能源消耗量和強度)的「成績表」,將這場「能源荒」帶到大眾眼前......

經濟復甦 外需旺盛 能源需求大增

一場危機背後很少只得一個因素,中國以至經濟發達國家逐漸走出疫症陰霾,在經濟復甦、外需旺盛下,能源需求大增。但同時煤供應卻非常緊張,近年接連發生煤礦意外,地方政府紛紛提升安全標準,產量難免受影響,而中國與全球第二大煤出口國 — 澳洲的貿易糾紛又未有改善跡象,中國已於 2020 年 12 月禁止從澳洲進口煤。煤價走高,又導致火電廠成本急增,陷入「蝕住發電」困局。

在供求夾擊下,早在今年 3 月,中國的工業重鎮已感受到能源短缺的壓力 — 電價升又要限量用電。內蒙古有關部門下令包括鋁廠在內的一些重工業限量用電,以實現該省第一季度的能源使用目標。5、6 月期間,廣東提前入夏,出現攝氏 35 度高溫天氣,耗電量顯著增加,省內多個工業區要輪流停工停產,那時已經展開「開六停一」、「開五停二」。同期雲南電網因為雨水分布不均,水電儲能顯著減少。

習近平的減排目標

在中國,除了供求因素,政策因素更是極度重要。國家主席習近平於 2020 年 12 月聯合國氣候峰會上的豪言壯語,相信不少人仍然沒有忘記,也不敢忘記 — 「到 2030 年,中國單位國内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將比 2005 年下降 65% 以上......」這個目標成了各地方政府的任務,在節能上需準時「交功課」。

發改委 8 月 17 日派出「成績表」— 《2021 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顯示各地「能耗雙控」進度不如預期,30 個省區中,有 20 個的能源消費總量控制不達標。9 月 16 日,發改委又提出《完善能源消費強度和總量雙控制度方案》,表明要「加大處罰問責力度」,於是各地「限電令」四起,除了影響工廠之外,已波及民生。

10 度停電 怨聲載道

遼寧省葫蘆島市指示民眾不要在用電高峰期開熱水器和微波爐等高耗能電子產品,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一名居民表示,當地許多購物中心在下午 4 點就要關門。瀋陽市瀋北新區等地區因為停電,交通燈也停止運作,一度引發塞車。

東北地區氣溫已降,23 日卻迎來限電通知,民眾在低溫下被斷電,有些地方是一天停幾次電,有些更是停電超過 12 小時,難免怨聲載道:「10 度左右,你給我停電」,更引發南北互罵:「限電怎麼了,還不是你們東北人用電太多」,「事不關己啊,東北人在你們眼裡是什麼啊?」

恒大之後又一經濟危機

路透社引述分析指,這次能源荒將損害中國多個地區的工業生產,拖累中國的經濟增長前景。彭博指其影響遍及各行各業,由鋁廠到紡織廠以至大豆加工廠,不是限制產量就是索性暫時關門,形容是繼恒大衝擊金融體系之後,中國又一經濟危機。

野村證券中國首席經濟學家陸挺指,這輪需求衝擊非常廣泛,不單是電力能源問題,還有互聯網平台、金融科技、電子遊戲、補習、網約車、數據隱私、食品配送、加密貨幣以至電子煙,監管力度非常大。部分行業,如補習可能是整個行業被摧毀。

至於耗電極大的加密貨幣礦場更是一早就被打擊,四川去年12月已指令當地所有水電站不得向一家加密貨幣挖礦公司的數據中心供電。到今年 6 月當地政府宣布全面停止為挖礦供電。上周五(24 日)人民銀行宣布將所有加密貨幣相關交易一概列為非法金融活動,全面封殺。

摩根士丹利則指出,如果恒大危機令中國房產業活動放緩 10 個百分點,有可能影響私人消費,若再加上限電令持續對生產造成壓力,大摩預期,中國第四季度 GDP 增長將被拖累約 1 個百分點。大摩目前預測第三季度 GDP 同比增長 4.5%,第四季度增速放緩至 4%。

路透社/ 彭博/ CNBC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