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社會主義、革命時代來臨?

北京宣傳系統又再提高政治聲線,表明近期由狙擊科技巨企到嚴懲演藝明星,原來不僅是整頓秩序、端正作風,更是政治組合拳,代表中共權力核心以「走向共同富裕」為號召,以「回歸社會主義本質」為目的,正密謀推動一場涉及各個領域的政治革命,也預示「革命」成功的話,中國將走上另一條道路。

事隔五、六十年,再次響起社會主義革命的號角,未免令人莫名其妙。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毛澤東「大躍進」政策失敗,中國大陸出現大饑荒,經濟萬劫不復,最後被迫交出權力,退居二線。但毛不甘雌伏,為反敗為勝,首先從宣傳系統突破缺口,以政治角度批判歷史劇「海瑞罷官」,重奪意識形態的領導權,繼而推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再由社會亂象上綱上線,指問題根本在於黨內當權者走資本主義路線,因此必須再次發動社會主義革命,打倒當權派,再重建革命政權,才能撥亂反正,回歸社會主義的初衷。

當年毛澤東被迫下野後,黨國一體的官僚程序使他永世不能翻身,因此才孤注一擲,以自己革命領袖的聲望和魅力為賭注,發動輿論發動群眾革命奪權,以暴力推翻政權。放眼當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權力早定於一尊,其他派系無法挑戰其領導地位,但在他領導下的宣傳系統如今發出革命預警,表面看有兩個訊息。首先,過去十年儘管是習近平總書記當權的年代,但中國至今未實現「共同富裕」,他不認同亦不承認責任,因此需要跟錯誤政策割蓆,再重新出發。其次是透露領導核心對未來發展意見分歧,以至有路線鬥爭,阻礙習總施政,更導致中國社會主義走入歧途,迷失於資本主義的紙醉金迷之中,因此必須奮起革資本主義的命,社會主義才能重回正軌。

不過,跟毛澤東不同,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從來是北京領導核心中的核心,北京黨媒批判當前社會的資本操縱、平台壟斷、教育商品化、演藝人敗行等等亂象,都是習總九年主政下陸續發生的問題,除非可以證明其他人抗旨違命,或者陽奉陰違,否則他如何可以跟施政失誤劃清界線?再者,如有不聽命者,大可由上而下按照國法和黨規嚴辦,即可撥亂反正,無須呼喚革命,一切推倒重來。

更何況,執政者大權在握,面對社會亂象,例如演藝明星逃稅、涉及刑事行為,當局大可執法處理。又如螞蟻上市犯禁、阿里巴巴違規罰款、滴滴接受調查,也可按既定章則行事。如今最高層大發雷霆,表示他們不僅不滿這些社會亂象,更不滿影藝圈文化和金融投資活動所代表的資本主義取向,個人操守問題頓時變了大逆不道的政治錯誤。儘管如此,大陸當權者三權合一,大可隨時修訂法例,甚至改寫憲法,即可輕易將資本主義制度的元素剔除,也把現行制度的得益者一一掃走,又何須推出沒有對手的革命惡鬥格局?

此時此刻當權者提出社會主義革命,最大可能是由於習總書記的延任出現莫大的阻力。三年前,中國全國人大修改憲法,結束國家主席過去限任兩屆的規定,輿論認定此舉是習近平尋求永續統治的第一步。不過,永續能否成事,仍取決能否改變鄧小平為中共定下的規定,即將總書記的限期定為十年。

如今事隔三年,習近平的總書記任期還有一年便屆滿,但其權位能否永續下去,至今未見端倪。因此,磋跎歲月倒不如通過黨媒吶喊,指出資本勢力不斷入侵,加上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社會主義正面臨存亡挑戰,必須奮起革命,才能扭轉局面,回歸社會主義,以應付內外夾擊。

同時,高舉社會主義旗幟,憤慨山河變色,不僅搶佔政治高地,其言下之意,更在於確保紅色江山永垂不朽,捨我其誰,只是現制安排下時不與我,因此黨國同志必須面對歷史選擇:保存十年任期的家法,還是任由中國背離社會主義?

總言之,其續任之心清晰不過,但又遇上仍未排除的阻力。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