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令人不安的「網絡實用主義」

2020/3/27 — 16:04

早陣子,我與一個來自內地的朋友碰面,席間談起了「網絡自由」一事。我問朋友,現在他人在中國境外,享受到從前所沒有的網絡自由,哪會否去看一些以前需要「翻牆」才能接觸的資訊?朋友聽罷,指自己從來不看,因為這些負能量沒有用,更反問了我一句:看這些有何用途?

說到這裏,大家或會以為我這位朋友是沒有識見的網民,但其實他乃是外國名牌大學畢業,曾經任職中高級公務員十餘年,及後創業,現時已是擁有自己企業、投資基金的社會上流精英,絕非一般老百姓可比擬。而這朋友的答案,亦令我想起了中國內地早前實施的《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

這條新法規早於去年年底提出,今年 3 月 1 日正式生效,當中牽連的,包括內容生產者、服務平台、服務使用者,而限制的內容也不少,就如捐害國家利益、危害國家安全、煽動仇恨、謠言等,一概都不能說、不能寫。換言之,新法實施後,任何在網絡上的人都會被嚴厲監管,負面資訊亦不太可能出現,至於何謂謠言、甚麼是不實,統統都由當權者詮釋。亦正因如此,這法規一出現,就被認為是中國迄今推出的最為全面、最為嚴厲的網絡審查和信息控制舉措之一。

廣告

坊間普遍認為,這條法規的出現,中國的言論自由將被進一步扼殺,但老實說,這早就不是甚麼新鮮事,而令我不安的,亦不是喪失言論空間和監管會有多嚴厲,因為無論法規多嚴,只要無視它的人足夠人,它的實質意義就不大,我感嘆的,是我看到了當中的「網絡實用主義」價值取態,一種會令中國人與我們相距雖近,但在思想上卻越來越分道揚鑣的價值觀,一種只看有用無用,而不是真與假的價值觀。一旦這種價值觀確立,民眾就會有用與否來判別自己是否需要:假如追求真相是無用、無益的,我們就不需要;相反,假消息若然有用,就可照用無妨。

今時今日的中國,這種價值觀早已大行其道,在這場「有用無用」與「真假」的搏奕中,前者明顯已取得壓倒性的勝利,而香港亦有不少人開始附和這種價值觀,拋棄真假、有用至上。一想到這裏,叫人怎能心安?

廣告

甚麼是「有用」?是否必然與經濟利益掛鈎?不能賺錢的是否統統都「無用」?追求真相的價值又何在?當「網絡實用主義」成為主流時,這些問題,是所有從事網上業務,甚至在網絡上過日子的我們,必然要思考的。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本文 3 月 25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