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被捕 3 年終獲准見妻子 透露曾被警察以妻兒安全自由威脅

曾代理「709 案」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自 2018 年被捕後一直未能與家人會面,近 3 年後妻子許艷昨日(1 月 15 日)終於在徐州市看守所與他視像會面,許艷今日撰文透露更多會面細節,許艷引述余文生指,警察曾以妻子和子女的自由和人身安全威脅余文生,「當時,公安的所有手續,都是弄2份,一份是余文生,一份是許艷」,能感受到余文生當時的處境有多艱難,「因為他實在是在乎我和孩子了」。

許艷又要求中國司法部門,依法例和人道理由,將余文生調回戶口所在地和家人居住地北京的監獄服刑,日後不要再阻礙許艷採訪余文生,保障探視的法律權利。

許艷今日撰文,指昨日早晨和另外一位律師妻子,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余文生,看守所初時以余文生已經列入轉監獄名單,15 天內會轉到監獄正在隔離,阻止她見丈夫,許艷堅持會面,質疑阻止會見「違法和不人道」,她會一直在徐州市看守所門口堅持會見,到下午她獲准和丈夫以視像會面,但時間只有 20 分鐘,後來增加到 25 分鐘,但仍然比一般家屬的會面時間 30 分鐘短,「我非常珍惜這次會見時間,我要把很多事表達給余文生,所以,我顧不上哭哭啼啼,因為3年來,殘酷的經歷把我磨礪出,明白哭沒有用,只會浪費會見時間」。

她表示到達會見室後,影像顯示余文生坐在審訊椅,戴著手扣,頭髮剃光,「營養不良的狀態」,許艷指之後會面當中,余文生多次望向一個方向,懷疑有警察在他身邊,「限制他不可以說很多話」。許艷向丈夫交代各界都非常關注他的案件,近日許艷分別會見了德國、法國和美國等的大使,許艷強調一定會繼續為丈夫維權,「不管多難,我都會為他努力,我會等他回家,愛他,讓他一定一定要放心」。

許艷又提及余文生多處身體狀沉,包括右手殘疾,「右手顫抖,已經不可能寫字」,相信日後都難以做精細的動作,相信余文生練習左手寫字一段時間,「也說明,右手殘疾的不可以寫字很久了」,他的牙齒被拔了 3 隻,加上之前在看守所脫落的一隻牙,「余文生律師在徐州市看守所已經掉了 4 顆牙齒」,但是無裝新的牙。

余文生:感謝各界關注 曾被警察威脅

余文生又表示,對外界關注幫助他的案件「非常的感謝」,許艷指當時余文生可能望向警察的方向,之後稱「更感謝老婆和孩子」,余文生又透露,警察曾以妻子和孩子的自由和安全威脅他,「我能感覺出,余文生當時的處境有多麽的艱難,因為他實在是在乎我和孩子了」。他亦關心人權律師的情況,許艷就告訴他 13 日剛到成都,參加了代表 12 港人的盧思位律師,被當局吊銷律師執業證的聽證會。

余文生又透露,有向當局要求調去北京的監獄服刑,許艷和他講有在「外面」要求中國司法當局,將他分配到北京的監獄,國際社會亦有提供協助,許艷又在文章中重申,依法例和人道理由將余文生律師調到北京的監獄,「本來是應該做的事情」,希望中國政府不要再繼續欺壓、迫害和無情對待他們。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