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不幸生於今日之中國……

2020/4/28 — 11:37

王全璋一家三口相隔多年後重聚,圖片來源:蘇雨桐 Twitter

王全璋一家三口相隔多年後重聚,圖片來源:蘇雨桐 Twitter

昨晚見到王全璋回到北京,與妻兒相擁的情境,看著也忍不住掉淚……

與吾妻訣別書

此情此境,想起1911年廣州起義烈士林覺民寫給妻子的〈與吾妻訣別書〉,忍痛跟妻子解釋自己走上革命道路的選擇。在網上在找出來重讀一遍,信中描述的中國,跟今天何等相似?生於亂世,當然希望與至愛能長相廝守,「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不過,面對現實,「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

廣告

林覺民形容,中國是一個令人「不當死而死」、「不願離而離」的國度。「第以今日時勢觀之,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無時無地不可以死」。即或倖存,卻「離散不相見,徒使兩地眼成穿而骨化石」。縱然如此,人生能夠與至愛相遇,誠然是一件美事。不過,「吾愛汝至。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這是林的選擇──「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

兩人自此訣別,「 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我,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除了托夢相遇外,林思念愛妻之情,躍然紙上:「吾居九泉之下,遙聞汝哭聲,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感應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之死,吾靈尚依依傍汝也,汝不必以無侶悲!」讀畢此信,無不令人動容……

廣告

林覺民慷慨就義,無疑令人感動。但放眼今天,林覺民的故事,卻不斷在中國重演……敢問:今天中國,「不當死而死」的人,因何事而死?「不願離而離」者,又因何事而被逼與家人分離?百多年後的今天,沒有君主帝制,卻假共和之名,行「獨裁」之實。「家天下」成為「黨天下」,極權對人心的桎梏與摧殘,較百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王全璋、兒子與李文足

王全璋、兒子與李文足

維權律師及其妻子

王全璋於2015年「七零九大抓捕」中被捕。他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時,跟太太李文足說:「如果我不去幫他們。其他人又不去幫,那麼誰來幫助他們呢?」他又說:「從事捍衛人權的道路,不是我的心血來潮。隱秘的天性,內心的召喚,歲月的積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這樣的道路注定荊棘密佈,坎坷崎嶇……想起我們曾經走過的艱難道路,這些又似乎稀鬆平常。」

作為維權律師的太太,李文足知道丈夫的選擇,「只是不知道要付出的代價那麼大,路途那麼艱險」。2014年3月,王為法輪功學員辯護時,曾被當局指為「擾亂法庭」而被拘留十天,甚至被打。李文足說:「那次之後,關於他的工作,他慢慢跟我多說了一點。然後我每天的生活是在擔驚受怕中度過的」。全璋跟太太說:「有一天或許我會被判坐牢……不管遇到什麼事情,他要堅強面對呀」。

「七零九」後,李文足真的變得堅強起來。「我現在積極樂觀地出來抗爭。但並不表示我不軟弱。每次想起老公,還是很難受的。我們從2015年6月就沒見過面了……只是面對迫害的時候,為了我老公,我是出於本能地,站出來抗爭」。

五年來,我們見到的李文足,就是如此堅強及勇敢地走出來。正如另一位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說:「如果他老公是維權律師。他的老婆就要把自己變成人權捍衛者。一個是有執照的,一個是沒有執照的」。

李文足(圖中),圖片來源: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facebook

李文足(圖中),圖片來源: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 facebook

容不下……的中國

今天在中國的維權,不像林覺民般從事革命,不過,極權也無法容忍這一群和平追求憲政者。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於2008年12月8日再次被捕,在2009年12月25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十一年。2020年本應是他踏出監獄的一年,不過,2017年曉波離開了,遺下愛妻劉霞,遠走他國……一片連墓碑也容不下的土地!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也加上中國家庭教會牧師王怡身上,2018年12月9日,「秋雨大抓捕」。2019年12月30日,王怡被判刑9年。王曾跟妻子蔣蓉說:如果有一天被捕後,要記住:「不管是否自願,無論我往何處去,都是為了傳福音的緣故。無論如何,我的妻子都是師母。人為的力量可以改變我們事奉的時間、地點及方式,但卻無法改變我們事奉上帝的基本使命。」 「去監獄就如去非洲一樣。我仍是傳道者,你也是傳道者的妻子。我們昨天的生命是福音,明天亦然。因為那召我們的,是昨天及明天的上主。」

這些人,選擇了擁抱自己要追求的價值,觸動了極權政府的神經,先後以莫須有的罪名被囚……這個極權體制,容不下獨立自主的人格,要打壓一切異己的聲音,消滅那些提出問題的人,那怕他們只是和平地表達訴求。因為拒絕順從,就是「顛覆」,因為發出良知的聲音,就成為「煽動」……平凡的丈夫與妻子,平凡的父親與母親,都成為政權眼中的「造反者」!

這是生為中國人的悲哀,這個偽裝盛世的國度,容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為了維穩,還要拆散多少個家庭?

王怡牧師(圖片來源:教會網站)

王怡牧師(圖片來源:教會網站)

信心與盼望

想起聖經《希伯來書》的作者,形容一群在世上忠於所信者為「世界不配有的人」(十一38)。先知以賽亞,同樣在亂世之中,宣告他見到的異象:

看哪,我造新天新地!從前的事不再被記念,也不被人放在心上;當因我所造的歡喜快樂,直到永遠;看哪,因為我造耶路撒冷為人所喜,造其中的居民為人所樂。我必因耶路撒冷歡喜,因我的百姓快樂,那裏不再聽見哭泣和哀號的聲音。那裏沒有數日夭折的嬰孩,也沒有壽數不滿的老人;因為百歲死的仍算孩童,未達百歲而亡的算是被詛咒的。他們建造房屋,居住其中,栽葡萄園,吃園中的果子;並非造了給別人居住,也非栽種給別人享用;因為我百姓的日子必長久如樹木,我的選民必享受親手勞碌得來的。他們必不徒然勞碌,所生產的,也不遭災害,因為他們和他們的子孫都是蒙耶和華賜福的後裔。(《以賽亞書》六十五17-23)

在黑暗的世代,要讓自己不被黑暗吞噬,不被罪惡權勢打倒,不被世界同化,需要在內心看見另一個可能──就是仰望「新天新地」,藉此而來的信心、勇氣與盼望……然後,繼續在地上堅持,活出真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