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內地律師親述:十二港人案,讓香港與世界共同見證中共當局之五大招術

2020/10/5 — 14:07

【文/陳平(內地執業律師)】

「八‧二三」案十二名香港同胞已於 9 月 30 日分別以涉嫌組組織他人偷越邊境、偷越邊境罪逮捕,其中一人尚未滿十八歲。

到目前為止,案件信息僅有官方來源,家屬委託的辯護律師無一人能夠介入案件,無一人會見到當事人,家屬與當事人也未能建立通信聯繫,故而港人是真偷渡,還是被設局,亦或是遭誣陷,尚無從查證。

廣告

中共外交部一如既往地自唱自擂,言必稱法治及依法辦案,看著這個大娼婦又假扮聖女,作為一名法律人,覺得有義務撩開她遮掩膿瘡的腥臭面紗,請世人圍觀,見識見識中共為陷十二人於無助無援,費盡心機憋出了哪些卑劣招術。

中共招術一:官方亮出法治招牌,未審先定調;親共港人急趨身,附和抬轎

廣告

案發後,中共外交部及警方義正詞嚴地宣稱,中國是法治國家,會依法辦案、保障權益。發言人華春瑩則發文宣稱「十二人被捕係因非法偷渡,他們並非民運活動家,而是企圖將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分裂份子」。華美人這些未審先判的話,既透露出中共對該案的重點其實落在十二人的在港行為,也釋放出十二人必將定罪的信息。

與此同時,港首林鄭月娥、工聯會會長吳秋北、香港與內地法律專業聯合會會長陳曉峰、香港律師會前會長蘇紹聰等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們也紛紛出列,聲稱本案事實清楚(說的好像他們親自查辦案件,法院已認定了一般),稱警方行為均有法可依,並表示對內地按法處理事件、依法保障權利有信心。

那麼,中共真能保障十二港人權益嗎?

先說本案的未成年人。他的法定權益保障了嗎,訊問時警方是否通知了家長到場? !若將來審判,又會否通知家長到場? !

再說案件管轄,本案當屬海警局偵辦,卻為何要交鹽田公安分局管轄,細思極恐。這裡有必要提醒中共,就十二人在港行為,大陸沒有管轄權!若借辦案之機,對十二人逼取相關口供,就是華麗麗地違法!其實,中共大可不必擺出難看吃相,在你們黑白道同步滲透、腐蝕招安伎倆齊出後,香港已基本完成了「中共特色」化的蛻變。

中共招術二:家屬委託書要蓋轉接章? !

按照法律規定,每位當事人或近親屬可為其聘請兩名大陸律師作為辯護人。據了解,本案所有家屬均委託了一至兩名大陸律師(以下稱委託律師),但中共一直排斥這些律師介入案件。

警方排斥的第一道藉口是,委託書上沒有蓋司法轉接章。

律師要求告知法律依據,警察便如戲精上身一般軟硬兼施、聲色俱厲,表演夠賣力,可惜忽悠不了律師,於是警方又一本正經稱要向上級請示。注意:是向上級請示,而不是去查找法條。

之後,警方好不容易亮出了依據,可亮出的居然是一個關於民事、經濟案件涉港公證文書效力的通知!律師搜出全文當場予以揭露,警方難掩尷尬,忙稱「我們會再請示,到時再回覆」,但等到現在,沒聽說有任何一個律師收到回覆。

委託律師還談到一個笑話,說看守所倆警察從裡面出來時,竟然將工作掛牌特意用黑套子罩了個結結實實。哈哈,看來他們也知道是在幹髒活,怕見光啊。

中共招術三:當事人已經請了律師? !

警方排斥委託律師的第二道藉口是,當事人已請了兩個律師。至於是法律援助律師還是自己委託律師,警方一概拒絕告知。律師去分局和檢察院控告,對方做記錄後稱「到時會給答覆」,結果依然是,等到現在,那個「時」都沒到。

那麼,當事人真的有律師嗎?據律師分析,警方極可能在撒謊。有律師當天會見被拒後,特意向鹽田區法律援助中心查問當事人受援助情況,得到的回覆是沒查到。但奇怪的是,深圳市法律援助中心卻稱當天其當事人申請了法律援助。

假設警方所謂的律師是法律援助律師,首先,本案偵查機關是鹽田分局,按照規定法援申請應由鹽田區法援中心受理。那麼,為何區法援中心不知有該申請,深圳市法援中心反而知道呢,誰能出面解釋一下。

其次,當事人申請法律援助的理由是什麼?即便申請法律援助,警方也得在三日內通知家屬提供有關證件證明等材料,但顯然,本案家屬無一人收到過通知。

再次,律師交手續時,法律援助律師是否已經介入?如果沒有,則警方是在撒謊;如果有,提供法援是需要經過受理、審批、指派、承辦等程序的,即便當天深圳市法援中心拐三彎四收到了援助申請,那麼當天是如何交區中心及時派出律師的,「深圳速度」麼?區中心若指派了律師,怎麼又會查不到援助信息呢,誰能出面解釋一下。

又次,若是法律援助,按照規定,一旦委託律師介入,法律援助則應終止,由委託律師接管辯護。警方若以有法援律師為由拒絕,則是故意違法,刻意阻攔委託律師。

如果不是法援律師而是委託律師,那麼問題來了。這二十四個律師(以下稱官派律師)是怎麼進看守所的,怎麼接受委託的?根據相關規定,當事人有權自己委託律師,但如果提不出具體對象,警方則應通知家屬進行委託,而根據家屬的介紹,當事人並不認識當地律師,也不可能每個當事人都認識當地律師。

以官派律師佔坑、阻截委託律師介入的操作手法,中共已用了多次,如 709 系列案、長沙富能案等,目的無非是為讓當事人陷入絕望無助,以便軟硬兼施達到逼取口供的目地,說到底,還是不自信啊。

就這個案件,中共要走過場必然得安排 24 個當地律師佔坑。這裡,筆者呼籲深圳律師為了職業聲譽不要接手這個燙手山芋。現在已有人在製作黑名單,將敏感案件中所有為中共站台抹粉的官派律師進行信息蒐集和公佈,呼籲全世界法律人聲討、抵制甘願為虎作倀的不良律師,並申請民主國家對這些幫兇律師及其家人進行入境限制,我們也看到,美國已經開始停止受理共產黨員移民申請。

中共招術四:向委託律師施壓逼退

這是中共慣用伎倆之一,只要是讓中共內心恐慌心虛的案件,必用此招。

一般來說,當有律師前去交手續時,警方會先查明當事人聘請律師情況,若已有兩名律師則說明理由並拒絕接收手續,但本案警方不是這樣,無論接不接受委託,警方首先都是趕緊接過手續,記錄下律師的相關信息。

接著,劇情就來了。有的委託律師剛離開鹽田看守所或分局,路上就接到司法局或律所電話,有的律師則是過一兩天才有這些部門人員登場。這些電話,或直接命令律師退出,或以吊銷執業證脅迫律師退出,或火急火燎再三緊急約談,或要律師報告及備案等,甚至還有要查委託協議和付費情況的,呵呵,各種精彩......

有的律師還沒有開始辦案,還只是在香港律師所進行委託公證,大陸這邊就已經獲取律師信息,當地司法局就開始約談律師。可見,這香港律師所站隊還真迅速啊。

家屬委託的律師來自全國各地,如此整齊劃一接到各自司法管理部門打招呼施壓,顯然是公安部、司法部在背後統一部署和協調。那麼,本案若真如中共所稱是一起偷渡案件,當局為何這麼害怕委託律師介入呢,背後到底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隱情呢?

中共招術五:僱腦殘水軍攻擊委託律師

有的委託律師將辦案情況發網帖,於是一波波水軍就上陣了。他們的跟帖內容無非是以語言暴力辱罵律師給「港毒/暴徒」辯護,這樣的行為,若是針對政府或司法機關,肯定早就「尋釁滋事」了。

這些跟帖,鮮亮亮地向世人展示著大陸洗腦教育的輝煌成果,中共批量產出的腦殘們,思想裡是沒有法律概念、沒有人權觀念的,他們腦子裡多的是盲目信仰偉光正,多的是階級敵人、鬥爭等詞彙。不過,這些水軍中也不乏專業的五毛網渣,這撥人內心未必真糊塗,但甘願為了「一帖掙五毛」出賣道德良心。話說,跟帖的工錢該漲了吧。

此案違法詳情,自有真相浮出之日。中共煞費苦心,一方面要撐著一副法治臉面,一方面又抑制不住作惡本性,顧厚顧黑,當真辛苦,希望到時不要死的太難看。
據說,本案無論鹽田看守所還是公安分局,出面接待的全是年輕警察,以他們今時的表現,實在讓人擔憂,靠中共訓練出來的這種惟命是從、不知有法的一幫警察接班人,將如何保障公民權益,如何承載中國警界的未來。

讓筆者這回只是略說一些閒話而已,但不知中共是否敢繼續厚顏無恥地宣稱本案是依法辦案呢?中共之厚黑,不少人當有耳聞,那麼就讓這十二港人案,成為世人觀摩中共表演其深厚功力的中央舞台吧。

(原標題為〈十二港人案,讓香港與世界共同見證中共當局之厚黑〉,現由編輯另擬)

發表意見