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

【人權律師陷獄】三年來首見被囚丈夫余文生 許豔:不管多難,我都會為他努力,等他回家

(編按:余文生是曾代理「709 案」的中國大陸維權律師,2018 年被捕,至今近 3 年未能與家人見面。2021 年 1 月 14 日,妻子許豔終於在徐州市看守所與余文生視像通話,見到余文生右手受傷顫抖,頭髮被剃光,3 隻牙齒被拔走而未獲鑲牙,對丈夫的情況感到非常難受。許艷詳細記錄了會面過程,僅轉載如下。)

2021年1月14日,早晨約9:50分,許豔和另外一位律師妻子,到達徐州市看守所門口,許豔要求會見余文生律師。

徐州市看守所的工作人員,以余文生已經被列入這批轉監獄名單,15 天內會轉到監獄,現在正在隔離為由,阻止我會見。

我給辯護律師打電話,問他們這樣說合不合理?律師說,其實,他們同樣是以疫情為由,阻止會見,故意刁難。

然後,我又給徐州市看守所打電話,明確的要求,我要會見余文生律師,因為,疫情不是阻止會見的理由,可以通過視頻和核酸報告的問題解決,而且,我1月4日就給徐州市看守所打電話,預約會見,而且也有核酸檢測報告,它們為什麼不立即安排會見?現在到達現場又以馬上分監獄為由,繼續阻止會見,這是違法和不人道,我要求立即會見余文生,也請它請求領導,如果不讓會見,我會一直在徐州市看守所門口堅持會見。

後來,出來一個男的警察,告訴我,下午 2:30,可以會見余文生,通過視頻會見。

*        *        *

許豔開始會見余文生情況

下午2:30,準時讓許豔和余文生會見,不過警察告訴我,只有 20 分鐘會見時間,我說那麼短時間?我以為可以 1 至 2 個小時呢。警察和另外一個警察說,給設置25分鐘,我還挺高興,以為多給了 5 分鐘時間,後來出來,看到徐州市看守所家屬會見牌上會見時間是 30 分鐘,原來還是比其他人少給會見 5 分鐘時間。

因為知道會見時間太短,因為我經歷3年來,司法部門任意剝奪法律權利,擔心以後又不讓見余文生,所以我非常珍惜這次會見時間,我要把很多事表達給余文生,所以,我顧不上哭哭啼啼,因為3年來,殘酷的經歷把我磨礪出,明白哭沒有用,只會浪費會見時間。

我到達會見室,一進門,發現電腦裏的余文生,已經坐在審訊椅上,手上戴着手銬、穿着藍色的看守所服裝、頭髮被刮光、臉色有些白,營養不良的狀態、戴着口罩。

我進門的一瞬間,聽到余文生律師的第一句話是:來了。我看到當時視頻裏的余文生,感覺對見面還是有些高興與激動。應該是和他身邊的警察說的話,因為在之後的會見中,他多次把眼看向一個方向,我懷疑有警察在他身邊,限制他不可以說很多話。

*        *        *

國際和各界的關注讓余文生流淚

我坐下,想等着他說話,如果是以前,他每次見到我,都是很興奮的第一時間喊老婆,但是這次,他沒有說話,我心想,會見時間太短,不能浪費,於是我先說話,喊了:老公,他似乎回應聲:老婆。他當時不急不忙,我不管了,只有20分鐘,我要儘快向他表達外面和我的情況,我用非常快的語速告訴他,外面各界對他的案件非常關注與幫助,1月7日,我見到了德國大使和法國大使,兩位大使非常關注他的情況,而且德國大使明確告訴我,一定會幫助余文生的案件,還告訴我,知道我這3年的經歷;1月6日,見到瑞士官員;世界人權日,見到了美國大使。至今,大家都非常關注與幫助他的案件。此時,我看到余文生把手指在眼睛上劃了一下,可能在擦眼淚,因為是視頻,我看不清楚是不是流淚。但是,當時他的表情和動作,我認為應該是在擦了一下眼淚。

然後,我開始堅定對他說,我一定會為他維權,不管多難,我都會為他努力,我會等他回家,愛他,讓他一定一定要放心。他好像沒有說話,還是輕輕的說了一句愛你,很平靜,也沒有什麼表情。當我說到,我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已經成長了很多,他有點開心,說了句:律師告訴他了我的事情。

他一直在聽,沒怎麼說話,好像有點吃力的要聽我說的每一句話。

*        *        *

余文生身體情況

右手殘疾情況:

然後我問他右手現在什麼情況?他說:右手顫抖,已經不可能寫字,而且右手,以後,類似訂釦子之類的稍微精細一點的活,應該都做不了了。他現在一直在用左手寫字,然後,我看到電腦屏幕裏,他的左手在比劃寫字的動作,看着非常熟練和嫻熟,像我們平時正常右手寫字一樣,一看,他的左手練字已經很久了,也說明,右手殘疾的不可以寫字很久了。

他接着說,最近徐州天冷,右手顫抖的有些更加嚴重。然後,他把左手放到右肩膀附近,介紹說,一開始徐州市看守所體檢說,是神經受損,後來又說,和年齡大老化有關。此時,我發現他的整個右胳膊有些耷拉着,比左胳膊低,整個右胳膊都沒有力氣的感覺。期間,我從電腦屏幕裏,都可以看到他的右手顫抖的情形。

我讓他,一定要多運動,多揉揉,如果它們不讓運動也要自己強制去運動,身體不能坐板就不坐板,自己想幹什麼幹什麼,我會堅持要求探視他,外面也會一直關注和幫助他,本來就是無罪的,它們這樣關押迫害就不對。

牙齒情況:

我問他牙齒,餘說,牙齒被拔了3根。應該是疼的3顆牙被拔掉了。加上之前在看守所脱落的一顆牙,余文生律師在徐州市看守所已經掉了4顆牙齒。但是,現在還沒有裝新牙。也不知道會不會讓余文生律師裝新牙?我讓余文生律師,在裏面,要堅持要求裝新牙,我一定也會在外面,要求中國司法、中國政府,人道依法的儘快給余文生律師裝新牙,否則,其他地方的牙齒會很快鬆動脱落的。我也告訴余文生,一定要選擇好的治牙方案,如果中國政府不出治牙費用,我可以出治牙費用,多少的治牙費用,我都可以出,而且讓余文生律師一定不用擔心治牙的費用。他沒有說話,也沒有過多表情,但是我想,他看到我這麼堅定的態度,應該會有些欣慰。

分監獄情況:

我問他,你知道會到哪個監獄嗎?余文生律師說:他和它們說了,要求分到北京的監獄。我說:我也在外面要求中國司法能依法和人道的把你分到北京的監獄,國際上也在幫助要求中國政府能把你分到北京的監獄,為此,歐盟為幫助分到北京監獄的問題給中國政府發了照會、德國大使告訴我,他會幫助、國際組織給中國政府部門寫了信件,如果它們不分到北京的監獄,不是外面努力不夠,只是因為中國政府不在乎國際,繼續在打壓你和這個家庭。我會繼續爭取中國政府能依法和人道的把你調回北京的監獄,因為你是北京人,符合戶口所在地規定;我和孩子在北京,符合有利於家屬探視的規定;而且你的右手殘疾,如果到北京監獄有暖氣,至少可以讓右手殘疾惡化的慢一點。同時,如果它們繼續對你和家庭,製造長途奔波障礙,進行打壓迫害,無論在哪裏?有多難?我一定會繼續去堅持要求探視你。這點你放心,如果沒有按時探視到你,就是它們在故意製造障礙在阻止探視。余文生律師點了點頭。

在此,我再次強調和請求中國政府:能依法和人道的把余文生律師調回北京的監獄。這對於政府來說,本來是應該做的事情,也沒有任何影響,而對於我們這個家庭來說,是非常非常的重要,關乎余文生律師右手右胳膊殘疾程度;關乎家庭的經濟生活困境;關乎妻子許豔長期長途奔波身體生病的艱難情況。請中國政府,不要再繼續欺壓、迫害和冷酷無情的對待這個家庭了。善待百姓也是善待自己、是維護法律和公信力。

徐州市看守所情況:

余文生律師提到,徐州市看守所,早晨沒有粥喝,以前是讓喝涼水,最近天太冷,早晨給熱水喝,但是,他想早晨有粥喝。我要求,徐州市看守所及有關領導,立即糾正徐州市看守所工作人員的懶惰和失職行為,立即解決每天早晨沒有粥喝的問題,這是被關押人員最基本的生活要求和人道對待標準。

前段時間,生病很長時間,沒有及時儘快治療,瘦了很多,現在好點了。

*        *        *

丈夫感謝所有人及妻子 以手比劃愛心

問孩子和父親的情況:

我介紹了孩子現在上學的學校名字和學校情況,我告訴他這個學校的地址,當我告訴他學校具體位置的時候,我發現他有想一想的情形,並不是立即知道具體地址,而他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他對北京之前是太熟悉了,我有一點傷心。

我告訴他,哥在照顧爸爸,爸爸身體還行,但是腦子已經糊塗了,爸爸已經認不出我是誰了。

余文生沒有直接問我的情況,他說,律師已經告訴了他我的情況,他對我十幾年來,見我就掛在嘴邊的老婆、我想你、我愛你,之類的話也沒有先說。我說他才說。

我一直向他,多次的表達,我會為他繼續維權,我會等他回家,愛他,要相信我和孩子對他的愛和想念。

余文生很平靜,沒有過多表情。

對各界關注人士的話:

我問他:你對外面各界對你案件的關注和幫助,有什麼話要對大家說?余文生律師說:告訴大家,我非常的感謝。然後我從電腦屏幕裏,看到余文生看了看別的地方(可能是警察)。然後余文生停頓了一下,有點羞澀的微微笑着的對我說:我更感謝老婆和孩子。

警察的威脅:

余文生律師告訴我,當時警察以妻子的人身自由和孩子的人身安全對他進行威脅,當時,公安的所有手續,都是弄 2 份,一份是余文生,一份是許豔,說到這裏,我能感覺出,余文生當時的處境有多麼的艱難,因為他實在是在乎我和孩子了。

我告訴他,外界至今非常支持他,一直都在說他的好和公益的事情,現在,他的案件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被關注。他微微的笑了一下,表示感謝。

人權律師情況:

他想知道人權律師情況,我告訴他,我 13 號剛在成都參加了盧思位律師擬吊銷律師執業證的聽證會,然後直接來的徐州要求會見他。余文生律師聽到這個情況後,表情有些沉重。然後我告訴他,盧思位律師被擬吊銷律師執業證,可能除了和代理他的案件有關外,和最近也代理了香港 12 人案件、其他人權律師等案件有關,讓他不要有過多心理負擔。而且,雖然在繼續打擊人權律師,但是這些律師依然在繼續堅持與努力,去參加聽證會的律師等大約 20 人,而且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丹麥的官員也到達了成都聽證會現場。余文生聽後,點了點頭,表情輕鬆了一些。

自信開心的微笑:

整個過程,他沒有問我的情況,他不離嘴的老婆、愛你、想你。受苦了。也沒有像想像中的一樣,一見面就主動對我說,我不停的表達我會堅持為他維權,我會等他回家,我愛他,他會回覆愛我,卻明確的表達了對我的感謝,但是,我更希望他和以前一樣,見到我就說老婆,我愛你,想我。不過,整個會見過程,我能感覺出,他關心我說的每一句話,並對我的話百分之百的信任。

後來,我對着攝像頭,給余文生律師,豎起一個大拇指;然後用雙手作出一個心形,我發現,他也對着攝像頭用雙手作出一個心形;我又給他一個飛吻的動作,然後我看到了余文生律師自信開心的笑了,之前他的自信狀態與愛的感覺展示了出來。

許豔對中國司法的訴求

1、要求有關部門和領導,立即解決徐州市看守所早晨沒有粥喝的問題。

2、要求中國司法,依法和人道的把監獄,調回到余文生律師戶口所在地,家人居住地,北京的監獄。

3、不要在之後許豔與余文生的會見和探視問題繼續製造障礙,並依法安排面對面會見和探視的法律權利。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幫助。
 

許豔

2021年1月15日(北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